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樓之殤鏈接

“林水楓又被捉了?”

小玉好奇地想,這個人真是太倒霉了,要不我再回去救他?

不過他立刻又搖頭:“我為什麼要救他?我跟他又不熟!”

“可是。。。都救過一次了啊,救人就要救到底嘛!要不還是返回?”

“可是。。。”

小玉看了一眼門前的石獅子,不敢再猶豫徑直走了進去。

樓主和傾雪師姐都神秘地看着他,不過最終什麼也沒有說。

小七、青兒、子荷等為了過來問東問西。

小玉詫異的是,安才竟然也在知北樓里,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安才是在躲顧憂羅。

聽到顧憂羅三個字,小玉心頭一顫,問:“他。。。怎麼你了?“

安才憤憤道:“他!。。。他說喜歡我!“

轟!小玉腦袋一震:“他說,喜歡你?“

安才欲哭無淚地點頭。

神水宮宮主捧着肚子在那裡大笑。

小玉,沒精打采地哦了一聲,鬼使神差地說了一句:“兄弟!恭喜!”

小玉回到知北樓的第二天,樓里有來了個人,鬼谷流沙的蘇小樓。

原來蘇小樓也是為林水楓被脅迫一事來知北樓找菱哥樓主協商救援策略的。

當時菱哥樓主,沒有說答不答應,只是用手指輕敲着桌子,那一聲聲敲在每一個人的心上。他在想該派哪些人去才好?

小玉心裏有鬼,心跳更加快,沒等樓主的敲擊動作停止,他便自告奮勇道:“樓主!我願意同蘇大俠一起去營救林大俠!“

菱哥樓主,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復又垂下,道:“也好!讓二勺陪你一起去。。。“

“誒?“

二勺抗議:“為什麼我要和這個臭小子去?“

樓主懶懶道:“你今天又沒有做飯吧? “

於是,小玉,二勺,蘇小樓三人一行一起上了路。

路上二勺在小玉的壓迫之下,終於實現了做一隻燒雞給小玉的承諾,小樓自然也跟着沾光了。

經過忘憂鎮時,小玉碰見了豆花鋪的老闆豆花哥。

豆花哥看到小玉很開心,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到底去哪兒了?為什麼這麼久沒有來哥哥這討豆花了?而且。。。“

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下小玉:“還穿得這麼人模狗樣的了?“

小玉,不理會他,直接說:“豆花哥,你先給我們上幾碗豆花,我這有酒,我們一邊吃,一邊聊。“

豆花哥一聽有酒,眼睛亮的都能冒出星星,他的手在那油乎乎的圍裙上擦了擦,嬉笑道:“還是兄弟懂我,這幾日天氣太冷,我這豆花都擱涼了還沒有人來買,都沒錢買酒喝了!“

小玉給他們互相介紹了一下,便找了張桌子坐下,豆花很快端了上來。二勺猴急,端起來就喝,結果,一瞪眼,噗一口,豆花就噴了出來,沒好氣地指着豆花哥說:“你,你,你,這是什麼豆花?這麼酸?”

豆花哥一愣:“難道放了半個月變成酸奶了?”

小玉本來正打算端起來嘗一嘗,一聽,慶幸地吸了口氣道:“半…個月?豆花哥,你的生意不會這麼慘淡吧?”

豆花哥無奈點點頭:“是哦!半個月前生意還挺好的,因為貪酒,賺的錢都用來買酒了,所以。。。沒錢交稅,琅琊閣的閣主說了,我要是不交稅,他就讓我生意做不下去,這不。。。我不信那個邪,他就在隔壁開了一家豆花鋪,比我的便宜,還比我的好喝!人家就不來我這了。。。我也不能浪費啊,所以。。。”

小樓身子一正,把絞風劍往桌子上重重一擺,氣呼呼地說:“這閣主實在是欺人太甚!”

二勺拔了酒塞,懶洋洋地灌了一口酒,說:“蘇大俠莫不是要除暴安良?”

小樓憤憤地說:“當然!這種欺壓百姓的狗官,怎能不除!”

