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些年的觀察,我發現,

學業突出的孩子其實就兩個特點:1、能自律 2、能自學

能自律,說明孩子能控制住自己的言行。最大的表現就是:先做該做的,再做想做的,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譬如,課堂就應該認真聽講、積极參与活動;做作業時就該集中注意力,提高做作業的效率,快速完成……

到底怎樣才能讓孩子變得自律起來呢?方法很簡單,但是需要持續做下去。

第一:強化“自律”=“自由”的認知。

自律是什麼?自律就是在限定的範圍內做事情,自律就是不能隨心所欲,而是在刻意的自我約束、自我管理、自我規範下的行動。譬如:定點鍛煉、學習、讀書,甚至哪怕是不能隨意穿戴,都可以說是足夠自律的結果。

為什麼要自律?最好的解釋莫過於:越自律,越自由。對,沒有比這句話更精準的了。所有人都有“不受約束”“自由自在”的渴望,但是卻沒有這個能力。為什麼?因為如果有此能力,必然足夠自律。也就是說:自律是自由的前提。

為了方便理解,我們以孩子做作業為例。倘若孩子注意力高度集中(可以用平時老師教的20分鐘(30)+5分鐘(休息)的方式去做)那麼,孩子不僅不會熬夜,他們還會為自己贏得更多的自由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當然了,前提是:課堂也是如此自律高效(否則做作業時困難重重,原因詳見前一篇文章)。自由就是這樣爭取出來的。和平年代的“為自由而戰”可以說就是這個意思。

還有,學校里有校規班規讓孩子感覺各種受約束,但是倘若他們自我約束的要求遠遠高過這些校規班規,那麼,這些校規、班規根本約束不了他們。譬如:班主任要求7點到校,孩子6點五十已經坐到教室里了,那麼,他會有受約束的感覺嗎?這不是“越自律、越自由”嗎?

第二個方法就是:用語言強化孩子足夠“自律”的行為。

這個方法說起來其實就是:發現孩子的自律行為—經常提及並讚美孩子自律的事實—強化孩子“自己足夠自律”的認知,通過這種方式讓孩子在潛意識里認可“自己很自律”這一自我判斷和心理暗示。

美國教育家Rita Pierson 在Ted演講中提到當自己教授一個學生素質極低的班級時自己的教學策略。她在演講中這麼說到:“我曾經教過程度非常低的班級,學術素養差到我都哭了。我當時就想,我怎麼能在9個月之內把這些孩子提升到他們必須具備的水平?這真的很難,太艱難了。我怎麼能讓一個孩子重拾自信的同時他在學術上也有進步?

“有一年我有了一個非常好的主意。我告訴我的學生們, “你們進了我的班級,因為我是最好的老師,而你們是最好的學生,他們把我們放在一起來給其他人做個好榜樣。”

當有孩子質疑她所說的真實性時,Rita Pierson說到:“這當然是真的。我們要給其他班級做個榜樣,當我們走在樓道里,因為大家都會注意到我們,我們不能吵鬧。大家要昂首闊步。”同時,她還給這群貌似無葯可救的孩子們了一個口號:“我是個人物。我來的時候是個人物。我畢業的時候會變成一個更好的人物。我很有力,很強大。我值得在這裏受教育。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讓人們記住我,我要去很多地方。”

在Rita Pierson看來,如果自己長時間的說一件事,它就會開始變成事實。

思想引領行為,有此觀念和思想,孩子必然衍生出相應的行為。說個題外話:宗教信仰,不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俘獲民心的嗎?還有,每個荒謬的時代,都有一群貌似被集體催眠的大眾,“催眠”背後的邏輯,也不外乎如此。

同理,家長放大孩子自律,強化孩子星光微火的優勢,說的時間久了,慢慢就成了事實。

如何“自律”的問題我們就這樣解決了。關於如何“自學”我們該如何解決?

通過認識自己、自己的孩子以及這些年教過的學生,我發現一個殘忍的事實:越是高年級的學生,越真不是教會的。(題外話:你以為上名校是為了找到能教好孩子的老師?錯了,上名校其實是為了進入優秀的群體和良好的氛圍。)怎麼這樣說呢?你看,低年級的孩子確實需要手把手的教一些需要机械記憶的內容。譬如:漢字的筆畫、漢字的讀音、簡單的加減乘除……

但是,當需要學習的內容思維含量增多的時候,老師的講解所起的作用真的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學的好的孩子都是因為他們想學好,他們會自己發現問題,然後分析問題繼而解決問題。此間,聽講於他們而言,屬於“選擇性”聽講。只選擇自己需要的。這也解釋了孔子所說的:“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在一般性的理解上,大家都認為這句話是教給老師教學方法,其實,我個人認為這句話最本質的卻是告訴我們學生的學習方式:都是自己發現了問題、有了解決問題的渴望后,才會真正的學習。

那麼,我說“優秀的孩子必須會自學”,現在您明白了嗎?

那麼,問題又來了:怎麼讓孩子會自學?

答案就在我的前一篇文章中。簡言之:不包辦,不替代,不越位,讓孩子在自行解決學習中遇到的困難時感受到學習的成就感。還有一條千萬要記住:孩子解決問題的基礎是思維能力,思維能力的培養最有效的方式是:大量閱讀、深入思考。

父母是孩子的起點,孩子是一個家族、民族的延續,他們的優劣決定了我們自己的家族、我們民族的興衰成敗乃至消亡。正如曾國藩所言:“家中要得興旺,全靠出賢子弟。若子弟不賢不才,雖多積銀、積錢、積穀、積產、積衣、積書,總是枉然。子弟之賢否,六分本於天生,四分由於家教……”

父母肩上背負的哪裡是一個孩子的衣食無憂?他們肩負的分明是我們整個家族、民族的希望。想到此,怎敢不警醒、不努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