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江湖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




洛奇看着面前睡着的女子,眼中遮掩不住地自責和心疼。如果不是自己的縱容,她根本就不可能出的了鷹闋宮;如果不是自己讓她一定不要泄露了身份,她怎麼會變成這樣?這個跟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姑娘,這個愛笑的姑娘,在自己的雙眼被人剜去的情況下,再次與他相遇去抱着他跟他道歉。

他看着珞郢的睡顏,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

珞郢比他小三歲,從他記事以來身後好像就一直跟着這個粉雕玉琢的姑娘。

聖女對宮中人嚴厲,平時對珞郢很好,但是一到練功的時候,待她卻是比宮中人更嚴厲。三歲半就開始扎馬步練基本功,雖說他自己也是三歲開始練功,但是看着珞郢小小的身子扎着馬步站自己旁邊搖搖欲墜的樣子,莫名的覺得心疼。

那是他第一次頂撞聖女,內心十分忐忑,如今已經忘記說了些什麼,但絕對是有許多難聽的話的。可那次,聖女卻笑着跟他說,“奇兒是不是喜歡我家郢兒?”

“誰喜歡她啊!那個受了委屈連哭都不會的笨蛋!”他紅着小臉說。

“奇兒不也是這麼過來的?”聖女這會笑容更深了些。

“這,這不一樣!”他仰起頭執拗地說。

“怎麼不一樣了?”

“她,她是女孩子。”他也不知道怎麼說了。

“奇兒,你要知道,誰都不能保護誰一輩子。她要自己強大才可以保護自己。”

那時候的他還不是很明白,但是之後只會在她練功受傷給她抹葯,給她吃點好吃的,安慰她。雖然這些都有人為她做,安慰更是根本不需要,她根本不覺得委屈,但他還是每次都做。

可是啊,這個笨蛋,武功那麼厲害了,獨自出去成了這個樣子。

他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珞郢,現在的她睡着不在是掛着笑的了。

在珞郢六歲的時候,開始學認字和醫術了。醫術他是不會的,每次看着一個六歲的可愛姑娘整天拿着那麼多針,倒是覺得很恐怖。

珞郢對書本是沒多大興趣的,可是為了學醫,卻也整日過來詢問他書本知識。

作為男孩,也是鷹闋宮的少主,他啟蒙是比珞郢早的,並且需要熟讀兵書與史書。先生說,這樣在將來才可以使鷹闋宮更強大。

兩人也一起學奇門遁甲,似乎干什麼都是一起的。不知何時,便互相暗生情愫。

一個月前,雙方父母說珞郢也及笄了,而洛奇兩年後也及冠,兩人可以成婚了。

可珞郢不知為何,拒絕了,跟聖女吵了一架。洛奇覺得照她的性格,晚上肯定會偷跑出去。這個自己認定的事情死活都要做的姑娘,看起來軟軟糯糯的,性格卻是倔強異常。他便在右側門等着,因為珞郢偏愛右邊。

果然在亥時,他便看見了珞郢。

珞郢一見他,轉身便走。他當即提氣施展輕功追去。不消片刻,他便追上了珞郢並抓住了她。

“你要走?又不是就結婚,你何必現在就急着走呢?”洛奇抓住珞郢不高興地說道。

“奇哥哥,我現在不想結婚。”珞郢一臉委屈的說。

“你不想結婚,還是不喜歡我?”洛奇煩躁地問。

珞郢一臉詫異地看着他,“奇哥哥,你怎麼會覺得我不喜歡你呢?這麼些年,如果不喜歡你,我怎麼會天天纏着你?怎麼會不顧母親的笑話天天往你的院落跑?”

洛奇抱住她,“對不起!郢兒!那你一定要早些回來,不到萬不得已時候不要施展自己的武功,更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鷹闕宮在江湖樹敵是數不勝數的。”

珞郢推開洛奇,洛奇有些詫異,以為珞郢並不想原諒他。下一秒,珞郢已踮起腳,輕輕的吻着他的唇瓣。又在他還未反應過來之際退開,“謝謝你!奇哥哥。兩個月之內我一定回來,玩夠了我就回來。然後準備好做一個妻子。”

阿月笑的甜美,然後轉身離去。

洛奇愣愣站在那,半響,伸出手摸摸自己的唇瓣,笑了。

珞郢扯了扯,洛奇的衣袖,問道,“奇哥哥,是你嗎?”

洛奇從回憶中抽出,回握住珞郢的手,回答道,“是我,要起來嗎?”

見珞郢點了點頭,他便伸手過去扶起珞郢。

珞郢笑了笑,問道:“奇哥哥,要我告訴你這些天我發生了什麼嗎?”

