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舐愛情,一如痛飲鳩酒

自從10月17日那天我和周夢夢在酒店裡正式發生關係之後,我們就約定了,在不影響她生活和學習的前提下,我們每個禮拜的禮拜五和禮拜六兩個晚上,都可以到附近的酒店或旅館,去享受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光。

然而,那天晚上,或許是因為喝多了帶去的白酒,或許,是因為周夢夢太過柔嫩的軀體,讓我無法控制住深藏在體內的狂烈慾望。

總之,那個夜晚,我和周夢夢在酒店裡總共發生了七次以上的關係,每一次,我都會讓她的臉蛋遍布紅潮,而每一次,我都會累得精疲力竭、氣喘吁吁。

而最為可怕的事,就發生在我們之間的最後一次。2014年11月14日的那一天,應該是個深秋的季節,對於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來說,深秋,應該是個懷念和追憶的季節。

我不喜歡秋天,更不喜歡……那些被秋色染紅的楓恭弘=叶 恭弘,因為秋天,對我而言是個死亡的季節,而那些被秋色染紅了的楓恭弘=叶 恭弘,則象徵人們體內的鮮血,因為死亡的臨近,一下篡奪掉了整片枝頭的綠意。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如此討厭秋天,更不知道,自己行駛在道路上時,為何總會有意無意地避開飄落在空中的楓恭弘=叶 恭弘,我只知道,2014年11月14日,在那個深秋的季節里,我們的愛情,迎來了它最終的死亡。

就如同從人體中流出了楓恭弘=叶 恭弘一般殷紅的血,當我和周夢夢的愛情面臨死亡的時候,它,也在尖叫着,顫慄着……並將體內的鮮血濺灑一地……

如果可以,我希望永遠也不用回憶起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如果可能,我希望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是一場空洞虛無的夢。

然而,現實世界里的一切,又怎會被一個凡人的意志篡改,那些被無意間割穿的傷口,又怎會容得,因為一個人的悔恨,而任憑時光倒流……

在我的意識裏面,只有周夢夢是我生命里的惟一,也只有她,是我寧願捨棄生命也要守護好的人;然而,意識,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意識。

我永遠也無法預料,那個埋藏在我潛意識里的名字,那個……已經被我從記憶里狠狠抹去的人,她……竟然會在那一夜,重新浮現在了我的眼前。

記憶,是如此的瘋狂,曾經被我遺忘掉的人,竟是那麼的殘忍。

我永遠也預料不到,那天晚上,就在我和周夢夢最後一次發生關係的時候,就在我最後變得精疲力竭,意識也漸次變得模糊的時候,在我的腦海里,在我的眼前,在我的懷中,我卻又一次,清楚地感覺到了那名女孩的存在,無法抑制地,看清了女孩楚楚動人的臉。

——李雪。當我在周夢夢面前情不自禁地叫出了這個名字的時候,她正滿臉緋紅地躺在我的懷中,一陣又一陣地吐出了燙熱的氣息;然而,就在我剛剛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時,躺在我面前的她,眼睛突然變得如同黑洞一般,深邃、恐懼、無法觸及。

在那一刻,我們之間的氛圍降至了冰點,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周夢夢面前叫出那個名字,我更不可能知道,那些被我徹底抹除掉的記憶,為何會在那一瞬間,猛烈地侵沒我的心頭。

“夢夢……”那一刻,我內心顫慄地叫出了周夢夢的名字,那一刻,周夢夢用她眼中晶瑩的淚水,無聲地回應了我。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存在着什麼恐懼,那麼我想,真正的恐懼,絕不是下一秒臨近的死亡,而是自己最愛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對自己變得完全絕望。

“夢夢……我……”那天夜裡,看着周夢夢顫抖的身體和眼中無聲的淚光,我惶恐不安地叫着她的名字;然而,只是一動不動地凝視着我,那天晚上,周夢夢變得像只被掏空了靈魂的陶瓷娃娃,只是一動不動地流出晶瑩的淚水。

