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牆壁

只在心的左邊開一扇窗

等待傍晚第一聲雷

偷聽,容易被震撼征服


駕着閃電

黑色的雲,砸向人群

砸向建築,砸向一堆草

天空怒斥着,痛快的雨


砸光樹梢敗壞的花朵

砸進心底久違的喜悅……

難道還要逃避,過客

給足了生命鼓舞


黃昏,離開眼眸

聲音漸息漸落

夕陽映紅了一座座橋

匆匆,未及掛上那天的虹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