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二三  寫正史的工科碩士】

文:李彥   編輯:劉金金

長文乾貨預警!歡迎關注分享!


明成祖朱棣畫像

歷史學界關於明成祖朱棣的生母之事長期爭論不休,自明中後期至清末民初,都未有定論。而後經過上世紀三十年代傅斯年、吳晗、李晉華等學者的認定,“朱棣為碽妃所生,高后所養”似乎已經成為學界共識。

然而筆者翻閱大量文獻資料后,卻更加堅定認可朱棣乃高后馬氏所生。因此,通過對各類史料的邏輯對比和推證,希望在其他更多史料被挖掘之前,能給歷史研究者提供一個不同的邏輯判斷和分析切入點。

一、朱棣母碽妃謠傳的來源

二十世紀初,比利時聖母心會的一位蒙古學者田清波神甫,在內蒙古鄂爾多斯發現了一本名為《大明永樂帝建造北京城的故事》的蒙文書籍。此書作者以及成書年份均不祥,但這位神甫將其翻譯為法文後卻引起中外轟動。

此書中所載漢人於八月十五中秋起義抗元,朱元璋攻克大都等事均流傳甚廣。而其中關於朱棣身世的記載更是被後世以訛傳訛,大加引用和修飾乃形成如今“朱棣為碽妃所生,高后所養”的荒誕言論。

此書中寫到,大明朱洪武皇帝大軍攻克大都后,元順帝妥懽帖睦爾倉皇棄城而逃,其已有身孕的皇妃被朱元璋納為妾室,是為碽妃。此後為碽妃生下“真太子”朱標,“元太子”朱棣。其他後續之事更是荒誕不羈,在此不做論述。


明朝疆域勢力範圍圖

後人所傳朱棣生母為碽妃之事起源於此,而後更有傳碽妃為朝鮮族,也有傳其為李妃所生,從出現如此之多毫無根據的猜測便可知此碽妃之事大不可信。

而從時間年份上的出入便可以斷定此事為後人所擬。據記載皇家家譜之事的《天潢玉牒》所載,朱棣生於公元1360年,也即至正二十年。此時的朱元璋尚在江淮之地,正處遭受陳友諒、張士誠兩面夾擊的戰略關鍵時期,直到七年後的至正二十七年才命大將軍徐達揮師北伐攻克元大都。倘若朱元璋真將蒙元遺妃納為妻室,也不可能生出已年滿七歲的朱棣。

因此,現今所傳朱棣為蒙元碽妃所生之事絕不可信。

二、邏輯出發點和實據

而後人對朱棣並非高后所生之事的猜疑出發點,來自於其通過“靖難之役”登上皇位后對《太祖實錄》等大量史籍資料的編纂重勘。學者們認為朱棣在刻意美化其篡位的事實時,首先也是最為關鍵的就是確定自己嫡子身份,從而能絕天下之舌。

朱元璋曾在《皇明祖訓》中規定:“凡朝廷無皇子,必兄終弟及,須立嫡母所生者,庶母所生,雖長不得立。”而朱棣起兵之初便是打着遵循朱元璋祖訓,以“清君側”之名對抗朝廷,因此倘若朱棣非朱元璋嫡子,他便沒有合法的繼承權力。這便是許多學者篤定朱棣存在編纂自己嫡子身份的嫌疑的邏輯出發點。


明太祖朱元璋畫像

此外,有了這樣的邏輯推理,就需要足夠有說服性的證據以為支撐。

筆者此前在成祖篡史一文中曾講過,朱棣登位之後的第一件事便是修改《太祖實錄》以為篡位正名。而歷經三次大修的《太祖實錄》,以及轉錄實錄記載的《明史》中卻有這樣一句話常被學者拿來證明朱棣非高后嫡子:建文帝大臣黃子澄曾對其分析削藩機宜,他認為“周王,燕王之母弟。削周,是翦燕手足也。”

許多學者認為周王朱橚與燕王朱棣為一母所生,與懿文太子朱標、秦王朱樉、晉王朱㭎等為高后所生不同,因此據此三修之後所遺漏之語而斷定朱棣非太祖嫡子。

三、朱棣嫡子身份證據確鑿

《明史》所載黃子澄之言原文來自於永樂元年六月定稿的第二版《太祖實錄》,然而這句歷來被諸多學者提出作為斷定朱棣非高后所生的例證,卻有其先天性的缺陷。主修管解縉等人為討好已登位的朱棣,在此版實錄中將懿文太子朱標、秦王朱樉、晉王朱㭎均改為諸妃所生,唯獨燕王朱棣、周王朱橚為高后所生之嫡子。然後又借黃子澄之語來將此事坐實,斷定燕王以及周王為朱元璋嫡子。

然而稍微知曉明初歷史的人便能明白,懿文太子必為高后之嫡子,不然早已立下“立嫡不立長”訓誡的朱元璋豈會傾心培養朱標二十多年?這種低級失誤根本經不起後世推敲,這也為朱棣第三次修纂《太祖實錄》埋下伏筆。

但是解縉等人將懿文太子誣陷非為高后所生可以力竭,為何也要連帶上秦王和晉王呢?

