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強勝公司,李強不止一次強調過,有兩種行為他無法容忍,第一是背叛。做這一行的,難免被公安抓,有的人會通過出賣同夥獲得寬大處理。李強說,要讓這些人知道他們的做法得不償失。只要被他抓住,他的處罰要重得多,如果不這樣,以後大家互相出賣,生意就沒辦法做了。

據說,有一個成員靠出賣同夥換來了輕判,但出來之後就被李強派人砍成了植物人,至今仍然在醫院躺着。從那以後,任何強勝公司的成員被抓以後,寧肯死在監獄里,也不肯吐露一個字出賣夥伴。

另一件李強無法容忍的事是欺騙,如果一個人欺騙他,證明已經沒有了忠心,沒有忠心的人,總有一天會背叛他。

肖星一直等待着挪用公款被發現后的處置,但等了好幾天都沒有動靜,他感到心虛,不知道平靜的表面下是否在醞釀着什麼風暴。如果李強壓根沒有發現少了錢,那是再好不過的事,儘管連肖星都不願意相信世上有這麼好的事,但他還是忍不住保留着一絲希望。

有一天,一個同事過來通知他:“剛哥要請你吃個飯。”

馬剛不會隨隨便便請人吃飯。肖星想,他多半是要處理那十萬塊的事。果然,在飯局上,馬剛開門見山地問他:“你是不是偷了公司的錢?”

“一個朋友有困難,我就挪用了十萬塊先借給他。”

“我問你是不是偷了?”

“是。”

“偷公司的錢,後果很嚴重,你知道嗎?”

肖星點了點頭。

“你這輩子完了,你知道嗎?”

肖星沒有說話。

“強哥派我來收拾你。”

肖星聽說過,馬剛在一頓飯的時間可以解決任何事,這證明他很有手段,但不知道他準備怎樣收拾自己。

“你可能在想我會怎麼收拾你。我可以告訴你,對你來說,最好的情況是殘廢。既然我們坐在這裏吃飯,如果今天你還能完整地走出這家店,我以後在江湖上就沒辦法混了,強勝公司也會名譽掃地。”

“公司的錢我會想辦法還上。”肖星不甘心就此變成殘廢。

“你知道為什麼我每次約人都在這家店嗎?”

“不知道。”

“我剛才說了,等待你的最好的結果是殘廢。最壞的結果是你從此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知道有多少人進了這家店之後從此消失了嗎?”

肖星搖了搖頭。

“很多。而且,一根骨頭都不剩。”馬剛一邊吃着東西,一邊說道。

肖星感到毛骨悚然,他忍不住猜想,難道這家是吃人肉的黑店?他不敢往下想,頓時也沒了胃口。

“你好像知道了什麼秘密的樣子。”馬剛又說話了,“你還年輕,如果這一輩子就這麼完了,有點可惜。所以,我再給你一個選擇。如果你不甘心接受強哥的處罰的話,可以考慮跟我合作。”

“怎麼個合作法?”肖星想知道馬剛會提出什麼方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