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源於網絡

文/曲尚菇涼

Ⅰ

分手,對一部分人來說先是一種解脫,然後是一種懷念。

當你們還在一起時,你總是嫌她這,嫌她那,可等你們分手了,你想嫌棄她,都沒機會。

現在你每個月錢包和銀行卡里的錢都是鼓鼓的,除了買煙喝酒,你想不到再去買什麼了。

和她還在一起時,你們好像有着過不完的節,花不夠的錢。

情人節呀,紀念日呀,生日呀,你都想着給她浪漫和驚喜,於是花錢給她準備。

有時候她喜歡什麼包,鞋,衣服,口紅,化妝品你都會存着錢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買給她。

她每次都會怪你亂花錢,你說花給自己的女人,值。

而現在你花不了買這些東西的錢,心裏還感覺有些不對,習慣性走到她最愛逛的那家化妝品店門口,看看又離開。

Ⅱ

阿澤和女朋友分手后,在外面和兄弟們到處玩,他再也不用擔心有人說他,管着他。

分手后一個星期,他和朋友吃完燒烤,去網吧通宵,他想着要把以前那些時光全都補回來,現在要痛痛快快的通一次宵,打一場遊戲。

玩到大概凌晨一兩點的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了,阿澤嚇得立馬接電話,還沒看來電显示,就對着電話說,寶貝啊,我在家呢,沒去網吧上網,你怎麼還沒睡呢?

電話那頭愣了一下,以為打錯電話了。想想不對,這就是阿澤的號碼啊。

對方說,寶什麼貝,我是你媽,你媽媽!你這孩子肯定是跑網吧打遊戲去了吧,打遊戲打的連你媽都不認識了,你個兔崽子,給我快點回來。

阿澤懸着的心沉了下來,看看手機,確實,是自己親媽打來的電話。

他想起以前,每次他只要一在網吧通宵,女朋友都像是跟他有心靈感應一樣,打電話過來查崗,問他在哪,在幹嘛。

那時候他覺得她管的太嚴,他不想被她管着,聽她說。可現在竟有些想她,有些想聽她再嘮叨,再打電話問他在幹嘛。

可惜,他們已經分手了。

如今突如其來的自由感,讓阿澤有點難受。
女朋友成了前女友,他們的愛情也成了過去式,他再也聽不到那些她嘮叨他的話了。

Ⅲ

前幾天,寧和朋友去餐廳吃飯,吃的正起勁時,看到身後一桌的客人在跟別人吵架,他轉過身,看到了那張熟悉又陌生,好久沒見的面容。

那是已經分手了快一年的前女友,現在看起來比以前漂亮,比以前性感,比以前更有女人味。

寧看到她被欺負,二話不說,衝過來打了那個和她拉拉扯扯的人,他對那個人吼道:你他媽以為自己是誰?你再碰她一下試試,她還輪不到你來欺負。

她在一旁看着寧,一句話沒說,而寧,也沒說話。大概都不曾想到過會再碰到彼此,還是這種場面。

寧看着身旁的她,抱着她說,沒事,他們不敢欺負你,我不同意。

寧,我們已經分手了,我的事我自己會解決,用不着你幫我,謝謝。女生頭都沒回就走了。

是啊,我們已經分手了,這都快一年了。寧看着前女友離開的背影自言自語道。

以前最珍惜的人,如今就算被人欺負,自己都沒資格再去幫助她。因為沒有理由,沒有身份。

Ⅳ

和我玩的挺好的一個男生剛給我發消息:阿尚,我今天在街上和小姑涼一起逛街,結果遇到前女友了,嚇得我趕緊放開牽着小姑涼的手。

我嘴上笑話他沒出息,但其實心裏知道,他也挺累。

他平時有些花心,經常和女生在一起待着玩,談戀愛之後女朋友讓他改他也不改,他女朋友也和我吐槽過好多次,我也說過他。

後來女友實在受不了,就和他提出了分手。

那個女朋友是他談了這麼多場戀愛中,最愛的,也是付出的感情最多的。

他說那天是個意外,小姑涼心情不好,就喊他出來陪陪她,他也沒想那麼多就去了。誰都不曾想到,會在街上偶遇到她。

他看到前女友時,下意識的立馬放開了小姑涼的手,他準備過去跟她解釋,說他什麼都沒做。沒等他過去,前女友走到他身邊說了句:新歡啊,注意身體。

他很想說那不是他女朋友,他很想解釋,很想說清楚。

可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

如果以前被女友發現,那他們肯定又要吵架,女友肯定又要和他鬧分手。

可現在,她不會了,她不會再管着他今天和哪個小姑涼跑出去玩,和哪個小姑涼在一起聊天。

那次遇到前女友后,他也沒再陪着那姑涼,直接回了家。

那天過後,他再也沒在外面和其她小姑涼玩。

他知道,她真的不會回來了,她真的不會再管着他了。

Ⅴ

朋友的朋友,分手后的第二天,去嫖娼,以前一直都想着去,但因為有女朋友,不好意思去。分手后,他說他媽的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嫖一次了。

當他和約好的女生赤裸相見,準備進去正題時,他看着身下這張臉,突然覺得好不自在。

從前那個在他身下的女生雖然像死魚一樣,什麼都不知道,但起碼,那是素顏,清純可愛的臉龐。

再看看現在身下這個女生,濃妝艷抹,騷味十足,還不知道被多少人上過。

他想到這,立馬穿上褲子走人,留下一臉懵逼在床上坐着的女生。

後來,我們在一起玩,他和我們說,當時是真丑,差點我就能爽了,可這身體還是不爭氣,心裏還是想着她,還是她好。

其實,多多少少還是舍不得的,心裏心心念念的還是曾經的那個她。

Ⅵ

男生分手后,不比女生少難過。

只不過,女生喜歡哭,喜歡錶現出來。而男生大多都是藏在心裏,覺得說不出來不好意思。

在深晚里,在四下無人的街上,一個人喝醉酒搖搖晃晃的想起從前,想起她。

這時發現,其實自己根本就不酷,還是像那些人一樣,深愛着。

有些人,一旦錯過了,真的就是一輩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