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都子雖然受了孟子點撥,但對性善的認識似乎並不到位。有一天他就請教孟子:“告子說性不存在善,也不存在不善;有的人說,性可以變得善,也可以變成不善,所以,周文王、周武王的時代,百姓喜歡善行,周幽王、周厲王的時代,百姓就喜歡暴行;也有人說,有天生性善的,也有天生性不善的,所以,堯是聖君,卻有象這樣的百姓,瞽瞍是壞蛋,卻有舜這樣的好兒子;商紂是侄兒,微子啟、王子比干是叔父,但商紂是暴君,微子啟、王子比干卻是賢人。現在您說性善,那麼,這些說法都錯了嗎?”

公都子列舉了關於人性的三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是告子的觀點,人性無善無不善。如果從自然屬性而言,食、色皆是自然的需求,談不上善還是不善。但從社會屬性而言,人有形成和諧、美好社會的願望。孟子的母親為了小孟子有個好的學習環境,曾經三遷其家,誰願意跟不好的人在一起做鄰居呢?這也是人性向善一個簡單的例子吧。

第二種說法是說人可以做出善的行為,也可以做出不善的行為。領導是像周文王、周武王一樣的明君,百姓就喜歡行善,領導是像周厲王、周幽王一樣的昏君,百姓就喜歡暴行。這是說人受環境的誘使而做出善或不善的行為,這和人性善不善似乎沒多大關係,但至少說明一點人性不是本善的。

這種說法容易忽視個人的主觀因素,而把惡歸之於社會。比如貧民窟的小孩犯了罪,律師為他辯護,就會強調社會的不公正、惡劣的社區環境對他的巨大影響。

第三種說法是說,人是善人還是惡人是天生的。就像舜是聖君,卻有瞽瞍這樣壞的父親和象這樣壞的兄弟。現實中也有這樣的例子,一家幾兄弟,有的善良,有的卻很壞,同是父母所生,為什麼有這樣的差別?天生的。

照這種說法,人是沒辦法改造的,因為善和惡是天生註定的,大家只能祈禱老天,千萬不要降下壞人。

孟子的觀點是什麼呢?他作的回答非常精彩,“乃若其情,則可以為善也,若夫為不善,非才之罪也。”

我們看古代的文章,經常出現“乃去”、“乃還”、“乃如何如何”等文字,這個“乃”字,就是表示前面出現了什麼情況,於是順着這個情況自然去做的意思,“乃”就是“順着”之意。“若”是“如果”的意思,“其”指代人,“情”不是今天所說的感情之情,而是真實、實在的意思。“乃若其情,則可以為善也,乃所謂善也。”意思就是“順着人性真實的情況,就可以做到善,這就是我所說的性善。”

這說明孟子講的“性善”不是本善,而是向善。“乃若其情”,表明了一種選擇的可能性,你可以選擇順着它,也可以選擇逆着它。但如果是本善的話,就沒有選擇的可能性了。你只能照着做。

“非才之罪也”之“才”,通材,非才能之才,而是天生資質的意思。如果有人做出不善的行為,那不是他天生資質的問題。

孟子接着說了一段震爍古今的話,“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心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或相倍蓰而無算者,不能盡其才也。”

惻隱、羞惡、恭敬、是非的心人人都有的,惻隱之心是仁的開端,羞惡之心是義的開端,恭敬之心是禮的開端,是非之心是智的開端。

這裏要注意,原文“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不能理解成惻隱之心就是仁,羞惡之心就是義,恭敬之心就是禮,是非之心就是智。如果二者可以划等號,孟子直接可以說,“仁,人皆有之,義,人皆有之,禮,人皆有之,智,人皆有之。”何必多個惻隱之心的環節,徒生困擾。而且,仁義禮智與行為掛鈎,而四心只是一種內在的觀念,還未表現出行為,所以,四心不等同於仁義禮智,而是仁義禮智的開端,一種心理的準備。

“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心也,弗思耳矣。”這四種心理不是由外界強加於我的,是我本來就有的。為什麼你不覺得有呢,是你沒有思考罷了。

這就解釋了,行不行善在於能不能思考,從而做出正確的選擇,突顯了個人的道德主體性。

“故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所以說,你尋求它就會獲得,你捨棄它就會失去。這也說明了孟子講的是人性向善而不是人性本善,向善才可能失去,而本善怎麼可能會失去呢?

“或相倍蓰而無算者,不能盡其才也。”人與人相比,差別有一倍到五倍的,甚至是無法計算的,這是因為差的人沒有充分的展現天生的材質啊。也就是說,沒有把惻隱等四心儘力的存養擴充啊。

這句話表明,儒家看人,是以德行做為評判標準。

最後,孟子引用《詩》經的一句詩作為總結,“《詩》曰:‘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孔子曰:‘為此詩者,其知道乎!故有物必有則;民之秉彝也,故好是懿德。’”

《詩經》說:‘上天降生百姓,萬物皆有法則。百姓知曉法則,喜好美好品德。’孔子說:‘此詩的作者,知曉大道啊!有物一定有法則;老百姓掌握法則,所以喜好美德。’”

孟子引用此詩及孔子的話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說,老天降生萬物,讓萬物存在就給它一個存在的法則。人類也是天所降生,老天也給人類立了一個法則,那就是美好的品德。老百姓懂得了這個道理,就會喜好美德。

人類的善性從哪裡來?從天來。所以,孟子講的這個性善,滿是宗教性格。如果四心只是人所固有,但人類生生死死,不能永恆,不能永恆的事物人類就會疑惑,必定要找個終極的來源 。孟子告訴你了,天!天是善的最高的來源。

而且,孟子告訴你,天給了你四心,但能不能存養擴充,在於個人自己。孔子說:“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啊。

這樣的一種論述,就巧妙的把對天的虔誠信仰轉化為個人的修身。厲害了,我的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