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吳卓浩老師前一篇訪談的第二部分,查看前一篇文章請點擊

【設計訪談:吳卓浩 x 馬力】學校的經歷對之後找工作有什麼影響?

吳卓浩,經歷:INWAY Design 創始人,創新工場用戶體驗總監,Google 中國 UX 團隊創立者和負責人。卓浩同時也是中國工業設計協會信息與交互設計專業委員會專家委員、IXDC 國際體驗設計協會專家委員、中國網絡與未來社會研究中心專家委員、北京設計學會服務設計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卓浩老師是如何創建Google的用戶體驗團隊的呢?

卓浩:Google的用戶體驗團隊其實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環境。如果說微軟的用戶團隊看作是海外的分支機構,所做的事情只是為美國總部團隊服務,但是Google的用戶體驗團隊其實是很獨立的。一方面會幫助美國甚至是全球的用戶體驗團隊,另一方面很重要的是,在中國,為中國,並且幫助整個亞洲。所以說不僅僅是中國的用戶體驗團隊還有韓國和日本的用戶體驗團隊,甚至是研發團隊,我在初期都進行了很多的幫助,也從中學到了很多很多的東西。比如說iGoogle 自定義的個人主頁,就是我和韓國的用戶體驗團隊共同推動的。 我加入Google之後,正好趕上每年一屆創想幾年後的Google是什麼樣的一個大會 我講的就是iGoogle

Google的團隊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團隊。從人員角色上來說,是分成兩個部分。第一個是用戶體驗設計, 當然Google的用戶體驗設計跟別的不一樣,Google的風格是非常簡單,所以線框圖出來之後,風格顏色填進去就是成品了。Google的用戶體驗設計師 UI 大部分偏向交互設計,Google的視覺設計是另外的一個小團隊是doodle團隊,畫Google節日的。Google非常注重用戶研究,所以在研究員的職業劃分里有也區分,有綜合體驗的,也有偏數據分析的 由數學分析,統計學背景,有一部分前端也是用戶體驗團隊里的。比如豌豆莢 CEO王俊煜,各個團隊都非常喜歡他,因為他不光是做設計,還會寫代碼,不像其他設計師需要等其他工程師。本人最早年的時候,前端代碼都是我寫的。很多工程師喜歡寫核心代碼,沒有人想寫前端代碼,第一個專職寫前端的工程師2007年才招到的。還有一點,在很多外企當中,不是所有人都有正式身份,還有一種人叫Vendor 跟外包公司簽的合同,被派駐到外企工作,用戶體驗團隊中有很多是這種形式。其中有一位也是我想重點來說的他是小米全權負責UI的金凡, 第一次申請Google設計師,能力不夠高,加入了創業公司,他一年之後又重新申請了,看到了他一年內的做出的工作成果,讓我有信心有動力去向總部去申請,所以他第二次申請的時候,以vendor的身份加入了用戶體驗團隊,兩年之後轉正,成為了Google的正式員工。所以說只要努力 做出好的作品,就一定有機會,如果說沒有機會有正式的名額,先成為vendor也是一個可行的路。

馬力:用戶體驗設計只是第一步,我們常常說「大設計」,設計是要不斷往前和往深發展的,一個設計出來,還要有後續的如何推廣、如何競爭等等一系列工作。需要不斷拓展自己的能力區間,讓自己往更大的設計上面走。在企業當中,推動能力也非常重要。一件事情往往不是只依靠自己或者一兩個人、一種專業背景的人能夠解決的,需要跨團隊和跨部門的協作,這就需要推動事情往前走。需要自己有很好的能力積累,也需要有良好的溝通能力,能夠把事情說清楚、說明白。

卓浩老師在創新工場幫助企業篩選和培養了500人以上的設計師,請問這個過程中,對於成長中的設計師,自己感觸最深的是什麼?

