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簡書》上看到兩篇文章,對於社交軟件附近的人儼然兩種“風牛馬不相及”的對立觀點。其一陳述了附近的人是約炮神器,並位居榜首;其二描繪了通過添加附近的人收穫了幾百枚微信好友,並因為這微友中有許多能人志士,通過聊天接觸從而提升了自己的個人能力等等……

因為好奇心使然,苒這個八輩子都不會碰附近的人的“現代古董”居然嘗試一下點開了,剎那的功夫便收到了10多條打招呼的信息。


瞧!這陣容足夠強大吧

跟着感覺走,苒添加了其中幾個人。有兩位特別直白的男生,一開聊便:“約嗎?”苒故意裝傻:“約啥?”“約pao ”。苒:“小盆友你多大了呢?我可是娃他媽了哦!”“28,沒關係!”苒發怵,這是什麼鬼呀?老少通吃!趁着這發愣的當頭苒點開了某男的朋友圈,透過朋友圈內容苒猜到了這枚28男生的職業,一位建築工程公司的設計師。

暫且稱這枚男人為28男吧!苒故意逗他:“小盆友,你是雛嗎?”28男:“當然不是!以前談過朋友,現在單着。”苒:“那你這麼做,對得起未來女友嗎?”28男:“這個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都如此,所以就沒有所謂的對不對的起 ;你來我家吧,我很厲害的!我們通宵奮戰。”苒徹底無語,果刪28男。然28男似乎不達目的不罷休!幾乎5秒的時間,28男又發來好友認證,苒特別好奇接下來28男會有何別出心裁的言論,所以又一次認證通過了。“明天早上可以嗎?”28男發來信息,苒沒回復;28男:“經過一夜的休息,我狀態超好,一定會認你欲仙欲死、欲罷不能的,你就從了我吧!”苒:“你的如意算盤打的可真好。”28男:“同意吧!”苒:“我對你這種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完全不感冒呢!”28男:“我很有經驗的,你嘗試過後一定會畢生難忘的。”苒:“No。”28男:“那好吧!我刪你了。”一場在28男看來原本水到渠成的約啪戲因為無心插柳的苒而戛然而止了……

大海,男,杭州人是也。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很有心機,因為他對苒屏蔽了朋友圈,所以苒真心沒有絲毫的辦法可以根據他發的朋友圈內容去猜測他的種種問題,譬如愛好、譬如性格和職業等等。慶幸的是,他們倆彼此聊天居然交談甚歡!

“您好!”苒難得一次主動回應附近打招呼的人。大海:“你好,一個人在房間好無聊,同伴外出了。”苒:“哈哈,有同伴咋會無聊呢?”“是男同伴”大海道。“給你介紹一個去處吧,衡山路酒吧一條街,保管你樂不思蜀!”苒在屏幕這頭暗自偷笑。“我不是本地人,這種場所魚龍混雜,我還是明哲保身吧!你在幹嘛呢?”大海一下子發了好多條文字過來。苒傻乎乎的問到:“大海是你的真名嗎?我特別喜歡海呢!還有我小學生涯第一個男同桌的名字就叫大海。”“是的,你是上海人嗎?”大海的回復。苒:“不是哦!我是一個在上海混日子的異鄉客呢!”當晚此起彼伏的手機震動聲不絕於耳,終於倆人在約定做兄妹后依依不舍地道了晚安。


外灘晨光中搖曳生姿叫不上名的花兒

誓言的誓和諾言的諾都有口無心。不得不說苒這個80年生人真的是被父母和弟弟保護的太好了!在上海這個名利場已然17載了,雖然已為人母內心卻單純的犹如傻白甜,一根腸子通到底的性格是特點亦是缺點,沒心沒肺毫無心機是苒最為直白的詮釋……

大海:“能跟我介紹一下你們的組織嗎?”苒:“好呀!所謂的小組就是家庭教會裡面的弟兄姐妹根據自己居住的遠近而形成的10人左右的團契。”“基督徒可以發生男女關係嗎?”大海拋來一枚炸彈。“如果是夫妻的話,那是理所當然的!倘若不是,便觸犯了十條誡命當中的一條誡命了,是犯姦淫罪了,是會受到懲罰的。”苒紅着臉回復了大海的疑問。“哦!你們這種聚會是經常性的嗎?”大海又出聲發問了。苒接着道:“是的!小組和主日聚會都是每周各一次;教會還組織很多其他的各種團契,我平常參与的就是這兩個。”“你們教會在什麼地方?你把地址發給我吧!”大海似乎對苒的教會很感興趣。苒高興極了!“周日我帶你一起去吧!具體地址我一下子說不上來,我們在地鐵10號線南京東路站會和,我在那裡等你。”“好。”大海應允道。


