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1.

從婚禮開始,茉莉媽媽臉上就從來沒有停止過笑容,總算是把茉莉嫁出去了,而且嫁了一個又帥又對茉莉好又有錢的老公。

想想一年前,她還是各種焦愁,眼看着女兒就三十齣頭了,個人問題卻毫無動靜,四處張羅着給茉莉介紹對象,將茉莉單身的消息四處散播,從方圓三里拓展到方圓五里。

茉莉是她唯一的女兒,人是出了名的顏值高、有才華,可是卻久久沒有人上門提親,與她談及婚嫁的事情,這可就極壞了夫妻倆。在她們看來,女人到了26歲就開始直線下降,30歲都還沒嫁出去的話,基本上就完蛋了,所以怪不得茉莉媽有一顆愁嫁的心,她實在不想成為左鄰右舍的笑話。

雖然愁嫁,但也不是看見誰都要茉莉去相親,關於茉莉的前途,她有極周到的計劃。

茉莉媽媽最後將女兒嫁給了陳子博,他是煤炭老闆的獨生子,茉莉不喜歡這樣的婚姻。她研究生畢業,平時喜歡閱讀各種書籍,見識交際廣闊,遇見過有好感的男生,但是讓她愛上了卻至今都沒有遇到。但是她相信她遇得到,即使遇不到,她也想要自己找,總之,對於母親的安排,茉莉表現出極強烈的反對。

陳子博普通專科畢業,畢業后就進入父親經營的煤炭公司,沒有良好學識,還比茉莉小一歲,這着實讓茉莉難以接受。她給母親說了無數次她的不願意,可是她媽媽卻苦口婆心的勸說她,又拍着胸脯保證說:“子博不但家世好,個人修養也高,人又長得年輕、好看,更重要的是他還死心塌地的喜歡着你,嫁給他必定會很幸福,以後你要是有半點不順心,你儘管找我好了!”

2.

茉莉第一次和陳子博見面是在一家咖啡廳,一起的還有他們倆的母親,待做穩之後,兩位老太太嚷嚷着要去打麻將,讓她們隨意聊,說著就提着寶寶,手挽手的揚長而去了,留下有些尷尬的兩個人。

陳子博熱情的張羅着,問茉莉需要些什麼,但是眼睛時不時總是留在茉莉身上,對茉莉是一百個滿意。在一番了解之後,茉莉覺得陳子博這個人除了學歷不高其他着實挑不出什麼毛病,紳士、有教養還很幽默,茉莉決定和他試着接觸試試。

從咖啡廳出來,天色較早,陳子博提議去電影院,而茉莉覺得初次見面,還是適當保持距離,在她看來,抓住男人的心,就是要給他一種若即若離的感覺,讓他覺得近在眼前,而又遠在天邊,不可太积極主動。

茉莉假裝有些疲憊,需要回家休息,婉拒了陳子博的建議。在送茉莉回去的車上,陳子博一直偷偷的從后視鏡里觀察着茉莉,他在想:“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明明就是小城的人,為什麼總是給他一種非小城的感覺,有見識、有顏值、有才華、有修養,為什麼卻遲遲不願意將自己託付出去,她到底在等什麼?”而茉莉則實在是不想再多說點什麼,她向來冰冷,對人、對事、對物,一貫的冷冰冰態度,她看不起所有的人,卻又不得不和她們接觸,甚至是要融入他們的圈子,她開始感嘆自己的人生,看不見絲毫的光亮,充滿了絕望。

一路無言,兩人都在心裏撥打着小算盤,他嚮往她的神秘,她痛哀她的人生。

3.

相處一段時間后,實在是無可挑剔,老太太又逼得緊,茉莉最後鬆口答應了陳子博的追求,二人很快就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因為男方家境的優渥,茉莉媽媽在準備嫁妝時也是拼盡全力,所有的都買最貴的,一切都給女兒置辦最好的,就怕別人閑話他們高攀,嘲笑嫁妝的寒酸,讓女兒無法在陳家立足,也讓自己被人笑話。

婚禮上來了很多達官貴人,生意上的、政府單位的,除了少數是來朋友茉莉父母的場,其餘大多數都是陳家的人,雖說不認識,但是看着這麼多人,茉莉媽媽早就笑得合不攏嘴了,茉莉的這樁婚事,她是再滿意不過了,她呀已經做好了享清福的準備了。

婚後第三天,就是茉莉夫妻回門的日子,早早的,老太太就催促着老闆兒在家準備着,可是卻一望也不來,二望也不來,直到中午了,才看到一輛寶馬出現在路口,她認得,是茉莉們的座駕。

茉莉媽媽笑爛了臉的在門口喜迎,只見茉莉一身名牌,從頭到腳,連手裡的包也是LV,茉莉媽媽簡直難以相信站在眼前的貴太太竟是自己養育了三十年的女兒。正當她陷入沉思時,陳子博抱歉的說:“爸媽,實在不好意思,臨時有點事情,來晚了。”說著將手裡大包小包的東西往屋裡提,婚後第一次見面,就這樣無驚無喜的結束。

4.