卓浩:補充說明,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所謂的靠譜的大公司,公司文化,很多人即使是從Google離開了,但是身上還是有Google的烙印。Google的文化是什麼,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有一個詞,叫googlely,做一件事情,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個詞意味着什麼,如果是在Google會怎麼樣,在Google呆過的人,經過這樣的團隊之後,心裏就有非常清晰的價值觀。市場上有很多, Google離職出來的員工,在這些團隊當中,大家都可以找到相似的東西,特別正能量的東西,特別有理想有信仰,有愛心,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這些東西可以在馬力老師寫的如何準備自己的作品集中看到(詳情-如何準備作品集?)。那另外一方面如何在作品集當中,在面試當中,能夠很好地反映出自己真實的能力,如果我們反過來看,在招聘者的角度,會重點考察什麼,在創新工場當中,我在從幾百個人裏面篩選和培養用戶體驗設計師和產品經理。在2010-2012 我們所招到的最早的一批兩三百人,是從三四千份簡歷里篩選出來的。這不是我們主動去找三四千份,而是主動投簡歷過來就有三四千人。在這個過程裏面,我比較深的感受是一方面是專業能力,專業能力是一切的基礎,怎樣可以展現出自己的專業的能力,尤其是真正能夠看出是自己的,而不是行活或者是臨摹別人的作品。在這方面,Google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比如說在Google我們考察的是第一個方面,專業能力。

第二個方面是分析能力或者說解決問題的能力,第一個能力很容易理解,那麼第二個具體是什麼呢,對於工程師來說,這是是算法,要算一下全北京加油站有多少個,提出估算方法。對於設計師來說,我們應該設計什麼樣的產品,什麼樣的流程,怎麼樣最好,我們開發出了相映的考題對於交互, 視覺, 遊戲美術的考題都不一樣。在面試過程當中,現場出題,有10分鐘的時間, 現場能夠展現如何分析這道題如何解這道題,如何分析這道題,得到盡可能多的不同方向的結果。線下的題需要在幾天之內得到好的結果,重點去看大家在過程當中怎樣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在面試的時候,我特別喜歡一道現場題,比如說,你從你自己隨身穿的,戴的,用的當中找一個東西,告訴我有哪些好的點,哪些不好的點,對於設計師來說一定有很多想法,這個東西有好的點,也有不好的點,挑一個點,做一下解決方案,看一下有多少種方式能夠提高和改進。

第三個方面是團隊協作能力,設計師是高度依賴團隊協作的工種。如何和團隊協作能夠產生更大的戰鬥力,在這個環節需要你來介紹在過去的工作當中有哪些做的好的,哪些做的不好的。這不是說要你光講好的東西,因為不可能一切都一帆風順,不要只說好的在犯錯的時候,遇到困難的時候,更有助於面試官了解你,你是怎麼樣來應對問題,我們會問,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會進行哪些改進,在做事情上做的更好的。

第四個方面,了解團隊文化方面,也就是說是不是一路人,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怎麼處理,當你遇到各種挑戰、利益、誘惑的時候會怎麼處理,聽起來虛,但是其實是非常實在的,因為這個決定你和公司和老闆是不是一路人。Google的廣告遇到了跟百度一樣的問題,但是Google被認為是更純凈的環境,但百度是飽受攻擊。原因在公司文化層面,在我們討論問題到最後會有ab兩個選項,Google肯定是選對用戶好的,而不是考慮如何為公司掙更多的錢。為什麼百度會出那麼多問題,因為它在文化里是有問題的,這是很多事情的決定性條件。

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雖然說面試好多時候會好像說,公司在考察我,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其實,面試是雙向了解的過程,面試也是在考察公司好不好,老闆好不好,不要說一個公司很有名,那麼一切都很好,不要進去之後大呼上當。在面試的時候,你想要了解的東西是什麼,包括老闆給出答案的本身,表述的行為,也都是非常重要的判斷條件,一個看起來很靠譜的公司,但是老闆看起來沒有那麼靠譜,但是一個規模很小的創業公司,一看這個團隊很靠譜,老闆很值得追隨,這不是一個不好的選擇,這在很多時候反倒是更好的選擇。

馬力:企業文化和團隊氛圍很重要。良好的價值觀、理想、信念,以及良好的工作習慣,都能在職業生涯的早期幫助設計師成長。Google 對設計師重點考察的:1.專業能力  2.分析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需要在比較短的時間內能夠完成考察,展現出自己的分析能力、在各個方向上的思維拓展的能力。從自己手頭的產品,來分析有哪些好的點,哪些不好的點。這是 Google 式的標準問題(大家如果看到 Google 出來的設計師,面試你,一般都有類似這樣的問題 ^_^)

