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說4》第1期

【聲明】本站文章均為宋沅君原創,請不要私自轉載或使用。有事請留言,私信。

作者:宋沅君

最近養成了一個壞習慣,吃飯的時候總是順帶打開電視,好像不看點什麼就沒食慾了似的。拿着遙控器划拉來、划拉去,最後就在《歡樂頌2》和《奇葩說4》之間舉棋不定。倒不是說這倆有多好看,實在是其他的太爛,而這兩部也各有各的問題。自從換了導演,《歡樂頌2》的情節就變得拖沓不堪、進退失據,對於像我這樣的觀眾來說淪為了雞肋。同樣沒能打破續集魔咒的是《奇葩說4》。雖然綜藝節目不太需要像電視劇這樣的連續性,《奇葩說》從第3季開始就已經出現明顯的口碑下滑了,不可思議的是它還有第4季,更不可思議的是我還是點開了它。因為它看上去像是一盤隔夜的辣椒炒肉,或許還能勉強拿來下下飯。

第一期的辯題“是你,要不要做單親媽媽”自然比較吸引我。開場用一個追思會的形式送走了高曉松,迎來了何炅、張泉靈和羅振宇這幾位新加入的賢者Club成員。馬東用一段時下最流行的喊麥,介紹了第4季人員及規則上的一些變化,順便把本期女嘉賓徐靜蕾請了出來。八卦完嘉賓後進入正式的辯論環節。反方一辯大王、正方一辯范湉湉、反方二辯劉楠、正方二辯董婧、反方三辯顏如晶、正方三辯吳迪輪流發言后,正方導師張泉靈與反方導師蔡康永分別結辯,觀眾投票反方獲勝。

所以,就是這樣一場平靜的辯論會?當然不,上面一段只是介紹流程。《奇葩說》本質上是一個販賣觀點、段子、狗血、爆料,由表及里無邏輯、無節操、無下限,以搏人眼球的群演脫口秀。它講究的根本不是彬彬有禮、你來我往、有理有據的邏輯比拼,而是咄咄逼人的駁詰質問,火力全開的語言撲殺,一往無前的攻城略地。即便這樣,每個人都能順勢接招、化解於無形,這是它显示高明的地方。


奇葩辯手邱晨

在《奇葩說》的辯論場上,可以打情罵俏,可以人身攻擊,可以撒潑,可以撒嬌,可以自曝身世、現身說法,可以威逼利誘,可以調戲導師,可以粗口,可以表演,可以各種裝。總之,無所不用其極,一個說話的場面變得群魔亂舞、板磚與唾沫橫飛,毫無規則可言。這取決於它所宣揚的自由價值觀。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我們卻因為自己的不一樣,在生活中遭受了太多的白眼,為什麼不能自信一點、把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全部表露出來呢?奇葩無罪,放肆有理。至於它的表現形式,它要的就是每個人都來張揚獨一無二的個性,釋放自己內在的奇葩,觀眾只要能震驚、看得爽就行了。


奇葩導師蔡康永

不管節目中的各個辯手多麼誇張、狂妄、無厘頭,也不管他們的觀點多麼令人大跌眼鏡,他們現身表演多麼賣力,場上最會說話、最冷靜、邏輯最嚴密的那個人還是蔡康永。他幾乎就是整個《奇葩說4》智商、情商的擔當,是這個節目難得的一點優雅、知性的代表。如果沒有蔡康永在一個角落裡安靜地聆聽,並適時指出辯論的問題,場上局面就會顯得過於失控了。

至於賢者Club的其他幾個人,何炅是主持人,張泉靈和羅振宇是導師,這三位明顯與《奇葩說》的氣質不符,導演不知是想讓他們來救場還是要搞點別的動靜出來。何炅主持《奇葩說》,分分鐘就讓人齣戲,腦子里總是轉到另一個節目去了。再說了,念幾句串詞而已,單拎一個人出來主持毫無必要,即使浪費也要請這樣一位價格不菲的大咖來,為了留住觀眾,也是拼了。張泉靈老師是導師中唯一的女性,她拿着小草稿一本正經念實驗數據的樣子,既可愛又尷尬,她的氣質太清純,是場上最不奇葩的那個人。羅振宇是一副典型的狡猾的中年人的模樣,一邊胡說八道一邊似笑非笑,觀點里滿是套路和陷阱。馬東還是一如既往地調皮搞怪,不乏深意。