定居意大利耀同學的彩鉛手繪



你一言我一語的聊騷仍然在持續着,很快到了周日,聊了足足三天的時間,以至於頭腦簡單、思想單純的苒真的以為大海是願意和他做兄妹的,因為言辭懇切,又因為話題和諧;然世界上的事總是會令你跌破眼鏡,總是那麼峰迴路轉……

周日一早苒在去教會的路上便發了微信給大海,問他是否真的有意願一同前往,石沉大海般的寂靜總算在苒出了地鐵站后被打破了,大海的回復姍姍來遲的蒞臨了。“我已經在上課了,今天的課特別重要,沒法請假。”苒情緒低落的回了信息:“喔!那你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吧!”突突突的聲音持起彼伏,大海接連發了N章圖片給苒,都是關於宗教活動方面的。苒氣得直翻白眼,遂回複信息說:“感謝哥哥你這般良苦用心,等主日聚會結束后我請你喝杯咖啡吧!”

苒覺得得找大海好好聊聊關於信仰方面的事情,想來這個共產黨員領導必定是把她的信仰和迷信混為一談了。

差不多12點左右,成人主日學在牧師的禱告聲中拉上了帷幕,接下來是主日愛宴的時間了,苒沒有留下來品嘗;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直奔全家點了一份便當胡亂的扒拉了幾口充滿趕去赴約了。




吾兒涵寶的新髮型,帥嗎

苒告知大海她已經從教會出來了,正往他住的酒店方向走,順便告訴他自己是個分不清東西南北的路痴一枚,06年拿到駕照迄今為止近11年了,然從未上過路,也算得上是上海灘的奇事一樁了!資深熟男大海很是貼心的發了坐地鐵的路線過來,並告知他在地鐵站出口接她。

當天因為氣溫偏高,苒穿了連衣裙,但沒穿絲襪。古人常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苒縱是再沒心機還是選擇了謹慎小心。地鐵很快到了南京東路站,苒的家就緊挨着地鐵站;苒在宏伊地下一層的屈臣氏迅速地買了一雙長絲襪,跑到衛生間以最快的速度更換好,再換乘10號線去五角場赴約。

大海似乎等急了,好幾條信息問苒到哪了;苒氣定神閑的回復剛到南京東路站。五角場商圈很是熱鬧,人氣超旺,許是因為周末的關係吧!合生匯苒是第一次來,所以理所當然搞不清它的前後門,苒選了一個人潮不太擁擠的地方等大海來接她。“你是陳曉苒吧!”一個海拔高度有點低着黑色T恤的男子前來搭訕道,苒落落大方的回答了“是的!”“往這邊走吧!”大海很有禮節的帶着苒往他下榻的酒店方向走去。

“去吃點什麼東西吧!”大海對苒說道,苒說已經吃過午飯了,可以找個地方喝杯咖啡。藍天酒店離地鐵站真的很近,邊走邊聊剎那的功夫便到了。大海:“你看起來很像個文化人,如果我們都在杭州的話,倒是可以談一場細水長流的戀愛!然而你不可能會放棄上海的事業,我也割捨不掉杭州的一切…”苒靜靜聽着沒有插嘴說什麼。到了酒店大堂,苒便駐足停留在原地了,“我們就在這裏找個位置聊會兒天吧!”苒開口道。大海:“這裏人來人往太嘈雜了,還是到房間吧!”苒想着看起來這人衣冠楚楚,應該不會是那種可恥之徒,便尾隨着進了電梯。

很快便到了8樓,苒一進房間,大海便把門給反鎖上了,苒不肯再往裡走便質問大海為什麼要鎖門?大海怕苒要大叫便不情不願的開了門保險,苒看到房間里有兩張床便問道他的同伴是否去上課了,大海說是的。他邀請苒坐一下,苒說站着就好,他說苒這樣子他很尷尬,要不他坐椅子,她坐床上,這個距離很安全!苒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惴惴不安地坐了下來……

