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河,一本書,一座城。

老街,舊巷,和我們。


你說你喜歡太陽,天晴時你撐起了太陽傘

1.

“看鏡頭撒···哎~~~~對老~~笑一個嘛!”

年輕的小伙子一把托起滑落在胳膊彎的背包,一個大飛躍,挎到肩上;又半蹲着趕忙抓拍鏡頭裡的姑娘。

鏡頭裡,女孩子凹着造型大咧咧地笑着。

“你看嘛,‘正寧路小吃街’幾個字拍的那麼清楚,你聚焦聚到哪啦?你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垂涎我身後的小吃?”女孩子嘟着嘴,看得出對拍的照片不太滿意。

“當然···兩個都喜歡。”小伙子忙解釋,堆了一臉訕笑,“走,喝個雞蛋牛奶醪糟走。”

迎暮色與春光,串街走巷,陪有情人擼串喝醪糟,到正寧路談情說愛,走着!

擼幾把烤肉串,孜然味入口便滲入全身的每一個細胞;多放點辣椒,你才能吃到油炸洋芋片的靈魂;油炸豆腐得趁熱吃,熱到嗓子里,辣到骨髓里;冬天烤個紅薯捂着手,哈口氣,砸吧砸吧真好吃;還有蘭州涼皮,炒海鮮,酸湯餃子,菜拌面···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吃不到的,包括各種各樣猝不及防的狗糧。

“老馬的醪糟咯!哎!過來喝!”戴着白色小帽子的男人吆喝着,眼睛睜得牛大,看着路過的人,眼神里滿是迫切的期待。

我從攤位前面走過,一口小鍋,一個燒煤炭的小爐子,火正旺,旁邊放着牛奶和做牛奶醪糟用的各種佐料,我抬頭,正好看到招攬客人的男人,眉毛粗長,泛灰,眼睛內嵌,深邃有神;晚上有些風,他的大鬍子被風吹動,卻沒有一絲柔氣,看起來很是僵硬;他穿一身淺色長褂,到小腿那種,雖然很長,卻也不顯得邋遢,反而能看到一些精緻。

我正打量着,不經意和他對視,一個恍然他便做出迎客的姿勢大聲吆喝:“來姑娘,今天馬爺在呢!”

我有點迷茫。

他攬住旁邊一位老者,對着我說:“看吶,馬爺在呢!馬爺的醪糟好喝!”

實在不好拒絕他:“來一份吧。”

但其實,還好吧。

再往裡走,我發現一路的老馬家醪糟,但只有兩家店排隊的人比較多,前些日子一次巧合,朋友帶過正宗老馬家的醪糟給我,據說也是排了很久的隊,我想大概就是那兩家之一吧,像我這種大條的人真喝不出有什麼不一樣,但如果再去一次正寧路,我可能會選擇去排最長的隊,買網友口中最好喝但於我沒什麼不一樣的雞蛋牛奶醪糟。

我們總愛把自己扔在人堆里,出神然後傻笑,我不認識你,你不認識我,這種感覺很舒服。一個人的時候卻想承包所有的熱鬧,自嗨的方式有很多種。

“拿着醪糟別動,對,就這樣,側着身,對。”

再次遇到剛才拍照的小伙子,他似乎已經用美食哄好了女朋友。

“拍的好看嗎?”“好看!”

“醪糟呢?”“好喝!”

我們常常挖空心思討一人歡喜,有的人兵敗城破獨自狼狽,有的人抱美食美景與美人同歸;我們常常知道疼人的千萬種方式,最後卻只選一人迎着風往前沖;舍不得給自己買點什麼,最後卻敢片甲不留為喜歡的人買這買那,因為她是你一生所愛之人,你覺得累一點無妨,她開心了,你也就心滿意足了。

風愈吹愈烈,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斷吆喝的聲音,昏黃的燈光,正寧路,我們離開了,你們是否正在趕來。

2.

萬頭攢動火樹銀花之處不必找我,如欲相見,我在黃河畔,喝茶乘涼,來時帶兩打啤酒。

對身在蘭州的人來說,夏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大概是約好友仨倆,坐在黃河邊,喝着小酒聽小曲,打牌吹牛嗑瓜子。節奏慢一點,生活美滋滋。

“幾位要點什麼?”剛在椅子旁站定,老闆娘便殷勤地過來招呼。

“瓜子啤酒一副牌。”

“再來一個垃圾桶。”

給老闆娘打下手的小伙子長得真不錯,平頭,黑色T恤,寬鬆蘿蔔褲,乾淨利落。

我行過不多地方的路,看過不多次數的雲,吹過不多種類的風,卻想看黃河一遍又一遍,以及黃河邊的垂柳。

旁邊桌上的人低聲聊着,無意聽着一兩句,發現竟是四川話,熟悉又遙遠,會聽不會說。一晃神,畢業竟也有一年了,坐在這個地方,有一茬沒一茬想着亂七八糟的事情,也能想得出神。

“干瞪眼走起!”

“一個三。”

“要不起。”

“等等,炸!”

贏的人樂呵呵收了每個人一毛錢紅包。

開心簡單,來得竟也容易。讓我再嘗一口夏天的酒,扔進黃河的石子不會再回來,就像這年夏天,也就這麼一次,假裝嫻靜的長發,和一秒破功的大笑,干瞪眼要不起的單三和逃不及的炸彈。

沿着黃河往東走,不多久便能到中山橋,晚上的中山橋風景別緻,天將黑未黑時最好,不會太冷,只是那會人多,但也熱鬧;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黃河來的方向,聽黃河流淌的聲音,這種感覺不愜意,是一種宏偉和波瀾壯闊。

橋上拍照的人真的不少,你隨時都有可能成為別人照片中的人肉背景,如果你更在意切身的感受,就下橋吧,在河邊,就地坐,看別人遛狗,看年輕人追着鬧,看他們談戀愛。

別坐太久,狗糧吃多了對精神不好。

嗝!

在蘭州,有一種姑娘叫“莎莎”,有一種的的確確叫“唏唏兒”,有一種遲鈍叫“姆囊”,有一種三下五除二叫“三錘兩棒子”,蘭州話西馬好懂了。如果你來蘭州,除了帶上你浪蕩的心思,請聽媽媽的話,帶上秋褲吧,一年四季,只有夏天不穿秋褲;土攪的黃河,土揚的空氣,衣服容易臟我必須要提醒;最後,帶上你對象吧,看一路風景,撒一路狗糧。


你的成長 是否有中山橋的影子

姓馬的回回沒有老去

人們不來偏北的高原

不知道蘭州在哪裡

吃一碗馬保子牛肉面

羊皮的筏子喝醉的城

西北的街巷不欺負歇腳的旅人

                                  ——陳小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