作為一個初入簡書城的人兒,忽然想到這個問題,你在簡書寫的故事,會放朋友圈嗎?

簡書里有一個打賞的功能。這幾天逛簡書,發現有的大神寫文都未見得有人打賞。而有的ID卻獲賞頗豐。

這其中的原因就在於,是不是把簡書里的文字轉到了自己的朋友圈或者熟人間的微信群。



簡書文遇到朋友圈

這和各人的性格有關係。有的人是樂觀開朗,寫的東西就是想周圍的人看到,從中獲得滿足。

不僅得到一種精神上的寄託、情緒上的滿足,更得到一種周圍人的認同。

寫作,源於一種傾訴的慾望,表達內心所想,交朋友結友,增強彼此之間的了解與聯絡。那麼沒關係放朋友圈,大家樂呵。

遇上土豪朋友還會幾十、上百地打賞,也算是寫作之外的一種收穫。拿去和文友互相打賞着玩、或者提出來買書看,漸成一種生活樂趣。

這也有一種隱患。有的人把自己的文字放在朋友圈。有糾結症朋友就犯難了,是打賞,還是不打賞呢?

打賞都是有痕迹的。一直不打賞,好像不好意思。打賞,打多少呢,2元好像不大拿得出手。10元20吧,今天打賞,明天不打賞,會不會怪我啊。老大啊,你不要更新得那麼快好不好?

臉皮薄的寫字人,也不好意思在朋友圈曬文求打賞。要麼就不在朋友圈曬文,要麼就去後台把打賞的功能關閉了再小心地放在朋友圈裡。光明磊落,清清爽爽。

有的人,在簡書里寫的內容和日常的生活關係不大,甚至是兩個世界。甚至與自己的性格人生也是兩種截然不同。那麼就更不會把在簡書寫的雞湯也好,故事也好,放在朋友圈裡了。

簡書之於他們,是另一個世界。簡單的,不想被熟人圈知道的,小樂趣,小秘密。

簡書里有的大神,出書了,周圍人都不知道。對現在的生活也沒啥影響。該怎麼樣過怎麼樣過。

寫作,本來,就是一樁寂寞事。特別是非公職的寫作。更是一種悄悄進行中的狀態。

不需要多熱鬧。它對大多數人來說,是生活隱秘的一扇門。你可以一邊大學一邊寫仙俠,也可以一邊當會計一邊寫言情,還可以一邊失業着一邊寫雞湯文,50歲寫初戀,沒戀愛過寫婚後生活……各種跨界與穿越。

妙就妙在不為熟人所知,才更玩得開,寫得歡。

不放朋友圈,簡書文會遇見誰

問題又來了,秘密是秘密,但是,誰看呢?自己看?不放朋友圈自己看?當然也行。

簡書想了更好的辦法。建了社群,你可以通過聽課或者寫文寫得好而進入這些社群,你也可以在裏面發文。

沒有人認識你,但是大家氣味相投。互相點贊拍磚都是真性情。單純的啪一下擺個鏈接寫個請多關照,顯得有一點內什麼,於是大家又想出新點子,比如在群里發語音介紹一下文章,或者唱個歌——有人提議,發照片。這也太刺激了。一種樂趣而已。

還有最正常的一種渠道,就是寫完之後投稿,會有人看到。

你有五次機會,投向五個專題。專題那麼多,投向哪一個命中率會高?這就是一個定位問題。定位很重要。

知道你的目標人群是誰?這也讓在簡書的作者們,一開始,會站在讀者位的角度去寫,有一種讀者思維。

大神們也就是這麼出來的吧。並不僅僅只是我手寫我心,那你寫日記去好了,在簡書寫字,就要知道,寫給誰看。你的受眾是誰?

如果被推首頁,那麼會有更多的人看到。於是很多人在簡書里的第一大願望就是被推首頁。但是,那又如何呢?

沒有一直掛在首頁上的文章,總是在不斷更替。

為此,你會生出競爭心嗎,一定要經常地在首頁去冒個泡,那樣,會有更多的人看到你的文字,知道你的名字,關注你的ID,點贊評論。那又如何呢?有一天你不寫了,你的ID進不來了,這一切也就沒有了。不會有人再記得你是誰。

或者,當你換一個ID再上來,以前種種的,全都清零,重新開始。這點和現實的人生很像。如果你追求的是虛名,你可以追求,也可以得到,但最終,你什麼也得不到,留不住。

惟有紮實的文字功底,惟有一天天的寫作積澱,惟有跟隨簡書里大咖大神們的學習與成長,是你可以留下與得到的。

還有,在簡書里真正以文會友交到的那些朋友。

最終的最終,每一篇簡書文字,遇見的,是自己的真心。

在這紛繁人世間,我們總想去遇見誰。特別是年輕的時候,遇見懂我們,我們的人,遇見能幫到我們,提點我們的人。

但其實,在你之外,哪有一個別人呢?所有的遇見,無非自心的顯現。

在簡書寫故事,如果放在朋友圈,你會得到現在親朋好友的打賞,會和打賞你點贊你的人更親近。

在簡書寫故事,如果放在簡書的社群,放在簡書的欄目專題,你會遇見志趣相投的朋友,以文會友,會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在簡書寫故事,最終的最終,你會看見自己的真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想要去哪裡,知道自己是誰。

寫字,也是一種修行。每天堅持日更,保持質量,是為精進。專註地寫作是為禪定。保持原創不抄襲是為持戒。被拒稿后越挫越勇,繼續寫繼續投,是為安忍。保持清凈無染的心在每一個寫作的當下,點擊發布的時候,想着原每一個看到這些文字的人都能有所正能量的收穫,是為布施。在整個過程中,得失從緣,心無增減,便是智慧。

如此日日,你會遇見更美好,更圓滿的你自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