《奇葩說4》導師

這一季的人設里,每期除了兩位下凡導師親自帶隊外,還有兩位預備導師,選擇自己支持的一方,在一旁觀戰,最後也有發言機會,為支持方加油。四位導師的配備顯然有些臃腫,預備導師在辯論中起到的作用實際並不大,每期也就出現一下,撐撐場子。比預備導師更明顯來撐場子的是嘉賓,在整個辯論過程中既不活躍、也不參与,存在感和互動為零。這麼辛苦地撐場子,節目組的憂患意識不可謂不強。

《奇葩說》走到第4季,形式趨於固化,對於老粉絲來說已經引起重度審美疲勞了。窮則思變,可惜它變化的方向好像不太對。辯手們為了維護自己的立場,可以將對手懟得體無完膚、心悅誠服,輪到導師發言,場上就鴉雀無聲,然後一致鼓掌。導師與辯手之間也是幾乎零互動,這樣安靜、這樣和平,真的好嗎?況且這個加長版的導師隊伍,儼然還端着專家權威的架子,不太放得開,少了一點與民同樂的意思。如果導師能跟选手一起互辯,一定能迸出不一樣的火花,這樣才夠勁爆,才能體現“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的精神,才是對權威的挑戰,是真正的奇葩自由意志。


奇葩辯手肖驍

“要不要當單身媽媽”的辯題辯到最後,其實也沒有改變多少觀眾最初的立場和想法。雖然節目總是煞有介事地強調“這是一檔嚴肅的辯論節目”,但網友怎麼可能喜歡看嚴肅的東西,當然是越膚淺越好、越直率越好。《奇葩說》實際正是這麼做的。節目的內容並不是最重要的,吸引觀眾的也不是辯題本身,而是節目的形式。形式已經化於內容,成為內容中最重要的那部分。這場形式的核心特點,顧名思義就是“奇葩”。這個節目的包裝,從頭到尾也是奔着奇葩去的。


奇葩辯手姜思達

首先是包裝外在形象,場上主持人、導師及辯手的奇裝異服、奇特造型和出位的妝容,照着年輕化、個性化來打造,盡一切所能給人以眼花繚亂之感。其次是對明星辯手和導師的個人風格進行包裝,給每個人打造一個無法複製的出場方式、一種鮮明的、特徵化的語言風格。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把思想和觀點包裝成奇葩的樣子,讓它們看起來很新鮮、很獨特、很動人,光在說話方式上就進行了多種探索,非常具有迷惑性。雖然網友不喜歡嚴肅的東西,但喜歡特別的東西。《奇葩說》幾乎是以奇葩展覽和語言集市的方式,給觀眾的價值觀打破桎梏、拆除樊籬,激發出內心一些真實的、自由的小小火花。

對照這個不自由的現實,我們當然都想要自由,比如,自由選擇的權利,自由表達的權利,堅持做自己的權利。在一個無處不追求自由個性的時代,這樣露骨地販賣個性真的好使嗎?至少《奇葩說》成功了。奇葩說式的辯論,外化和擴大了正常說話方式中語言潛在的攻擊性、強迫性以及觀點的掠奪性、侵略性,而且是以令人開懷大笑的方式加強了人們對這一潛在特質的印象。頭腦風暴,智慧火花,思想光芒,一場正常的辯論中有的這些,它有嗎?它有的,但是看起來像毒舌和噴子。所以,千萬別被它的外表蒙蔽了。(宋沅君)

【聲明】本站文章均為宋沅君原創,請不要私自轉載或使用。有事請留言,私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