只有在看到周夢夢流出絕望淚水的那一刻,我想,我立刻就死掉算了。

看到天堂的美景淪為了地獄的慘象,看到自己最愛的人,將那所謂的愛情遠遠地丟開;那一刻,我不忍目睹眼前的一切,那一刻,我不想……親手觸碰到最為殘忍的結局。

“我懂了,謝謝你。”淚水,在十秒不到的時間里流盡,輕輕地拭去了眼角的淚花,周夢夢在我的面前,露出了禮貌的微笑,然後她無聲無息地走下床,一件又一件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夢夢……不要……我不要你離開我……”那天晚上,在周夢夢打開門離開前的那一刻,我變得像是一名一無所有的孩子,放聲痛哭着從背後緊緊抱住了她。

“陳程,我們結束了,你去找你的李雪吧,按照之前的約定,請你以後,永遠、永遠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那天晚上,周夢夢的語氣是如此的冷靜,冷靜得……就如同她本人……是台冰冷的機器。

“夢夢……請你一定要原諒我,求求你不要離開,因為現在……我除了你以外……已經一無所有了……”惟有那一天,我丟掉了全部的尊嚴,跪在地上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腰,撕心裂肺地哭着求她不要離開。

“陳程,你並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李雪,所以,請你無論如何都要給她幸福。”那天,將手輕輕地搭在了我的手指上,周夢夢溫柔地笑着,一點點用力地撥開了我緊緊抱住她的手。

只有在那一刻,在我的雙手被周夢夢離去的決心一點點掰開的時候,我才真正地體會到,什麼……才是真正的絕望。

那一刻,在周夢夢不動聲色地走出房間的時候,我感覺自己體內的所有東西,都在一瞬間被徹底掏空;那一刻,我絕望地跪在地板上,流不出一滴眼淚,吐不出任何東西……而當時,我只想用自己的眼淚,以及胃袋裡的穢物,去證明自己臨近極點的悲傷。

然而,真正達到了絕望臨界點的悲傷,又怎會允許被這些膚淺的事物所證明。

那天晚上,在周夢夢漸漸走遠之後,我依舊一動不動地跪在地上,跪在那個因為她的離開,而變得空蕩蕩的房間。在周夢夢絕情離開之後,我已無法再找到讓自己存活下去的理由,然而,就在我的心跳和體溫漸漸冷卻的時候,惟有一件事,讓我在那種極端絕望的情況下,重新站直了身子。

我想,就算是這個世界徹底的毀滅,就算是我只剩下最後一絲呼吸的力氣,但,永遠也不能改變的,是我深愛着周夢夢的熾熱的心;那一天,是我對周夢夢無法動搖的愛,支撐着我在絕望中重新振作起來。

於是,在匆忙地套上衣服之後,我如同發了瘋的公牛一般,從十三層高的樓上,紅着眼追向了周夢夢乘坐着的,通往一樓的電梯。

那天晚上的風,異常的凜冽,異樣的寒冷,那天晚上的我,幾乎是透支了自己的生命,才在最後,追上了坐着出租車離開的周夢夢。

我想,要不是因為周夢夢,或許,我早就會在半路倒下。

那天,在看到出租車突然亮起的剎車燈時,我終於支撐不住,重重地摔倒在了那道橫跨於海江的大橋上。

痛苦、恐懼,以及絕望。當我重重摔倒在大橋的水泥地面上時,在我的心頭,惟獨填充着這三種負面的情感。

那個晚上,我跟在周夢夢乘坐的那輛出租車後面瘋狂地衝刺着,跑過了五六公里的距離,那天晚上,就在我摔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心臟快要炸開,而我身上的血液,則像是着了魔一般,在我的血管里瘋狂地逆流。

那個時候,我感覺自己的生命已經燃盡,那個時候,在親眼目睹到周夢夢的面容之前,我想,我已失去了繼續存活下去的理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