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壇風雲起  何時荔枝香

第二天早讀課結束后,江東鄉中各班級的期末考試,拉開了帷幕。

魏標被安排到初二(3)班監考語文,但他沒有去,而是在晨霧中跑到江東鎮車站,登上了前去東英汽車站的公交車。

之前韓明見魏標早早地開了宿舍門,拎着一隻布包,向南而去,問魏標到哪兒去,魏標說去教育局找石局長,說說高校長違紀的事。

韓明急忙急忙跑過去勸解,說沒有確鑿證據,無法扳倒高校長的。魏標說哪怕碰得頭破血流,也要去教育局反映。

接着,魏標一溜小跑,消失在晨霧裡……

考試鐘聲響過後,初二(3)班的學生等呀等,等了十幾分鐘,沒有監考老師拿卷子過來。班長庄靈靈着了急,離開教室,跑到班主任齊惠的辦公室,沒有碰到齊惠。後來跑到初三(2)班,才看到了監考的齊惠。

齊惠知道情況后,着急上火,讓庄靈靈臨時在初三(2)班講台上站一會,替她監考,自己跑到校長室,向高校長說了這情況。

高校長聽了,一臉不悅,猛地拍了下桌子,吼道:“奶奶的,魏標這渾小子禿子打傘,無法無天,還真到局裡告我了!”

齊惠十分擔心,顫聲道:“高,高校長,你說咋辦啊,這渾小子家裡窮得叮噹響,無所顧忌,啥事都幹得出來。我敢肯定,他到了石局長那兒,會把咱們校里的不少事情抖露出來的!”

高校長咬牙道:“先前學校最大的一棵柏樹折斷,陰陽先生說必須調走‘江中五常委’的一個人,我才能太平無事。現在看來,必須把魏標這渾小子調走!”

齊惠趁機煽風點火:“就是呀,這渾小子腦袋瓜子挺靈,如果在這裏呆下去,我們都會被他咬一口的。”

且說魏標到了教育局后,直奔局長室。

這是魏標第二次到教育局,第一次到教育局,那是五年前的暑假,魏標中師畢業,到東英縣教育局人事處報到,被安排到江東鄉起滄校工作。

第一次到教育局,魏標全身充滿了力量,立志在鄉村教育領域大幹一場,做名師,做教育專家。

這次到教育局,魏標內心溢滿了失落,裝滿了憤激!

想到江東鄉文教界的害群之馬,想到正義沒有戰勝邪惡,魏標心裏,有不服,有不甘,有辛酸,有無奈,但更多的,有期待!

期待什麼呢?

期待石局長等教育局領導公正處理江東鄉中干群矛盾,進行人事調整,讓江東鄉中走上健康的發展之路,成為東英縣的名牌初中!

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魏標不是教育局的人,局裡有的人看到魏標后,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心想,此人是哪裡來的?八成是鄉下教師吧。因為魏標的這身打扮,用城裡人標準衡量,很土!

粗布衣服,平底布鞋,一隻布包,一看就是鄉下來的。

魏標記得局長室在二樓,所以他直接去了二樓,看到二樓最東邊的門框邊上,有一塊印有“局長室”的木牌子。

到了局長室門口,魏標一眼看到了石清浩局長。

魏標第一次到教育局時,石局長對魏標這批新畢業的中師生說了一會話。

雖然相隔五年多,但石局長親切的笑容,睿智的語言,依然刻在魏標腦海里,他一下子認出了石局長!

石局長是東英文教界有口皆碑的好官,他畢業於省教育學校政教系,起點是本科學歷,後來函授碩士畢業,在國家級教育刊物上發表論文多篇,對教育管理有着精深獨到的研究。在東英縣文教界,在省文教界,石清浩在教育實踐和理論研究方面,均是一流高手。

令魏標佩服的是,石局長位高權重,但一直清正廉潔,深孚眾望。

魏標來得正是時候,石局長剛剛批閱完道空中學的建房報告,躺在椅子上養精神。

魏標臉色泛紅,大聲叫道:“石局長!”

石清浩見了魏標,不由得一愣。

他閱人無數,但極少見到像魏標這樣的儒雅之人,雖然穿着土土的衣服,但眉宇間有一股逼人的英氣!

那雙眼睛,清澈透明,慧光四射。

那是修道之人的眼神!

一瞬間,石清浩想起來了,數年前,好像見過此人!

石清浩說道:“如果我沒猜錯,你曾到過局裡,那是你中師剛畢業時,是吧。”

魏標立在門口,朗聲道:“是!”

石局長見魏標儀錶不俗,急忙招呼魏標入室說話。

魏標在石清浩對面的木椅上坐定后,石清浩問道:“你是哪個鄉的,為什麼到這裏來?”

魏標講了自己的身份,然後把高校長、齊惠等人違法亂紀的事簡述了一下。

石清浩聽罷,感到十分震驚,輕嘆道:“魏老師,你剛才反映的問題,很嚴重!但你缺少證據,我無法處理!”

魏標說道:“我是普通教員,不是公安人員,怎麼收集證據啊。”

石局長搖了搖頭,“你反映的問題,東英縣不少學校或多或少地存在。現在不少群眾說,清水衙門水不清,這是事實。我快退休了,沒有精力扭轉這種局面了,只能寄希望下一屆領導班子了。”

魏標剛要回話,辦公桌上的電話機響了起來。

石清浩抓起話筒,問道:“喂,你哪裡?”

話筒里傳來聲音:“石局長,我是江東鄉中高進。我校教師魏標未經我同意,不到初二班級監考,私自外出。昨天的會議上,魏標情緒激動,和我爭執,說要到你那兒告狀。我想這陣子,他應該到了你那兒。石局長,江東鄉父老鄉親可以證明,我高進任江東鄉中校長后,忠誠於人民的教育事業。為了江中的發展,不計個人得失!我事事為教職工着想,為家長、學生着想。現在魏標要舉報我,讓他舉報吧,你可要公正處理!對了,魏標如拿不出證據,我要到東英縣法院去,告他誹謗罪!”

石清浩神情凝重,沉聲道:“高校長,你我都是將近六十的人了,快到退休年齡了,何必和年輕人爭長論短呢。得饒人處且饒人,脾氣不要太火爆。魏標剛到這兒,只是說些委曲的事,我聽了,事情不大,你和魏標的矛盾,是可以協調解決的。”

啪的一聲,石清浩電話那頭,掛斷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摧殘》目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