“你以為我看着你這樣回來我不會去查?”洛奇的語氣有些不好。

“那大概的你都該知道了。你沒有殺了蕭銘吧?”說道後半句話珞郢忽然坐起,用力抓住了洛奇的手,洛奇看着她動作,沒說話。

“你說啊!”珞郢有些急了。

“郢兒,如果不是他拿了你的眼睛給了他的未婚妻。你大概永遠都不會回來了吧?”洛奇終於有些疲倦開口。

“奇哥哥,你這是什麼意思?”珞郢有些愣住了。

“你自己被砍傷肩膀的時候沒有使用武功,卻在初次見面時用奇門遁甲之術使他走不出樹林然後與你同行,在他負傷與人打鬥時用銀針幫他了結了那人。在他們要去攻打鷹闕宮分舵時支開了他,使他免於一死。還要我怎麼說?”洛奇疲倦扶了扶額,憋了幾天的話終於說出來。

“很晚了,我先走了,明天再來看你。”洛奇起身,離開。

“奇哥哥!你等一下!”珞郢在床上叫着他,而他卻沒有轉身。跟洛奇待在一起那麼多年,她怎麼會不知道這是失望的語氣呢。她當即起身去追他,慌亂之下卻摔下了床。她坐在地上哭了,奇哥哥這次怕是要退婚了,然後再去找人殺了蕭銘未婚妻一家,再讓她鷹闕宮聖女之女的身份嫁給蕭銘。洛奇一直都這麼為她着想,可是,她喜歡的是他啊!只是他!

忽然,她又感知到了洛奇的氣息,“奇哥哥!”她抬起頭,滿臉驚喜的神情。

洛奇為她擦去淚水,“不知道現在不可以哭嗎?”

珞郢笑了,洛奇抱起珞郢,說,“郢兒,你說我要把你怎麼辦?”

洛奇將珞郢放下后,珞郢拉住他,“奇哥哥,不要走!”

“好。”洛奇嘆了口氣,無奈答道。

“奇哥哥,”珞郢開口叫到。

“嗯?”洛奇開口應道。

“蕭銘長得像你。”

洛奇抓住了她的手,問道。“真的”

珞郢點點頭,繼續說道,“跟你有五分像,特別是眉眼處。我看見他之後就想,‘多好啊,離開宮中還能遇見一個跟奇哥哥像的人,一定要和他同行啊,就像奇哥哥在身邊一樣。’”說到這珞郢吃吃地笑了。

“後來發現這人實在可愛,完全不像混江湖的,倒像那些讀書人那般呆板地可愛。再後來我快要出手時,他捨身來救我時,就覺得這人實在善良到傻了,自己都是個半吊子,還來救別人。”說到這珞郢笑了。

洛奇也跟着笑了。

“再到後來我就想,這個傻傻的,像奇哥哥的人,‘救’了我一命。我本來想着回來之後,就動用宮中能力讓他和她未婚妻結婚吧。畢竟看他的樣子好像有些問題。誰知道他要我的眼睛呢,但是如果可以讓他和她未婚妻在一起,結果不是一樣嗎?只是後者有些殘忍。然後,我就把我的眼睛給他了啊。”

珞郢說起來很短,甚至有些不以為然。

此時洛奇笑了,“那你可虧了。他那未來岳父早已違背諾言把他未婚妻送去給并州太守做小妾了,她的眼睛就是被正房弄瞎了。而且,蕭銘也是沒有跟那姑娘在一起的樣子。他把你眼睛換給那姑娘之後說兩家互不相欠,解除了婚姻關係。皆大歡喜,除了你。”

“不過他大概是決定回來跟你在一起的,可惜你回來了。你要回去找他嗎?”洛奇湊在她耳邊說。

珞郢笑了,慢慢蹲坐起來,手慢慢撫上洛奇他的臉,慢慢吻上他。

洛奇從頭到尾都沒有動。

一吻終了,珞郢附在洛奇耳邊說,“你說呢?”

洛奇沒有說話,勾過她,再次吻向她。吻到鎖骨處,洛奇卻又停下動作。“還是以後吧。”

“我已經及笄了,而且,我們也快成婚了。”珞郢說道。

洛奇勾起嘴角,“好,那去我呢。”

說完便抱着珞郢施展輕功出去。

“誰都不準進來!”洛奇一到院子便說,然後進去關上門。

珞郢紅了臉,埋在洛奇懷裡。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幾天後。

“奇哥哥,你打算怎麼處置他們?”珞郢在洛奇懷裡問道。

“我已經讓并州分舵那邊只會過并州太守了,讓他自行處置。給我們鷹闕宮一個交代。三天後,那家人便會因為魚肉百姓而被滿門抄斬,而那個女子,太守說她懷孕了。等她把孩子生下來,便賜死,然後剜下她孩子的眼睛送過來,作為我們的新婚禮物。”

“那女子也是可憐。”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再說,你何時多了那麼多憐憫之心?”

