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朋友,換過多次工作,她干過客服,做過公眾號,現在又去了另一家公司。以前那種純粹為了商業目的寫公眾號的工作,曾讓她毫無成就感,工作壓力又極大,每天要思考到下半夜。換了新工作以後,沒有了寫公眾號的壓力,卻每天做着毫無技術含量的工作,自身能力也得不到提高,這時候她又開始懷念以前做公眾號的日子,雖然非常艱難乏味,至少比現在的工作更錘鍊能力。

對於她的這種生活,我無法給她雞湯和激勵。我想到的只是一句從小耳熟能詳的話:

勞力兌苦食。

兌,就是交換的意思。勞力兌苦食,是說普通的工作,大體上是沒有什麼快樂和成就感的,就是拿自己的勞力去換取生活資源。

以前,生活資源奇缺,一個人需要很努力才能獲取基本的生活資源。一個人為了謀生起早摸黑,積勞成疾,對上一輩人而言是很平常的事兒。

我曾觀察我見到的每一個人,看他的工作是否乏味,得出的結論是:絕大多數工作都是既沒有成就感又極其無聊的。

大清早起來,你下樓,遇到的第一個人是保安。他的工作,就是坐在那裡,登記進進出出的汽車和人,一步都不能離開。月薪大約三千。

遇到的第二個人是清潔工。他每天早上四點起來,乾的是最髒的活,每天清理各種垃圾,接觸各種廚餘,痰跡,廁紙和衛生棉,碎玻璃,月薪二千。

遇到的第三個人是小區門口賣包子的河北人,每天工作時間是凌晨三點到晚上九點。夫妻二人除了做豆漿包子,還得應付衛生檢查,遇到創建文明城市之類的活動,就得關門幾天。

第四個人,是公交司機。每天在同一條線路上,年復一年地重複。工作是辛苦的,不僅要開車,還得處理各種問詢和突發事件。

第五個人是高鐵車站門口站崗的武警。他站在門口,背着槍,目不轉睛,一動不動,一站就是一整天。

接下來是三個安檢人員。一個坐着看屏幕,從早上看到晚上。另二人拿着金屬探測器在你身上比劃一下,一天安檢幾千人,同樣的動作重複幾千次。

還有售票員。面對長長的隊伍,一分鐘賣三張票,一小時180張,一天大約1500張,一年幾十萬張,就這麼日復一日。

在閘機口,一位鐵路工作人員的任務就是幫你把票插進去,再把票抽出塞到你手裡,這動作,每四秒重複一次。

火車上的列車員,從頭走到尾,一個個檢查車票,這千篇一律的工作就是他們的日常生活。與擁擠不堪散發臭味的綠皮車廂比,高鐵工作人員的工作環境已經無比幸福,雖然他們日常生活依然乏味無趣。

離開火車,你看車站門口站着的那些人,有些說:先生,住旅館嗎?有些給你遞旅遊廣告,有些是出租車司機或摩的司機,他們的工作,都及其乏味,創造性或成就感,距離他們都很遠。

农民們能離開農村的大多離開了,種田的田園牧歌只是城市文青想象。剛剛看新聞說河北的萵筍和菜花收購價一毛二人民幣一斤,連成本都收不回來。

到了城裡的农民,大多數成了產業工人。他們坐在流水線旁,單調重複一個動作,幾秒鐘一個節拍,每天重複上萬次,若能幹一輩子,大概可以重複一億次。

即使是資深醫生,專家門診每天看八十個病人,看來看去就是那麼幾種病,這種職業也極無聊。

世上真正有創造性的工作極少。絕大多數人的工作,都是單調枯燥的重複。

所幸的是,有些工作收入較高,金錢可以彌補工作之無聊。

至於大多數普通人,一生就是勞力兌苦食的一生。

有位朋友對我說過一件事:曾有一位熱愛寫作的女生,希望他贊助三萬元,幫她出書,實現她的作家夢。我的朋友只是冷冷地說:我的餐廳正在招服務生,你願意掙錢我可以雇你。

寫小說這麼美好的職業,即使沒有工資,甚至倒貼,都有人願意做。又想當小說家,又想掙錢,這樣美好的事,只有極少數幸運兒能做到。


堅持日更,歡迎交流。
關於轉載問題:請統一簡信聯繫我的經紀人扣舷
想與我進行更深入的交流請點擊我的私密群招募


也歡迎關注我的公眾號飽且醉兮.jpg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