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二月八日  天氣 Cold





數九寒冬,寒氣逼人,隨之而來的不只是凜冽刺骨的寒風,我們似乎也根本不怕,讓人頭大的是訓練強度的猛增。早上起床時間提前,晚上加操內容也豐富起來。上午擒敵,包括警棍盾牌、擒敵拳、應急棍,而這正是班長需要打造的班級特特色,所以訓練要求、心理壓力不可同日而語;下午戰術,開始和大地進行親密的接觸,回歸小時候的時光。但沒有那麼輕鬆自在,包含卧倒起立、匍匐前進、左右滾進等內容。

 以前看動作片中拍手稱快的動作姿勢,現在自己學起來太痛苦,看來光鮮背後真是歷盡滄桑,艱辛更是無人可訴。一個簡單的拳法,直擺勾擊就可以讓我們胳膊酸痛不已,腿法更是看起來瀟洒,做起來腰來腿不來。警棍盾牌拿在手裡那一刻,新鮮感瞬間被擊碎。不要看就是這一面盾牌就夠受得了,還要保持姿勢跑起來,我唯一的解釋就是我們欠操練,我們還很弱。同時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自己因為弱,所以提升空間還有很大。應急棍法雖然比起警棍盾牌要輕、要舒服一些,可是學起來難度要大很多。一不小心還沒有打到敵人就把自己給誤傷了,一個滑棍、撥棍、崩棍我已經懵掉了。

 每次飯後,中午的休息時間還有晚上睡覺前我都在心理複習動作要領,比劃如何發力,如何操作。擒敵的動作不僅僅是練體力,更是練記憶力,因為這些動作名稱太多,而且是和動作結合一起。到現在我才知道,為什麼武俠小說裏面那些大師收徒弟都要看悟性和智商。沒有悟性的徒弟連動作都記不住,還怎麼培養?智商不夠,那理解能力弱自然也無法明白師父的武功秘籍。像我這樣的如果生在古代,那肯定沒有師父願意收我為徒。

 戰術基礎動作,要說愛它不容易。手腕、胳膊肘、膝蓋幾乎全軍覆沒,疼痛感發酵不是在爬的過程中,那時候應該還很享受和地面的摩擦。只有等到爬完后,休息過來,無意中發現鮮血染紅的傷口,皮膚的紅潤讓人不覺有了痛感。我在低姿匍匐時,想的就是班長的口令“前方十米處,低姿匍匐 前進 ”,或者“前方十米處,高姿匍匐 前進 ”,我就頂住前方十米線,一下一下,左手伸右腿曲,右手伸左腿曲,依次交互進行。忽然龍捲風大作,我消失在塵土中,也忘記了自己到底在哪裡?靜等塵埃落定,視線一點點散開,“繼續前進”,我又上路了。卧倒的那一瞬間,也沒有任何雜念,我的腦海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會思考。左手在左腿前伸出,左腿前邁一大步,按照手膝肘的順序着地,順勢卧倒。那感覺就似蹦極不顧一切,視死如歸的跳下去一樣。

 而讓我們印象深刻,且註定將伴隨我的軍旅人生。班長在一次我們出現訓練疲憊期時,給我們講了他新兵連班長的故事。同樣是一次戰術訓練,班長他們在訓練間隙休息時,新兵隊長為了激起新兵訓練熱情,調動訓練氛圍,就集合全隊進行戰術動作大比武。然後班長的班長作為代表參加,第一次爬了第二名,不過動作極其標準,真是飛一般的感覺。班長們爬完大家都鼓掌歡呼,大喊“班長厲害”。隊長也真是套路深,最後就順着大家的情緒,說道“班長爬的好不好?再來十個八個要不要?”我們自然不假思索地回答“要,要,要。再來一次,再來一次。”

就這樣班長的班長因為第一次的完美演出又被選上了,班長他們也被忽悠着一起高喊“來一個,來一個”。於是,就又上了。最後也一樣的幾乎完美的展示了戰術動作,讓班長印象深刻,瞬間訓練熱情被點燃。可是,當時誰也不知道,班長的班長已經胳膊肘脫臼,他第一次是就已經受傷了。可是,一直忍着巨痛,爬完了全程。他不願在大家面前表現自己的軟弱,他是一個有血性的軍人,永不服輸,絕不後退,只有出發,就勇往直前。第二次又上場了,依舊讓我們慶祝歡呼。等到大家解散后,班長才叫來排長說明詳情。我那一刻才知道自己多年輕、多幼稚、多可愛、多可恨。 

 不過,那一次讓班長認定了一定要做一個真正的軍人,那就是有血性、有擔當、不畏懼、不退縮。也是那一次以後,我們的戰術訓練變得異常火熱,大家积極性變得很高,“要我練”真實的變成“我要練”。我也告訴自己,當兵就要有血性,留點血,破點皮算得了什麼,絕不做矯情的兵。


From:啊 Ben

20110208

於高麗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