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可是與辰大人鬧矛盾了?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霍心瑤一副關切的模樣,可說話的口氣卻是帶着些許幸災樂禍。

霍心言將目光收回,未曾理睬霍心瑤,款步有着。心中卻是想着,莫不是兩人太過明顯?就連霍心瑤都看出來了?

而霍心瑤卻沒有要放棄的打算,湊近些許又道:“姐姐,你與辰大人…”她沒有繼續往下說,不過也已經很明確了。那眸光帶着曖昧,來回在霍心言與顧衍辰之間徘徊。

霍心言心依然沒有搭理,只覺她們兩人的關係,應當沒有好到可以交流這些。

霍心瑤見她一直不搭理自己,收回八卦的神情,轉而換上些許鄙夷之色:“哎,我說吶!這相府可不是這麼好進的。左相府雖是只有顧衍辰獨子,可顧家的人也不少。就說我們家這種身份啊,別說進門難。即便是進了,那些人也不好搞定啊。”她輕輕嘆息,好似在為霍心言遺憾一般。

這些問題是霍心言都未曾考慮過的。就她而言,婚姻大事還是有些遙遠。她微微蹙眉,有些不耐。這霍心瑤堅持不懈的說著,不就是想看她不順心么?那麼她偏偏不。隨即眉頭舒展,換上一副笑顏:“妹妹倒是將別人家都摸的清清楚楚。”

原本看她蹙眉,霍心瑤還想再接再厲的。誰知她居然笑容滿面的諷刺她?一時語塞起來,她確實將左右相府都了解的七七八八。打從進龍炎開始便打着近水樓台先得月的主意,誰知被霍心言捷足先登了。好在傅子琦還在,這是她唯一安慰的。

霍心言見她不再言語,還一副吃癟的模樣,心下一陣爽快,仿若將先前與顧衍辰的矛盾都沖淡不少。

前廳的桌面上已然放滿了菜品,今日唯獨少了閔亦柔。霍心言覺得耳根暫時清凈不少。

而少了閔亦柔,也沒人不停的布菜與招呼。顧衍辰基本都是食不言寢不語的,是以一頓飯吃的沉默而迅速。

“言兒,你與心瑤去二娘那頭看看吧。我與世子去書房相談片刻。”霍邵峰打着商量的口氣道。他與霍心言相觸的模式,不知何時,已然變成了眼前這副模樣。

霍心言臻首輕點,也未曾反駁。那麼今日,顧衍辰此行的目的是霍邵峰?可是,他也同樣忽略了她不是嗎?他可以同她商量,她也並非不講理之人。心中揣着心事,隨着霍心瑤一道前往閔亦柔的居所。

已然到了門口,抬手觸摸門框。便是聽着裡頭閔亦柔好似自言自語般的說著:“還好是個男兒。你哥哥都不知被你爹爹弄到哪兒去了,可真是傷透娘的心啊。還好你來了,心宿。娘的心宿啊。”

霍心瑤面色變了變,擠開霍心言,一把將門推開。就怕閔亦柔再多說一句:“娘,我同姐姐來看你了。”口氣帶着些許責怪,不管霍府如今當家人是誰,畢竟也是有着外人的,就好比眼前的霍心言。

那麼說霍心霆消失有段時日了?一方面自己不如何關心霍家的動態,更是千年難得回來一次。另一方面她與霍心霆也並不親,是以今日倒是頭一回聽說此事。她心中想着可面上不顯,淡漠的欠了欠身道:“二娘。”

閔亦柔面色一變,也是想着方才的喃喃自語被霍心言聽了去。隨即面色有些難看道:“辛苦了,還是心言與心瑤孝順,還知道來看娘。”隨即面容稍稍緩和,扯出一抹不如何好看的笑容。伸手摸了摸懷中嬰兒的面龐:“心宿啊,以後要對兩位姐姐好啊。娘親的後半生,可是就指望她們了。”

閔亦柔懷中抱着的嬰兒沒有因為新生而皺巴巴的。反倒是有着瑩潤的皮膚,水靈靈的雙眸,小小的唇瓣,肉肉的小手,煞是可愛。

霍心言的心有些柔軟,畢竟眼下,他還未是純潔無暇的。

霍心瑤也不顧霍心言,眼下也沒有外人在,若是非要說外人,那霍心言在她眼中必然能算上一個。她踱步至床榻邊,拂去裙擺上的皺褶坐了下來。手指逗弄着嬰兒肥潤的小手:“今日可要謝謝姐姐,若非她的面子,女兒也回不來探望。”

閔亦柔目露疑惑,先是招呼着霍心言落座,隨即附和道:“哦?此話怎講?”

霍心瑤悠悠然的看了眼霍心言:“這不是辰大人看在姐姐的面上,才特意准了我們出龍炎。更關鍵的是,他居然親自陪同。”

閔亦柔驚愕的睜大雙眸,這顧衍辰可是個難伺候的主。相傳性子怪異,生性冷漠,軟硬不吃。今日居然為了霍心言親自前來?這其中…

她與霍心瑤的視線相對片刻便是瞭然。繼而轉向霍心言道:“你看,二娘先前講的對吧?近水樓台先得月,還是我們心言厲害啊。但是心言啊,你也要幫襯幫襯自家的妹妹呀。若是心瑤可以嫁入右相府,那我們霍家呀,真是可以風風光光啦。”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便是最適合形容她們娘倆的詞。霍心言在心中深深感嘆,上樑不正下樑歪也莫過於此了。霍心瑤將閔亦柔這些也是學了個七七八八的,還真是一樣的討人嫌。

“心言啊,別怪二娘啰嗦啊。咱們都是自家人,若是不相互幫助,還有誰能指望了是吧?心瑤啊,是你妹妹。眼下在龍炎與琦大人朝夕相處的,你只用輕輕推動便是能祝她一臂之力了。”閔亦柔一邊輕輕拍着嬰兒的後背,一邊兒好似語重心長的說道。

霍心言有些無語,先前對嬰兒的一些喜愛帶來絲絲的好心情,也是因着閔亦柔與霍心瑤給慢慢磨光了。秀眉微蹙道:“二娘,你想多了。自己多注意身子,我身上的傷還未曾痊癒,眼下先回馬車上了。”說罷也不待兩人反應,起身徑直離去。

讓她撮合傅子琦與霍心瑤?簡直是笑話。這不是害了傅子琦嗎?傅子琦幫過她那麼多,她難不成要恩將仇報?

心下恥笑連連,路過書房之時,房門正巧打開。她看着霍邵峰將顧衍辰送了出來。兩人的模樣有些異樣。

霍邵峰一改往日的儒弱,面容蕭肅,身板筆直。

而顧衍辰粗略看去未曾變化,可那雙眸子泛着些許尊重。

“心言?”


小劇場

作者:wuli君君說她喜歡看顧衍辰和傅子琦的“故事”,我說霍心言或許也有這種想法

霍心言:哎喲媽啊,我藏的這麼深還被你發現了啊?

作者:所以說君君喜歡你,但是,又怕被顧衍辰和傅子琦揍

霍心言:別怕別怕,他們忙着搞基呢,哪裡有空管我們?百合是吧?姐喜歡啊…加點香水行不行?

作者:唱起來

霍心言&君君:香水百合 七彩飄逸衣裳 感動世界 大聲說出情話 甜甜的吻 融化你的心房 等愛出現 讓我捧在你手心上


【目錄】盛世溶言,風蕭辰兮

下一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