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者》連載 第11期



七旬老人的秘密:被葬送的究竟是什麼?

《守夜者》往期連載: 1 2 3 4 5 6 7 8 9 10(點擊数字即可查看)

二章 亡命之徒

文 | 秦明
上集回顧:一邊是越獄案,一邊是31起入室盜竊幼兒案,蕭望理解父親的做法,優先偵查越獄案,於是蕭望提出了另一個偵查方向和手段,他的建議是否能夠被重視呢?

“對了,小朗終於肯回家了。”傅如熙一臉滿足的表情,“其實這一年來,我天天做你爸的工作。有一個兒子當警察不就可以了嗎?小朗在別的崗位上,也一定可以做得和望望你一樣好。”
蕭望點點頭,笑着說:“那臭小子,古靈精怪的。”
“但你爸你也了解,一張老臉,就是不願意自己放下。”傅如熙說,“好在小朗這次表現不錯,沒有刺兒頭。再加上鐺鐺鋪的台階好,兩個人就這樣握手言和了。”
“鐺鐺也是冰雪聰明啊。”蕭望說,“等眼下這兩件事過去了,我們也請唐叔叔一家吃個飯。”
傅如熙點了點頭。一家人的再次團聚,讓她的心裏感覺到無比溫馨。
“不知道爸爸什麼時候能回家。”蕭望看了看一摞材料,說,“爸爸回來后,最先進去的,應該是書房吧?”
“那間房間就是你爸的寶地。”傅如熙撲哧一笑,“哪天回來,不先去看看他那一屋子的寶貝書?好了,望望,不準再熬了,必須馬上睡覺!”
蕭望順從地點了點頭,抱起材料上樓走進了書房。
他小心翼翼地把材料一份份地按順序整理好,擺放在書房的大書桌上,然後把他寫的綜合報告,放在書桌中央最顯眼的地方。不放心似的回頭看了幾眼后,蕭望離開了書房,畢竟母親一直在背後監督着他。

傅如熙讓蕭望喝了杯牛奶,吃了些餅乾,盯着他鑽進被窩后,看着他打起細細的鼾聲,才悄悄地關掉了他的手機,帶上了他的房門。
忙忙碌碌地做了些飯菜,傅如熙在客廳給自己兩個心愛的兒子留了張紙條,告訴他們她做了他倆最愛的飯菜,在冰箱里,自己熱熱就可以吃。弟弟不準貪吃哥哥的那份兒。
眼看要遲到了,傅如熙趕緊穿好警服,開門下樓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父親正背着手站在門口。

“爸,你怎麼來了?”
傅元曼一頭白髮,但紅光滿面,精神矍鑠。七十多歲的人了,老傅站在那裡依舊挺拔,依舊可以輕鬆走上十公里也不氣喘。
“上班啊?”傅元曼乾咳了一聲,“聞天去看守所了?”
“你都知道啦,爸爸?”傅如熙面露愁容,“這麼大事情,估計有他累的了。”
“我就是來看看我的兩個外孫兒。”傅元曼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
傅如熙知道,一年未見的蕭朗,在他家裡住了两天,就回家了,這讓老傅彷彿望梅止渴,更加思孫心切。所以老傅才一大早就跑到家裡來看外孫,但又不好意思敲門。不知道為什麼,相對於繼承了他和蕭聞天衣缽的蕭望,老傅卻更加喜歡那個整天沒個正形兒的蕭朗。
“他倆都在睡覺。”傅如熙做了個噓的手勢,說,“望望两天兩夜熬着沒睡,剛躺下。小朗的習慣,中午之前是不會起床的。”
傅元曼點了點頭,指着家裡,說:“我也不會打擾他倆。那我,去聞天的書房看看書?”
傅如熙側身把父親讓進了門,說:“那正好,兩個小子起床,爸爸您幫忙給他們熱個飯。現在的90后啊,自己啥也不會幹。”
傅元曼換好了鞋子,右手按在左胸前,略微欠身,說:“樂意效勞。”
自己的父親這麼大歲數,依舊童心未泯,讓小跑着下樓的傅如熙不禁啞然失笑。

傅元曼徑直走到書房裡,靠在軟綿綿的靠椅上閉目養神,準備等兩個孫子起床后,和他們聊一聊,好好地享受一下天倫之樂。
無意間,他瞥見了書桌上整齊擺放着的材料,好奇心驅使着他拿起綜合報告看了起來。沒想到,蕭望那條理清晰的分析以及文采飛揚的敘述,很快吸引了他。他一邊看着報告,一邊翻閱各個卷宗的複印件。
傅元曼是刑偵界的名人,一輩子都獻給了那個榮耀而又神秘的組織,卻從來沒有在各級公安機關刑警部門工作過,所以,對這些卷宗都很陌生。
這些案件不僅吸引了傅元曼的注意,更是讓傅元曼對自己的外孫兒刮目相看。真是後生可畏,蕭望簡直天生就是一塊當刑警的料!
案件分析報告讓傅元曼重新回到了刑偵的天地,更是重新激起了他潛藏在心底多年的熱血。
尤其是報告最後那一行蒼勁有力的鋼筆字:“是否可以向省廳、公安部報告,成立專門處置特大、疑難、涉密案件的行動小組。集精英人才及警界優勢資源為一體,高效工作。既可節約警力,又可攻堅克難。”
這一行字,引得老傅鼻子酸酸的,要不是自己極力控制,他恐怕是要在這個燈光昏暗的書房裡,一個人老淚縱橫了。
他對着那行字,自言自語:“乖孫兒,你當然不知道,曾經有那麼個組織,無惡不摧、攻無不克、戰功赫赫!然而,這個縱橫警界幾十年的秘密組織,卻在我——你們的外公手上,葬送了!”

傅元曼重新靠在椅子上,閉起了含淚的雙眼。
時光彷彿回到了五十多年前,他的舉薦人帶着他,走進了地處南安市的某個秘密角落。雖然南安市只是個二線省會城市,卻從建國開始,一直都是組織的大本營所在。
傅元曼記得,1966年,當時二十齣頭的他走進大門時,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
那是一棟紅磚小樓,從外面看,完全不會知道這是公安部下屬最精銳隊伍的大本營,甚至都不知道,這棟小樓和公安機關究竟有着什麼樣的關係。
小樓的門臉不大,也沒有警徽國徽,沒有門牌號碼,更沒有單位招牌。只有在門口的牆壁上,掛着一個圓形的標誌。嗯,現在這個時代,應該把那種玩意叫作“logo”吧。
這是一個圓環狀的標誌,設計得非常簡潔。標誌的中間,是一顆穩固的六角星,六條白色的線條從星星的中央伸展開來,支撐着整個圓環,閃閃發亮。
傅元曼記得,整棟紅磚小樓里,並沒有當時公安機關必須張貼的“為人民服務”“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等標語,只有在樓內的門廳里,一面雪白的牆壁上,有着三個大字:“守”“夜”“者”。

下期預告:這個縱橫警界幾十年的秘密組織“守夜者”,背後隱藏了什麼樣的故事?而另一邊,重大越獄案又有了什麼進展?
《守夜者》已經全網上市了,想看全文的可以去購買,謝謝大家的支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