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愛與美食不可辜負|走心蒸蛋》

        小小的蒸蛋犹如一位民間藝人,她不屑於浮夸的技巧與賣弄的聲調,只願隱居於鄉間的田坎、麥地的稻黃,唱簡樸而走心的歌謠。

        在眾多美食之中,小小的蒸蛋也許並不像蒜蒸龍蝦、火爆脆腸、宮保雞丁那些一線明星一樣,受到大批粉絲的追捧與青睞。

        但我就是鍾情於她的美,簡單而走心。

        她有着一種,能讓我的味蕾感到幸福爆表的魔力。

        奶奶端着一盅熱氣騰騰的蒸蛋小心翼翼地從廚房向我走來,伴隨着奶奶腳步的還有那隨風飄舞的清香,那清香,混合了蔥花與醬油在嫩蛋里嬉鬧的俏皮,我的身體很誠實,嘴裏的唾液如泉水般迸出,害得我直吞口水。

        我一股腦地抱着這蠱蒸蛋狼吞虎咽,太好吃了我真的沒時間向你解說體驗。餐桌上的其他菜肴死死地瞪了我幾眼,眼神里含射出種種不滿與抱怨。但真的抱歉,我就是愛她的美,這是種不能以意志來轉移的痴戀。

        奶奶在一旁看着像是餓了好幾個月的我狼吞虎咽,連忙說著,“慢慢吃,慢慢吃,別咽着了,你這孩子。”悄然之間,欣慰而滿足的花朵已在奶奶臉上綻放。

        就這樣,不知不覺,蒸蛋已變成我和奶奶之間,不成文的約定。只要我一回老家,奶奶必定會為我準備走心蒸蛋。

        只是時光啊,你走的慢一些吧,讓我的奶奶,能一直為我準備走心蒸蛋吧。

        那是個炎熱的中午,我頂着大太陽,踩着單車,提着奶奶愛吃的涼粉,帶着愉悅要逆天的心情,馳騁於回老家的路上。

    “奶奶,奶奶,奶奶,我回來啦。”我在門口呼喊着,急切地想要找到奶奶的身影。最後,我還是在韭菜地里,才看見奶奶弓着背,戴着舊舊的草帽,正在勞作。

        奶奶看見我,心生歡喜,“咦呀,你回來啦,快回屋子里去,太陽曬,別曬壞你了,奶奶馬上就回來。”

        奶奶拗不過我,最後終於妥協,乖乖地讓我攙扶着她回到屋裡,因為她怕韭菜地里臟,會弄髒我的衣服和鞋子。我心裏暗想,奶奶你也懂心機呀,不過,你的心機讓我感到好溫暖。

        一如往常,奶奶在廚房裡搗鼓半天,終於做好了我心心念念的蒸蛋。奶奶蹣跚着,抓着牆壁,艱難地一步一步向我走來。唯一不變的,是奶奶對我的愛和她臉上永遠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拿起勺子,準備大幹一場。第一勺入口,我的味蕾里的小可愛們都被鹹的哭鬧起來,但我強忍着,心想,也許沒有攪拌均勻。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味道依舊是要命的咸,我能感受到我的舌頭快要處於脫水狀態。

        奶奶直直地用期許的目光看着我,嘴裏說著,“好吃嗎?”

        我怕傷害到奶奶的心,所以故作鎮靜,連忙點頭,“嗯嗯嗯,好吃,好吃,味道還是和以前一樣!”

        以前我總會分分鐘地掃光盅里的蒸蛋,那天我變得有些扭捏,雖然我努力強撐着,但還是被奶奶發現了。

        奶奶心疼的說著“傻孩子,別吃了,吃傻了怎麼辦!”

    “奶奶老啦,你看以前健步如飛,現在這雙腿啊,軟的讓人煩躁,不拄着拐杖都沒法好好走路。心想着給你做你最愛的蒸蛋,現在卻讓你怕我傷心,強撐着吃。哎,歲月啊…”奶奶似乎傷感了起來。

    “奶奶,奶奶,您做的蒸蛋永遠都是最好吃的,您都沒有告訴我您是怎麼做的呢,我想學學,以後做給您吃。”我急忙握着奶奶的手,安慰着被歲月划傷的奶奶。

        蒸嫩蛋的水,可不是一般的清水,要用大火煮好的蒸米飯的水,也就是米湯來勾兌,那樣才可以保持蛋與液充分有效地融合在一起。加少許澱粉,保持蒸蛋處於滑嫩的口感,一些醬油,一些鹽,一些青蔥,一份滿滿的愛,這樣,一盅走心蒸蛋就變成了世界上最美好的食物。

        奶奶今年已經86歲了,原本就瘦小的身軀在歲月的殘酷中變得更加消瘦。脂肪的驟減,皮膚水分的丟失,讓奶奶在風中顯得是如此不堪一擊。我的心裏,一想着就無法控制地感到哽咽。那種酸酸的空氣,呼進我的肺里,變成二氧化碳和水蒸氣,消匿,最終歸於沉寂。

        奶奶啊,您知道嗎?我多麼渴望您能長命百歲,伴隨我走過每一個春夏秋冬。每當時間一天天地流逝,我就會感到些許不安與孤寂,我害怕再也吃不到您的走心蒸蛋,我害怕再也看不見您大家閨秀式淡然的微笑,我害怕我還沒有長大成人出人頭地證明自己,就再也見不到您。

        歲月啊,讓時光走的慢一些吧,讓我的奶奶多一些時光陪伴在我身邊吧,讓她的走心蒸蛋,多一些餵飽我依賴的靈魂的機會吧。



請尊重原創,轉載須告知。已委託騎士維權。


寫作的時候,我就像是躺在雲朵上的小怪獸,靜靜地感受日落的濃厚與思考日出的清幽。我是李粒程。喜歡我,就關注我。你的關注,是我變成更好的自己不可或缺的動力。無論生命多麼殘喘,我們,一起努力。


《美食和談談情說說愛專題聯合徵文》活動鏈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