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思Vol.27:人字拖與「認知資源」

2017.5.20

周六來上海參加BottleDream舉辦的「瓶行宇宙」,活動結束,我去和阿菜、衷聲打招呼,他們見我第一反應是:果然你還是穿着拖鞋來的。這是個小小的調侃,一到夏天,「隨易」和「人字拖」就成了某種標配組合。這時後面有個人興奮地說了句:「穿人字拖的人都特別厲害」,周圍人都樂了。我略帶尷尬,沒好意思回頭。

關於「瓶行宇宙」我改天單獨說(有挺多有意思的細節),今天先聊聊「人字拖」。

「穿人字拖的人都特別厲害」這句話雖然有點蠢萌,但其實背後一個藏得比較深的洞察:關於人的認知資源分配,以及由此帶來的投入產出比。

很多互聯網公司創始人出現在大眾視野中時,常年保持同一個穿着打扮,喬布斯、扎克伯格、雷軍、羅永浩——當然有公司PR為了保證穩定認知層面的考慮,但更多的則是個人的風格。忘了在哪本書里看的,扎克伯格每天都穿類似的衣服,目的其實是為了「不在衣着的選擇上花費精力」。聽起來好像有點難以理解,穿個衣服能花費什麼精力。但人的「認知資源」是極度有限的,一天當中「認知資源」的總額也是有限的,對於創業者來說,更是有限。

我相信扎克伯格這麼說,並不是想表達「琢磨穿着」會浪費很多精力,而更多的是一個對待自己「認知資源」的態度,以及是一個以點概面、概括性的舉例。

這其實就是我所說的,關於認知資源的分配——對很多人來說,穿什麼、吃什麼等一些很「必要」的選擇,對另外一些人來說則是「沒太多收益的精力投入」,對他們來說,有更多投入產出更為划算的事情去等着佔用自己的認知資源。

我把這個叫做「認知資源棄子」:明面兒上是放棄某個東西的權利,但整體則更為有利、有效率。「棄子」是圍棋術語,指的是故意放棄一些棋子,來換取更大的好處。而這個好處往往是非可量化的,是從整體大局通盤考慮的。

說到這,順便吐個槽。

「屋不掃何以掃天下」這句話常被人拿來說,翻譯成另一個說法就是:從一個人的屋子、辦公桌等生活細節,就能看出這個人能否成大事兒。把這個人事業上的成功直接和房間的整潔程度掛鈎。這句話在我看來,除了刺激到事業不成功或喜歡收拾屋子的人的G點外,基本沒別的價值。

每個人的習慣都不同,強迫所有人屋子整潔,就相當於你認為「凌亂=靈感」從而要求所有人把自己辦公桌弄凌亂一樣,是一種粗淺的解決問題的方式。

對我來說,比如在家裡用完剪刀,我當然可以把剪刀放回原處,但我就是喜歡去隨手一扔。這與讓我思考剪刀原來放在哪、我要現在放回去等一系列思維相比,後者就是我的「認知資源棄子」。

生活中的「安全感」或「安全區」其實也和「認知資源」相關。每個人都會在生活中有些固定的習慣,比如每天早上一杯咖啡、每天晚上固定吃什麼、每天通勤路上如何打發時間等等。這些被人視為「安全感」的東西,從另一個角度解讀,它們也為他節省了「認知資源」——你不需要去為很多事情做選擇,讓「習慣」去降低自己認知資源的消耗。

拐回人字拖。

我穿人字拖的原因很簡單,不用天天洗襪子了,懶。當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想在「每天穿什麼」這個問題上花過多的認知資源。於是我一方面找到自己的穿着風格(帶字文化衫+短褲+人字拖),另一方面讓我這個形象在朋友面前之間形成固定認知,從而在徹底解決我在衣着打扮這點上的精力消耗和「選擇成本」。

我舉個例子你就更明白了。

同樣是把「人字拖」當做個人標籤,我其實還有另外一個思路就是:買很多雙不同款、各有特點的人字拖,然後每天精心挑選穿那個人字拖,甚至慢慢讓朋友開始玩「隨易明天會穿哪個人字拖、以及為什麼」的遊戲。但我沒有選擇這樣的原因就是,我特么懶,不想在外表打扮上多花精力,精力都留着修飾我的內在美吧。

唉,人生艱難,也是別無選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