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美術指導Tracy

<b>目錄|幽靈心理師</b>

上一章|白眼


文|易一寒

呂青今年22歲,當地技術職業學院畢業,畢業後進了一家外貿公司實習。

外貿公司在新城大廈14樓,新城大廈地處新城最繁華的地段,對於農村出身的呂青來說,已經是一份相當體面的工作。

第一天上班,經理叫她熟悉一下部門、人員和各種辦事流程,並沒有交給她什麼實際性工作。

由於暫時沒有空位,經理安排她坐在請了病假的同事原來的位置上。

吃中午飯時,她聽其他同事說她坐的位置原來的同事突然生了怪病,已經一個多月沒有來上班,估計很快就會被辭退,所以才會再請人。招聘呂青來就是為了頂她的位置。

第二天開始,呂青的工作開始忙起來了,偶爾也要加班。

一天,她加班到晚上八點,終於完成手頭上的工作。雖然加班辛苦,但她覺得很充實,從窗口望出去,能看到人來人往以及川流不息的車流。繁華的景象對於她一個農村長大的孩子來說,是如此奢侈,所以她對這份工作特別珍惜。

她把文件收拾好,正準備離開,突然發現一封信件壓在一堆文件夾底下。

信封上寫着“月隴收”,請病假的同事正是叫王月隴。

信是今天寄過來的,雖然大家都知道月隴休病假了,但這個位置畢竟還是屬於她的,她的信件當然是放在她桌面上。自己只不過是暫時坐在這裏。她今天太忙,沒注意什麼時候有人把信件放在桌面上。

呂青心想先把它放進抽屜吧,等同事病好了回來再交給她。

她拉開辦公桌最底下的抽屜,打算把信放進去,在放信的一剎那,她出現了一個念頭,一個連她自己都不相信會做得出來的念頭。

呂青自小性格老實,做事按部就班,而且膽小怕事,喜歡蝸居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現在面對着這封信,她竟出現了好奇心,這是她以前從未試過的,她感受到自己的變化,不禁後背一陣發涼,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骯髒。自己究竟是怎麼了,看別人的信件是違法的,不對的,她心理暗暗叮囑自己。

但是那封信就像有無窮的魔力,深深吸引着她,她連目光都移不來那封信,上面寫的“月隴收”三個字就像咒語一般,令她欲罷不能。

裏面寫着什麼?月隴她男朋友給她寄的情書?家裡人寄的家書?還是……?現在資訊那麼發達,誰還會寄信?

一連串的疑問像機關槍掃射一般在她腦海打開缺口,狂轟亂炸,令她的思維開始混亂。

她終於經受不住,把信件從抽屜拿了出來,重新放在桌面上。

四處看了看,沒有人,全部都下班了,只剩自己一個人,對,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她的眼神開始變得貪婪,表情猙獰,已經陷入瘋狂!

她在文具盒裡拿出小刀,看向刀鋒時,燈光的反射刺痛了她的眼睛,她有那麼一瞬間清醒,想控制自己停下來。但是她的手已經不聽自己使喚了,刀鋒慢慢割向信封。

裏面有一張信紙,她把它拿出來了。

信紙上寫着一首詩!

她開始閱讀那首詩,看着看着,她開始流淚了……

待續……

特別感謝:美術指導Tracy


<b>目錄|幽靈心理師</b>

<b>下一章|沒完的夢</b>


作品推薦:科幻愛情小說《月光城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