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懶癌,全面爆發。

生無可戀,做什麼都沒心情。一種狂躁的情緒,在胸中涌動,始終無法恢復平靜。於是,她逃離人群,逃離塵世,逃離熟悉的日常。戴着耳機,一刻鐘都離不開音樂,這是她唯一的鎮定劑。她需要一個答案,一場驗證。於是,她去看藝術展。

莫奈,第一次如此親切。許多年幼時,看不懂的作品,忽而在此刻水落石出。黑暗的展廳,明亮的懸燈,她在色彩的世界里沉澱。在360度的睡蓮廳里,她忽而明白,晚年莫奈心中的那種不死的悸動與悵惘的寧靜。然後,她滿足而缺憾地出來。

雖然,此次藝術展,並沒有真跡,她原本不抱希望。但是,從每一個細節中,透露出的主辦方的用心,卻深深感動她。讓她願意留下來,去細細體味,展覽的每一個細節。她在銷售區,認真欣賞着莫奈的周邊,尋找心中的答案。

“請問……”她在一副仿製品前駐足,想要詳細了解。

一個斯文乾淨的男生,在與銷售女伴對視一眼后,勇敢迎上來。

她,依然是一個刨根問底的小女孩,不放過一切提問的機會。他也很勇敢,而且很專業,對她所有細枝末節,刁鑽古怪的問題,都對答如流。最後,她不禁問:“你是學藝術的嗎?”

他微笑:“不,純理工。剛轉行三個月。”

那一刻,她對他刮目相看。

然後,他將她引到一本書前,與她分享一副世界名畫。這幅名畫,她很早就看過,也自以為理解。她像個小女孩,搶着要回答問題。他微笑着,溫和地看着她,說:“都不是。這幅畫的原意是:提醒世人,要珍惜時間。”

第二天,鬼使神差,她又回到藝術展。她只是莫名,想要呆在這裏,這讓她感到平靜,感到充實,感到溫暖。她給他帶來一枝花。他接過那枝花時,臉上的欣喜,像是洋溢的陽光。他的笑容,在那一刻照亮她,讓她眩暈,讓她心碎。

原來,她真的能帶給別人幸福。她一直怨恨自己,無法饒恕自己的愚蠢,任性和固執。但那一刻,他真誠的幸福,卻像是上帝的榮光,寬恕她所有的錯誤。看着這個陌生的,又熟悉的,並不知道姓名的男生,她充滿感激,又無比心碎。

她多麼想,永遠賴在這裏。但是,他需要工作,她也有自己的責任。“你去工作吧,我也有事情忙。”她向他告別,在旁邊的餐飲區坐下,買一杯飲品,翻開一本書。她用盡所有小聰明,只為給自己的留下,找到一個充分合理的借口。

那一天,兩個人隔着一條線,各自忙碌。他並沒有走上前,與她多說一句話。她也並沒有回過頭,去多看他一眼。但是,他們彼此,都知道對方就在那裡。她也終於可以,真正沉靜下心,去完成自己的任務。這是一場無聲的守望與陪伴。

終於,她得到驗證,找到答案。許久以來,她一直在給自己找借口,想讓自己安心,但始終無法自欺欺人。眼見為實,她始終是一個實證主義者。時至今日,終於有機會驗證自己的猜想,讓她可以安心離去,繼續自己的修行。

“謝謝你,包容我的任性。是你給我一個機會,幫助我驗證:原來,即便身處平行時空,也可以各司其職,卻始終彼此守望。”最後的告別,她感激落淚:“我決定,開始學畫畫。”

“謝謝你,給我的肯定。”他依然寬厚。

原來,每一種孤獨都有陪伴。正如那個人,不知道她的守望。她也無意中,忽視許多人的守望。親愛的你,雖然夜太黑,路太遠,你看不見我,我看不見你。但是,只要我們各司其職,真誠勇敢,就是對彼此最大的溫暖與信任。

一路以來,都有太多天使相伴。她如此迷茫,如此困惑,如此焦躁,他們卻不厭其煩,包容她,體諒她,開釋她,幫助她找回力量,找回自己,繼續人生的修行。不拋棄,不放棄,不離不棄。她不能再沉溺過去,辜負星辰,又錯過陽光。

謝謝你們的愛,終於照亮我的生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