臨近傍晚,茉莉夫妻倆起身回家,途中遇見一輛醫院靈車,密封的車內,躺着不知名的人,邊走鞭炮聲隨之而來,陳子博將車子緩慢的開着,茉莉聽着遠去的鞭炮聲,感嘆道:“有一顆星星隕落了。”心裏堆積着說不出來的悲涼。

兩個人都默默的不說話,身邊時而有車輛超過,風吹了茉莉的頭髮四散飛舞,閉着眼睛,感受着片刻的純凈。一個急剎車,打破了車裡的沉默,陳子博大罵:“媽的,走路不長眼睛啊?”原來是一人不顧來往車輛,飛快穿越南北兩頭。

茉莉微張小嘴,猶豫片刻后說:“沒事就好。”接着繼續閉眼休息。陳子博看着身旁的茉莉,他說:“你為什麼那麼快就同意嫁給我?”突然的問題,茉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很想回答他有錢,很想告訴他,她需要一個結婚的人,恰好就遇見了他,但是她沒說,她笑了笑,把橄欖球又扔了回去:“那你為什麼又偏偏要和我結婚呢?”

陳子博說:“因為第一眼見到你,就覺得我們應該結婚。”說這話的時候,陳子博兩眼熠熠發光,發現茉莉就如發現珍寶一樣。

5.

遇見茉莉之前,陳子博有一個談了五年的女朋友,這五年的時間,他都已經忘記替她刷爆了多少張卡,給她買了多少個名牌包包,但是仍然遠遠的滿足不了她的購物慾望,滿足不了她的虛榮心。

第五年的情人節,陳子博被告知失戀了,女朋友找了個四十歲的男人,給她辦了移民,跟着瀟瀟洒灑的去了美國。所以,當陳子博看到茉莉的第一眼時,他就認定了是她,他難以相信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富有內涵而優雅的姑娘,他覺得茉莉就是一直在等她的出現。

而茉莉呢,她卻並不這樣想。從大學到研究生,茉莉的身邊從來不缺乏追求者,但是總是沒有遇到合他心意的人,要麼就是興趣愛好對不上號,要麼就是對生活太過於追求平穩。她不知道她要找一個什麼樣的人,但是她可以確定的是,遇見的這些人都不是她想要的人。

奈何時間一晃就快三十了,母親整天在耳邊嘮嘮叨叨,逼着她相親、結婚,這幾年也是受到了,要等的人卻仍然久久不願意出現,多少絕望增加了許多。陳子博的出現,她說不出好,也說不出不好,索性就答應了,在她看來,她這輩子與幸福無緣了。

6.

婚後的生活,並沒有太多的不一樣,她和陳子博有自己單獨的房子,不用跟着公公婆婆擠在一起,家裡經濟也寬裕,茉莉整天就呆在畫室,不願去逛街,也懶得跟着陳子博出去拋頭露面,她就喜歡寂靜一點的生活。

本來兩個人交流就少,久而久之,陳子博也覺得茉莉太過於悶了,不過也只是偶有抱怨。

自從上次回門后,茉莉再也沒有回去看過她的媽媽,她的媽媽上門來看她時,她也躲着不見,接電話也是應付着說忙。她們家生意收入還可以,只是母親賭博成性,雖不曾出門,但是從婆婆那裡聽到她母親輸了不少,她要見她,無非就是要點錢,但是她是斷然不會給任何錢的。

畫室的收入只是勉強夠自己的生活開支,陳子博也只是給他買各種名牌衣物,但是並未給她現金或是銀行卡,整個家庭的開支,都是由陳子博在管理着,茉莉正好落個清凈,她也懶得管。

7.

總是比這不見,茉莉媽媽心裏早有怨言,本來指望着嫁個有錢人,以後享清福的,結果沒有幫讓任何的忙。茉莉媽媽聽說,本來親家有意要和他們合作一向業務的,可是半路也被茉莉攔了下來,因此更是恨透了茉莉,覺得這三十多年來,養了一條白眼狼,嫁出去就忘了娘。

茉莉就是討厭她母親的樣子,雖說結婚沒有太多的不如意,但是畢竟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當初卻逼着她結婚,不結婚就絕食。

半年後,茉莉查出懷有身孕,陳子博知道要做父親以後,小心翼翼的照顧着茉莉,公公婆婆更是圍着她轉,對她有求必應,這是陳家的第一個孫子,一家人都充滿了期待。然而茉莉並沒有太多做母親的喜悅,反而焦慮不安,對於生活感覺到了厚重的絕望,一想到這一生就要這樣繼續下去,她的內心充滿了恐懼,身體有一個聲音不斷的在告訴她不。

某晚趁所有人都熟睡的時候,她從陽台跳下,跳下那一刻,她輕鬆的笑了,她終於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生活了,大街上又出現了那輛,醫院靈車,鞭炮聲噼里啪啦的出現,接着被摔得血肉模糊。

8.

茉莉突然驚醒,身上的睡衣都濕透了,滿臉淚痕,枕頭也早已經浸濕,她拍拍胸口,安慰自己,原來只是一場噩夢而已。

對於母親的逼婚,更加堅定了茉莉要鬥爭到底的決心,她不要像夢中那樣悲慘的死去。

起身去浴室沖個澡,穩穩的睡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