二勺用眼神指了指對面那家客流不斷的豆花鋪攤子前慢條斯理收銀的一個白衣公子說:“呶!人在那!快去除啊!”

小樓本來嘴上還含着酒碗,此時一見藍牙閣主,那碗就掉到地上去了,他流着哈喇子說:“卧槽!長這麼好看一副皮囊,生意不好才怪!”然後他左手安慰似地拍拍豆花哥的肩膀說:“哥哥:你別在這賣豆花了,就算你豆花變成霉豆腐也不會有人來買的。不如跟我們一起去魔教拯救我兄弟吧。說不定還能把魔教的那些妖艷的娘們娶回家!”

小玉一聽小樓的話,想起了憂羅,萬一。。。無論如何,他答應保護他一輩子,等救出林水楓就把他帶走好了!總要想辦法令他改邪歸正的。

豆花哥一聽有娘們,立刻用豆花勺子,三下五除二把豆花鋪給砸得稀巴爛說:“還賣個瞎幾把豆花!老子跟你們去魔教拯救蒼生!”

小玉等四人趕緊往西域魔都奔去,還沒到達就聽見說,九大派正在圍攻魔都。

魔教的魔醫雪梨公子給江湖上各大門派的一些無名弟子都種上了一種叫哆嗦病毒的東西,現在那些人有的已經變成了梨樹,有的還在不停的哆嗦。這導致了嚴重的武林恐慌,連一直賦閑賣豆花的琅琊閣主冷世炎都急得跳腳了,急急忙忙召了知北樓的樓主菱歌去商量對策。眾人一商議,決定還是由菱歌來領導各大門派,畢竟他是最有經驗和能力的。

又有人說,林水楓大俠被前魔教教主張小仙帶到了昆崙山。

四人對望一眼,同時在想,去哪邊好?

最後決定先去魔都,因為魔教有難,他張小仙不可能不趕回來的。不然的話,先端了他的老巢再去救人也不遲,反正都遲了這麼久,如果現在人還沒死,估計遲一點也不會死,要是現在死了,遲一點就更沒有什麼了。

四人到達魔都時,魔教與九大門派已經成了楚河漢界之勢,只是明顯九大門派的人要蓋過魔教的人的,而且九大門派在菱歌樓主的帶領下隊伍嚴整,同心同德,都對魔教恨得咬牙切齒。

那魔醫雪梨手裡拿着一個火把,她的身後是上百株哆嗦搖曳的梨樹,有的已經結出了鮮紅的果子。她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你們敢攻上來,我就燒死他們!

九大門派這邊本是佔著完全的優勢的,因為論毒計,九大門派不如魔教也不屑為之,但論武功,對付區區魔教還是綽綽有餘的。

只是!那畢竟是上百條人命啊!雖然知道他們生不如死,可是誰不是寧願苟且也要活着的呢?

小樓找到鬼谷流沙的隊伍驚訝地看到林水楓竟然也在這,他根本沒有被俘虜,一陣唏噓。

小玉找到了知北樓門人所在,和二勺要擠進去,又看了眼豆花哥,說:“要不你來我們知北樓。”

豆花哥的眼神直直盯着魔教那些妖艷又風情萬種的魔女,咽了咽口水說:“不!我是這裏的第十大門派,丐幫幫主!”

二勺似笑非笑地看了眼豆花哥,拉着小玉進了知北樓的隊伍。小玉走到傾雪師姐身後,傾雪又扔給他一包瓜子。小玉看着手裡的瓜子莫名感動。可是他同時也看到了正一臉憤恨看着他的憂羅。

小玉心裏緊張,又不敢出聲,他想,待會要是兩方正式交戰,他就趁亂把憂羅救走。

這時,前方傳來菱歌樓主沉穩清越的聲音:“月明教主!五年前,你魔教作惡多端,為武林正道所不能忍,當年你們投降說再也不會為惡人間。可是短短几年,整個江湖就被你們搞得烏煙障氣。你慫勇小魔王憂羅、魔醫雪梨等人在江湖上到處縱毒,先是無端折辱武林沈安才、林水楓、伊少澤、楚流沙四位大俠,現在又把我眾多正道弟子變成樹木,這等行為何其惡劣,若容許你們繼續為惡世間,那定又是一部江湖慘劇!現在命令你們速速拿出解藥,否則我等必定不會手下留情!”