這是因為“朝廷無子則兄終弟及”,倘若真按照祖訓,朱標和朱允炆都死去的情況下,有權繼位的應該是秦王,其次為晉王,最後才是燕王朱棣。雖然秦晉二王已於洪武年間去世,但為絕後患,解縉倉促修書時便一同將秦王、晉王排除在朱元璋嫡子之外。


建文帝朱允炆畫像:南京城破后便不知所終

深知此理的朱棣懷疑解縉等人是有意為之,因此於永樂九年下令命心腹姚廣孝再次修纂《太祖實錄》。最終定稿的實錄中還原了最真實的記錄,將“二嫡子”之說修正為“五嫡子”之言。

以上所述,可知黃子澄之言並不能作為朱棣為庶出的證據,只不過是解縉為討好朱棣刻意所為,然而此後三修之際又未能將此話改正,甚至被載入《太宗實錄》,反將後世學者誤導。

四、朱棣嫡子身份鐵證

此外筆者為朱棣實為朱元璋嫡子身份提供一個常被遺忘的證據。

建文元年七月,燕王朱棣起兵對抗中央朝廷,建文於初次北伐之際下達征燕詔書,而這份詔書中卻有一句話可以坐實朱棣之嫡子身份。

“邦家不造,骨肉周親屢謀僭逆。去年,周庶人橚僭為不軌,辭連燕、齊、湘三王。朕以親親故,止正橚罪。今年齊王榑謀逆,又與棣、柏同謀,柏伏罪自焚死,榑已廢為庶人。朕以棣於親最近,未忍窮治其事。今乃稱兵構亂,圖危宗社,獲罪天地祖宗,義不容赦。”

這份詔書之中,建文帝親言“朕以棣於親最近,未忍窮治其事”。朱允炆自述齊王被廢,湘王自焚,而唯獨以燕王朱棣在親屬之中最親,所以此前不忍對其治罪。


明成祖朱棣狩獵圖

朱允炆於公佈於三軍之詔書中親言與朱棣最親,足以說明其父懿文太子和朱棣是一母所生,即高后馬氏所生。而未言同為高母所生的秦王、晉王是因為此二王分別於洪武二十八年和洪武三十一年均已離世,再加上此前被廢黜為庶人的周王朱橚,朱允炆在朱元璋五個嫡子之中只與朱棣最親了。

由此可見,朱棣實為高后所生,其為朱元璋嫡子的身份並非篡改史料所為。且作為洪武三年第一批被封的藩王之一,朱棣所鎮守北平是為北境之最為關鍵之處,倘若沒有嫡子身份和雄才謀略,朱元璋是決不可能將此對抗蒙元之重任交由朱棣。

關於朱棣嫡子身份之爭論並不會因一人之文而停息,在更多更具有可信度的史料被發掘之前,這場爭論仍不會休止。

但筆者想通過此文想給歷史研究愛好者提供一個不同的邏輯出發點和思路:朱棣雖對大量史籍進行過篡改,但並不能認為其所有的身份事件均是其造假所為。我們應採用詳實可信的史籍資料去儘力還原當時的情景以分析歷史事件的真實性,而非從主觀臆斷的角度藉助一些風言野史來成荒唐之語。

萬幸朱棣之於明朝如同李世民之於大唐,憑其雄才武略、威德韜謀,再次將漢族王朝推向了新的高度。大明雖經四年劫難,但得此雄主,不亦幸耶!

參考文獻:

[1] 《明太祖實錄》、《明太宗實錄》、《明史》、《明史紀事本末》、《天潢玉牒》[M].

[2] 楊永康.朱棣篡史述論[J].

[3] 楊永康. 《天潢玉牒》考論[J].

[4] 梁曼容.明代藩王研究[D].

[5] 吳德義.明太祖欲傳位於燕王朱棣嗎?[J].

[6] 陳昌旺.明成祖朱棣的軍事思想研究[D].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