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她說:“那時的我,只因心傷未愈。”

“那是你的事。”他語氣冷漠。

她忍不住,想要端詳他。

療傷,是自己的責任。這一點,她深刻明白。他的冷漠,並不冒犯她,只讓她好奇。到底是怎樣的經歷,才讓他變得如此理智,如此警惕。一個女生向他坦白心傷,沒有關懷,沒有同情,卻只有丁是丁,卯是卯的疏離。

忽然,她想起,他總是無意間,提起的前女友。聽說,那是一個林黛玉般的女子,想必受到他許多的關懷,體貼與寵愛。那時的他,一定像溫暖的太陽,給予戀人無私的光與熱。但是,這段感情卻深深傷害了他。

“我有三年,沒談過戀愛了!”有一次,他莫名咬牙說。當時的她,驚訝他涌動的怨氣,不知源於何處。但此刻,她忽而明白,他所有的憤怒,不甘,痛苦,折磨,或許全都來源於上一段感情中,受到的傷害,失落與背叛。

想起那一次,在他車上聽到的歌,是韓紅的《一個人》。“於是我,一個人喝酒,一個人唱歌,一個人面對這無聊的生活,一個人買來面具,假裝着強悍,笑着跳進人海里。”到底是怎樣的經歷,才會讓人愛上這首笑中藏淚,苦澀不堪的歌。

許多細節,許多碎片,翻湧上心頭,形成一條逐漸清晰的線。她彷彿看見,一個原本陽光明媚的大男孩,在愛情中奮不顧身,無私付出,卻最終被傷害,被辜負,遍體鱗傷,痛苦不堪。他痛楚的目光,依然沒能留住那個人的遠去。

他一定憤怒過,迷茫過,控訴過,挽留過,掙扎過,但都沒有用。他一定對愛情的理想,深深失望過,才決定蹲下身來,抱緊自己,發誓以後只愛自己。於是,他用厚厚的理智和警惕,把自己一層層包裹起來,再也不隨意袒露真心。

此刻的他,有多自私,曾經的傷,就有多深刻。他假裝自私,假裝強悍,假裝開朗,自由洒脫,無所顧忌,但其實在內心深處,始終涌動深深的焦慮和不安。在他堅強的面具之後,隱藏着一段不敢碰觸的曾經,一處無法直面的內心。

他總說,自己很自私。但她忽然,無比心疼他。

或許,這世上真的沒有壞人。所有的自私,所有的冷漠,所有的罪惡,其實都只是心傷未愈。人食五穀,誰也不比誰偉大,誰也不比誰卑劣。所謂的壞人,之所以作惡,不是天性使然,而是因為他們想做好事,但是做不了。他們有自己的苦衷。

忽而想起,以前看《JOKER》。當三上國治為保護身份,不得不殺死片桐冴子時,有一個面部的大特寫。他的匕首,刺進她的心臟,面部表情不是輕鬆,解脫,抑或得意,而是一種極端扭曲的痛苦。他內心的掙扎,那麼深刻,那麼真實。

畢竟,誰沒有理想,誰沒有道義,誰不想做個好人?只是生活中,總會有風雨,總會有坎坷,讓人失望,讓人受傷,讓人迷惘。於是,太多太多的靈魂,迷失方向,墮入黑暗,變得越來越不像自己。但是,最初的他們,都是一樣純真的孩童。

他有多自私,就有多受傷。或許,他也想愛世界,愛他人,但未愈的心傷,剝奪他愛的能力,只好用病態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感情。但是,親愛的,怨恨與猜忌,只會帶來新的傷痕。只有信任和愛,才能擁抱更明媚的世界。

你值得,真正美好的生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