那月明教主似乎有點兒神色緊張,忙招來雪梨公子,問道:“解藥呢?”雪梨公子伸了伸舌頭在教主耳邊耳語了幾句,就看到教主臉色煞白,道:“雪梨啊!雪梨!你好糊塗也!做事這麼不留餘地!”

這時候,獨孤凌波也拿起了火把對着眾人嚷道:“你們這些人自詡為正道中人的人聽好了,如果你們敢逼我我就一把火燒死他們,看你們還有什麼臉面在江湖上說自己是名門正派!”

明月教主連忙喝到:“玉衡!退下!”

獨孤凌波卻硬氣得狠,大聲道:“不!我們魔教有什麼錯?明明是他們一直咄咄逼人!我今天就算與他們同歸於盡也絕不妥協!”

這時一直恨恨看着小玉的憂羅站出來說:“想要本公子妥協!沒門!”然後他伸手往天空一指,大喝:“黃龍!現!”

霎時間,天空風起雲涌,魔都的上空飛沙走石,烏雲層層壓下,電閃雷鳴之間,一條黃龍自天際破空而下,直向憂羅奔去。

眾人看到,憂羅的臉正在發生異變,本是美艷無雙的一張臉上布滿了縱橫交錯的樹根一樣的紫黑色紋路,眼睛也變成了血紅。

十大門派盡皆慌亂,他們紛紛看向依然紋風不動的菱歌樓主,他此時仰臉看着那條黃龍,嘴角掛起一抹笑意,眾人心定,覺得菱歌樓主如此一定是有辦法的。

眾人都沒有發現,幾乎在黃龍出現的同時,小玉手中的漆黑木劍,也開始顫抖並且發出龍吟般的悲鳴。

小玉覺得驚奇,趕忙將木劍自劍鞘中取出,只一瞬間,小玉就看到,木劍頃刻之間化身一條漆黑長龍,那長龍在小玉身邊卧下,頭在他身上蹭了蹭。小玉此時身上也發生了變化,他變得高大了起來,身上披上了黑色的鱗甲,手中執了一把黑色的玄鐵劍,正是那木劍的樣子。

小玉騎上了黑龍,黑龍徑直朝着黃龍飛去,憂羅已經騎到黃龍身上。可是黃龍一見了黑龍就往後躲避。憂羅的眼睛幾乎要蹦出血光來,往黃龍身上猛拍了一把,終於黃龍感受到主人的怒氣,也變得活氣起來。這天人交戰的畫面,數百年來難得一見,無論魔教還是正道都紛紛仰頭圍觀。

交戰地的兩條龍都在嘶吟,聲音極其悲戾,似是無奈之極。終於風雲變動,飛沙走石之間,下起了傾盆大雨。這下這下各大門派再不用擔心人樹會被燒死這件事情。紛紛朝魔教衝去。一個時辰后,魔教眾人已被制服。

而天上的情況也呈現一邊倒的架勢,黃龍已經被黑龍的爪子緊緊抱住,憂羅也已經被小玉緊緊抱在懷裡,憂羅鬢髮已散,盡然是一個女子。小玉欣喜萬分,把憂羅拽下黃龍,兩人一起騎在黑龍身上。那黃龍此時十分之溫順,和黑龍並肩飛行,兩隻龍還時不時耳鬢廝磨一下。

小玉把頭擱在憂羅肩頭,啞聲說:“阿羅!嫁給我吧!”

憂羅臉一紅:“那我爹他們。。。。”

小玉狂笑:“哈哈!你要相信我們菱歌樓主,只要魔教不再搞事情,他絕對不會傷他們一分一毫的。只不過。。。那個雪梨嘛。。。她現在應該會被逼着煉製解藥呢。。。”

憂羅身子一軟,沙啞着聲音說:“小玉哥哥:我已經等你四年了。。。。”

琅琊令專題鏈接

武俠江湖專題鏈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