大海叫苒喝水,苒說自己不渴;他無奈地感嘆到,感覺自己很沒禮節,人家大老遠的跑來看他,他卻連口水都不能請人喝。為了化解大海的囧,苒說自己去拿檯子上的礦泉水喝;大海讓苒放心喝,他沒放迷藥。苒笑着回應說這是酒店的水,想必為人師表的他應該不會如此下作,便徑自打開飲用了。大海問苒怎樣看待男人的身高一事?苒直言不諱道:“曾經特別介意,但在經歷過前段婚姻后完全改觀了,身高現在在我看來跟婚姻的幸福或者不幸完全沒有絲毫關聯;年齡也是,之前十二萬分的排斥姐弟戀,但十年的時間也讓我頓悟到年齡並非是感情和諧的關鍵因素,決定一段美好姻緣的是男人的責任心和擔當,心智成熟穩不穩重跟年齡也沒有太大交集;所以我以後不會再拿這些東西去束縛自己了,順其自然、水到渠成最好,一個人無拘無束地風輕雲淡也不賴!”“那你怎麼解決生理需求?”大海拋過來個燙手山芋。“男女構造不同,所以這方面的想法自然也是截然相反;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可以為了發泄生理需求而飢不擇食;女人則相反,如若沒有愛上,她是堅決不會跟陌生男人巫山雲雨的。”苒回答道。

“我可以抱抱你嗎?”大海開口說。苒很帥氣的直接道:“沒問題!但是前提是外國人禮節性的擁抱喔!”大海從窗戶旁往苒靠近了,苒很被動的張開雙臂。“不對!哥哥你抱的太緊了,我都呼吸不暢了!”苒在掙脫束縛,用手去推大海的手臂。大海:“想不到你力氣挺大的。”“當然!我都搬了十幾年螺絲呢!”苒回答道。“你怎麼能搬的動那麼重的鐵塊頭呢?”大海說道。苒:“因為工人不在的時候我得自食其力呀!所以力氣就這麼練出來了!”苒很明顯的感到大海起反應了,心裏后怕的臉色蒼白。但還是硬着頭皮嚇唬大海,“你快鬆開,要不然我要大叫了!”大海似乎很不甘心到手的肉就這麼丟了,遂用溫柔情事來蠱惑苒,“你都軟綿綿了,哥哥一定會讓你欲仙欲死舍不得我的!”苒張開嘴巴準備大喊,大海無奈抽手去捂苒的嘴並靠近苒的嘴巴溫言軟語到“真的不希望哥哥來愛你嗎?”苒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特別堅決,無奈的大海只得悶悶不樂的放開了苒。




柵欄邊兀自綻放的月季

“我要回家了!”苒對大海說。“噢!對了,你真的是79年的嗎?”苒又補了一句。大海:“我拿身份證給你看吧!因為你不是我女人,所以名字和其他一些信息就不便給你看了。”說著便從皮夾里拿出身份證,捂住上面的信息給苒看出生日期那一欄,苒看后笑了笑不置可否,便準備告辭打道回府了。大海執意要送苒去地鐵站,苒說自己不會迷路,最多原路返回;但他一再堅持,苒便也就遂了他的意。

離地鐵站有那麼點距離,倆人邊走着邊聊,大海:“就這麼讓你走掉我怕我會後悔!如果我當時霸王硬上弓的話你會不會報警?”苒想了想回答道:“我不會報警的,因為這在我看來是件很不堪的事,我不希望更多的人知曉,只能啞巴吃黃蓮。”“早知道你是這種個性我就用武了。”大海看起來很後悔的說笑。苒笑着說:“我知道你個是君子,不會強人所難!所以我真的特別希望能有個哥哥般的異性知己。”大海沉默無言沒有作答,很快便到了地鐵站安檢口,苒揮揮手跟他道別便進去了。




這世上果真有後悔葯賣嗎

“謝謝你剛剛尊重了我,沒有強我所難!”苒發了道謝信息給大海。大海沉寂了好久才回了信息:“你真的是個古董級別的女人,雖然我特別欣賞你的自制力,可是你過於傳統保守的美德我真的很無語!我們倆都是饑渴交加的狀態,根本沒有精力去欣賞沿途的風景,而對於我們來說找到可以歇腳休憩的港灣才是當務之急!可是你卻拒絕了!你把我刪掉吧,我們終究還是沒有緣分;還有你以後別在添加附近的人了。”苒回復他:“我不想刪你,因為你不像壞人;我們就不能做藍顏知己嗎?我蠻喜歡和你聊天的。”久久不見大海回信,等苒再編輯好信息發過去的時候已經显示:你不是對方好友,請添加后再發送。

苒最終還是用身體力行的實踐,駁倒了那個說添加附近的人結交了幾百個好友的作者,簡直是無稽之談!可是這樣鋌而走險的事卻是最好不要輕易去觸碰,萬一碰到了霸王硬上弓的主豈不是吃了虧卻犹如“啞巴吃黃連”!所以,廣大的女同胞們,真的不要隨意去添加附近的人了,因為絕大多數的人都是衝著免費的一夜情去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