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親的除夕之約

此生,赴過很多美麗的約定,和同學,朋友,同事,戀人……

一次次的,在記憶中,有的清晰,有的已經變得模糊。

唯有和父親的每一次約定,依然像一幅幅美麗的畫卷,時常在我的眼前浮現。

但願,這不是我和父親的最後一次約定

這張珍貴的照片,拍攝於2017年1月27日下午,除夕。

看得出,照片里的父親,是在艱難地上樓,他的背影已不再挺拔。

面對父親的蒼老,走在他身後的我,不禁有些傷感。

那時全然不知,也許,這是此生我和父親的最後一次約定,也許,是我和他最後一次共度除夕。

因為眼下,年邁的父親已虛弱得卧床在家,必須由我們日夜護理才能度日。

而在年前的臘月,他還是一位健康的老人。他和我約好一道到我二姐家去過年。

父親在電話那頭大聲地對我說:“那就這樣說定了,大年三十下午,我等你!”

父親的一句“我等你”,加快了我歸家的腳步。

父親站在他的小屋門口,不時地張望。遠遠的,我就看到了他那熟悉的身影,這身影,曾經無數次出現在故鄉的村口,出現在我的夢裡。

我歡快地走到父親面前,激動地喊聲“阿爸”,他樂呵呵地答應着。

除夕的暮色中,傳來了我和父親開心的笑聲。

父親和我的約定,溫暖了我自卑的童年。

我幼年時,因體弱多病,故面黃肌瘦,整天沒有精神。這樣的狀態,自然就不願和小夥伴們一起玩耍。於是,孤獨的我,不愛動也不愛說話。

母親很着急,怕我的智力有障礙,經常便會提一些簡單的問題考我,我使壞,故意答不上來。母親嚇得不輕,竟真的以為我是個傻丫頭。

她誇張地對父親描述着我的樣子,一邊說一邊還觀察我的反應。父親笑了,將他看的一本書遞給我說:“大聲地讀給你媽媽聽!”

我扯着嗓子就讀開了:“第二十三回   橫海郡柴進留賓   景陽岡武松打虎”……

母親見這架勢,“噗嗤”一聲笑了,對父親嗔怪道:“難怪每次和你說起,你都不當回事,原來這丫頭並不傻啊。”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我的樣子,父親也很着急,但他不像母親那樣大呼小叫的。

他總是在我做功課時,不聲不響地幫我削好鉛筆,然後,坐在我的旁邊看他的書。

我每做好一門功課,他就把我的作業本拿去認真的看。他先是誇獎我的字寫得好,然後就用肯定、讚許的口吻表揚我的學習態度。偶爾發現我有寫錯的地方,他也不發火,而是鼓勵我自己重新訂正。

當作業全部完成后,便是我和父親一道看書的時間。父親和我約定:我們倆每天都讀半個小時的書,然後把讀過的內容像講故事一樣講出來。

讀書沒有問題,但我最怕講故事,我磨磨蹭蹭、結結巴巴的講着,父親卻總是認真的傾聽,並不時地向我豎起大拇指,我受到了鼓舞,漸漸地就講得順暢自如。

後來,父親又和我約定一道早起跑步。

不知不覺中,我整個人都變了。我變成了一個口齒伶俐、身體棒棒的女孩。

而這一切,不知花費了父親多少的心血。

那天,父親的教誨,像一個永恆的約定。

那年春天,我出嫁。

母親忙裡忙外樂呵呵的幫我準備着嫁妝,父親忽然變得沉默不語。

我幾次想問他,但話到嘴邊又咽下。我了解父親,他是舍不得我離開,所以那幾天他的心情很不好。

出嫁那天,家裡客人多,父親在人群中忙來忙去,我和他說不上話。

臨出門時,母親拉着我的手,“嘩啦嘩啦”地哭開了。父親的眼圈也是紅紅的,他走到我的面前,只對我說了一句:“記住阿爸的話,往後脾氣要改改,不能太任性了!”

我點點頭,想和父親說幾句話,但他卻閃身離開了。

他轉身離去的背影至今仍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腦海里。那句話,也像他和我的一個約定,這麼多年來,我始終沒有把它忘記。

後來,父親和我的約定,成了我們生活中的一支溫馨的曲子

我的孩子出生后,父親和母親就搬過來和我們同住。

於是,和父親的約定就變得頻繁和平常了。

每天買什麼菜,孩子吃什麼零食,穿什麼衣服,什麼時候打預防針,感冒了,吃什麼葯,吃多少?

每天上班之前,我和父親都要為這些事做好約定,有時,我們寫在紙上,但更多的時候,我們都要說上幾遍,直到最後確定。

那時,我們的小院里充滿了溫馨,因為有父母和孩子的身影,因為有父親和我愉快的約定聲。

轉眼,孩子大了。

2011年的3月份,母親生病,加上我孩子即將中考,父親為了不影響外孫的學習,便和母親搬回老家他自己的兩間平房去住,所幸和二姐家離得很近。

沒多久,母親不幸去世,留下了孤單的父親。

在孩子高中三年,我時常抽空回去看望父親。父親依然成天忙碌着,常年食素的他,把那兩間平房收拾得很乾凈,素雅。

而我卻越來越感到愧疚。我覺得很對不起父母,特別是已近九旬的老父親,在他需要我照顧時,卻一個人孤單地生活。

父親讀懂了我的心事,他寬慰我不用擔心他,他說:“孩子的高考是大事!告訴蔣震:加油!2016年他的升學宴,我一定到!”

父親的這句話,給我和孩子都增添了力量。

三年裡的每一個深夜,每一個黎明,孩子在刻苦地學習,我和愛人也是衣不解帶地做好他的後勤保障工作。

因為,除了心中更高的理想,還有一位老人和我們的約定:升學宴,我一定到!




升學宴,父親開心地參加了

今天,我還想對父親說:“阿爸,我們再來一次約定好不好?”

痛心的是,父親卻不願再和我訂下一個約定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