卓浩老師在 AI(人工智能)、VR(虛擬現實)、服務設計等方面也有很多積累,在這些方面,有什麼建議給正在成長中的設計師們。

卓浩:補充說明一下,每個設計師背景和特點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找到方向 找到擅長的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有的設計師是在自己專業領域做得很好的,有的設計師是綜合能力突出的,有的設計師是很有商業思維的。比如說綜合能力特別好的王俊煜成為了豌豆莢的CEO,比如說馬力,他設計和產品方面也特別好, 商業方面的也有很深的思考,馬力老師可以做各種各樣的事情。不是每個設計師都有標準的發展方向,每個設計師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向,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一個方向是互聯網和傳統行業的結合,第二個方向是新科技,什麼是互聯網和傳統行業的結合,互聯網在過去的三四十年間,一路高歌猛進,互聯網已經從技術積累期轉到了技術應用期,就像科技革命一樣,每次都是新技術發明出來,然後會下沉,不再是高新的,而是如何和各行各業更好的結合,產生更加深,更加廣的對世界的影響,比如說o2o。互聯網和傳統行業的結合才剛剛開始,比如說媒體,電商,零售的,還有更多大量的沒有被改造的,在這些沒有改造的背後,互聯網和用戶體驗在中間是會有核心價值,有核心突破點的。比方說與其說我今天要做一個最好的app,不如成為電冰箱行業最好的用戶體驗設計師,或者說教育行業最好的用戶體驗設計師。像服務設計 虛擬現實,人工智能這些都是很棒的方向,但是我想告訴大家一個小故事,在2011年的時候我在清華有一個演講,有一個清華的同學提問,用戶體驗這個行業對我們來說是很不公平的,很多前輩把好的機會都佔掉了,我們還能做什麼?這樣是一個很大的誤解。10年、11 年移動互聯網才剛剛開始,從2011年到今天,湧現出了很多機會。其實與其說看過去,看有多少人已經佔掉了多少機會,不如說我們着眼未來,不要把自己限制在很小的領域中。

對於未來,有兩個非常大的方向是我非常關注的,第一個方面是最新的技術,比如能源技術、生物科技都蘊含着大量的機會。這要求我們作為設計師要對科技保持高度的敏感性,比如在軟件行業的用戶體驗設計師,你要了解工程師是如何研發的。任何一個領域當中,要做用戶設計,要關注該領域的情況,才能產生好的產品。第二,要關注人,人不會快速變化,在過去的幾千年,人類的基本的需求是沒有變化的,溝通需求,移動需求,和基礎生活的需求,都沒有變化,圍繞着人本身,人的文化本身去發掘創新的點,這能夠幫助你在紛繁的事物當中抓住能夠突破的點,人的需求,人的文化都是相對穩定的,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都是相對穩定的。所以說,對大家來說不用太過於迷信,一年一年,今年的趨勢是什麼,明年的趨勢是什麼,找線索是可以的,但不能過度迷信。說回來,就像如何選擇行業一樣,真正去找讓你熱愛的,讓你有使命感的地方,扎進去,深入地做,你就能獲得你的一席之地,獲得一個不錯的江湖地位。

相關訪談:

【設計訪談:吳卓浩 x 馬力】學校的經歷對之後找工作有什麼影響?

【設計訪談:輕芒創始人王俊煜 x 馬力】沒有專業背景,如何成為互聯網設計師?

【設計訪談:輕芒創始人王俊煜 x 馬力】從設計師到創業者,中間的差別是什麼?


馬力,超過10年經驗的產品經理和設計師,最美應用創始人,創新工場早期成員,豌豆莢創始成員&產品經理,IBM用戶體驗設計師,在互聯網產品設計、工業設計、時尚設計領域都有比較多的積累,同時,也是北京郵電大學数字媒體與設計學院的校外導師。

設計師入門與成長之路系列:www.jianshu.com/nb/9109761

產品設計與產品思維繫列:www.jianshu.com/nb/880453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