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九月份又下起了雨,是個颱風肆虐的季節,陰雨不斷,我想起了家鄉瀋陽,不可想象那裡也會有這樣的一場雨,雨若是要下,也一定是極為猛烈而痛快的。

酣暢淋漓的傾瀉而下,它是絕不用太長的時間醞釀,而是突如其來地打在地面上,濺起碗口大小的水花,人走在路面上,小腿往往要濕個透,塑料的鞋也會因為跑步而發出吱呀地聲響。

這個時候,是沒有人敢走在外面的,如若是有,那一定也是會被淋得透,甚至被澆得睜不開眼睛。

如若是打傘,多半手中的傘也會被狂風吹的翻了起來,人不但全部裸露在暴雨之中,甚至還要和手中被狂風卷得翻了邊的傘做殊死搏鬥,而向來沒那麼耐心的東北人,如若是制服不了手中的傘,多半也會將傘隨意地望地上一瞥,嘴裏嘟囔句喪氣話,再毅然決然地挽起褲腿,盎然沖入暴雨之中,來場歇斯底里的相會。

我經常因為著急回家,甘願冒大雨。

騎車到家,20分鐘的車程,卻總是在還沒到家時雨就停了,天早放晴了。而我渾身到下早已透心涼,明黃色的校服被澆成了暗灰色,擰得出兩盆子水來,這時候,母親就會拿着大而厚實的毛巾追在屁股後面要揉搓我的頭髮,一面要弄,一面嘴裏還埋怨,“下大雨,跑什麼跑,明天感冒了上不了學,我看你怎麼辦。”

“那不是更好。”我就一邊暗暗地心裏盤算着,要是不上學可以隨便干點什麼,干什麼都好過上學。

再長大些,沒那麼出息了(●’◡’●),便會留意到,暴雨來臨時,也會有人躲在房檐下,收起傘,望着馬路上深淺不一的水坑,直直地發著呆,間或望兩眼茫然地還望着空中仍肆虐不斷的暴雨,卻也並不焦急。

因為他們知道,那雨就像東北人的脾氣一樣,發作時排山倒海,但那點小暴脾氣不會猶豫不前,輾轉反覆,往往幾刻鐘過後,就戛然而止,絕不拖泥帶水,頃刻間便和好如初,晴空如練了。

而那時候的女生各自聚在屋檐下,與其說是等着雨,不如說是等着特殊的緣分,回憶着電視上,男女主人公在雨後的屋檐下相會,各自回望一眼,便將全部心事託付,然後男孩子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兩個人手裡各執一角,雙雙奔入幸福的生活中。

簡直可以算得上是最浪漫的邂逅了。

於是乎,就再也不會愣頭愣腦的衝進雨里了,會想盡辦法蹭一把傘,是熟人,也可以就是完全陌生的人,也許很多人的緣分就是因為一把傘的旅程而改變了。

對於陌生,內心隱隱約約的,還是有份期待的。


再後來,就算離開了家鄉,沒有傘,兩手空空,也並不會慌亂了,即使在另外一座城市,望着周圍陌生的環境,和天空中淅淅瀝瀝的雨,也不會覺得不安地想要逃離,也不再希望遇見什麼能改變命運的陌生人,反倒是心中釋然。

能靜靜地去體驗,雨後泥土的清新,看着遠處忙着收拾東西的小攤販,近處打打鬧鬧的小情侶,天空中那斂起翅膀躲進車庫里的鳥雀,而那伴隨着纏綿雨聲的是周圍小貓撒嬌似地聲聲低喚。

破除了那麼多的妄念,也才能最終在這一刻,相遇。

想要的,就是一份平靜的釋然。

雖然還是一個人,還是一場雨,卻被時間垂愛,有了不同的樣貌。


——————————————

近來上海大雨,小寫心得,圖片是電影《龍貓》的插畫,宮崎駿導演的,只給大孩子看的動畫片,願你們在雨夜有個安心的夜晚。

你有什麼關於雨的故事嗎?歡迎留言哦o(^▽^)o

———–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何方看朝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