珞郢笑笑,“那蕭銘呢?”

“還沒對他怎樣,等着你處理呢。”

珞郢感激的看了洛奇一眼,“那就讓他來參加我們的婚宴吧,我有話要對他說。

婚宴當天。一進大廳,珞郢便感知到了蕭銘的氣息。

卻不曾想蕭銘竟直接施展功力殺來,珞郢一揮手,揮出兩根銀針,正中蕭銘的膝蓋。隨後蕭銘如斷翅的小鳥般落下。

珞郢在新郎的攙扶下一步一步走下來,“蕭銘,你果然來了。”

蕭銘猛地抬頭,“阿月?”

珞郢沒有理他,“你還是那麼笨啊?你沒發現身邊認識的人一個個變少,到進入大廳已經沒有看見你的同伴了嗎?”

“阿月,你設局殺我?”蕭銘看着她,雖然知道她看不見他。

“設局是真的,但我並沒有打算殺我的救命恩人,雖說不用你我也能自救。我只是想告訴你一些事。你的青梅竹馬,你的未婚妻,早已是并州太守的小妾了,那雙眼,是被那太守的正妻弄瞎的。可能她自己也不願意吧,不過你知道,她父親本就不中意你,何況這幾年做鹽商越來越不行了,怎麼搶得過皇商呢,送個女兒過去實在就方便了。第二件事呢,你太過優柔寡斷了,既然是讀書世家出身,還是回去讀書吧。第三件,你的腿如果快點還能走。”說完這些話,便牽着洛奇走回去,“把他丟出去。”珞郢對手下說道。

“等等!”蕭銘掙扎道,洛奇擺了擺手,示意手下放下他,“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洛奇挑了挑眉,似乎對他的問題有些奇怪,“你未婚妻一家由於禍害百姓已被滿門抄斬,你未婚妻前幾天生完孩子剛被太守賜死,她女兒的眼睛被并州太守作為新婚禮物送來正在路上。”

然後蕭銘就被丟了出去。

三年後。

洛奇他爹在幾天前便帶着他娘離開了鷹闕宮,洛奇成了鷹闕宮宮主。按他爹的說法說,就是“成家立業,你成家都三年了,孩子都會走了。還不把這鷹闕宮接過去?”

洛奇和珞郢站在鷹闕宮的正殿門口看着下面的總舵萬餘人以及各分舵的分舵主和其他一些代表。洛奇和珞郢對看一眼,一起往前走了一步。

“祝賀宮主,聖女上任。共圖鷹闕宮,萬世長存!”

“今天我正式擔任宮主,還望各位多加輔佐。”

“在下必將竭盡所能!”

“此外,除我接下來說的這一點之外,其餘教中規矩不變。”

下面的人愣了愣,但都沒說什麼,等着他繼續說。

“那就是,各位皆是以鷹闕宮為首。望以後將自己性命擺在第二,任務之類的皆沒有性命重要。螻蟻尚且貪生,何況是諸位呢?除了出賣鷹闕宮和殺同門,其餘皆不處死,原處死的改為趕出鷹闕宮。”

下面的人沒有人出聲。

大家都被震撼到了,在這亂世,誰不是為了免於一死?而任務失敗,不說鷹闕宮,大多數正派都是要以死謝罪的。但是,現在可以不用了。終於有人把他們當人看,而不是工具看了。然而,在他們心中自己已是為了鷹闕宮的強大而存在的機器了。一時間竟無人應聲。

“不行!”有一個長老提出,“這不是擾亂鷹闕宮的秩序嗎?這以後任務還完得成嗎?”

“對啊!對啊!”此話一出,很多人都附和。

“各位,”洛奇招了招手,示意他們安靜。“我說了,我相信各位皆是將鷹闕宮擺在首位。大家也都不是膽小怕事之輩,對嗎?”后一句話加了內力,大家都清晰無比的聽見了。

“對!對!對!”

“好,就這樣。開筵!”

三天後。

“稟告宮主,宮門外有人自稱是新上任的府尹,來祝賀宮主上任之喜。”

“府尹?新上任?”洛奇看着剛被診斷出懷了的第二個孩子的珞郢。

“他可報了姓名?”珞郢問道。

“他說他姓蕭,單名一個銘字。”

三年後,鷹闕宮在洛奇上任后制度變更,奇怪的是任務失敗的竟是比以往都要少。一時竟讓許多人趨之若鶩,當然也有很多人覺得這是捨棄道義的行為。不過這並不影響鷹闕宮的發展。

鷹闕宮成為了江湖最大的門派。



可以說是對上一篇的一些情節解釋吧。也希望這一篇看起來也是獨立的感覺。今天520,也撒了一把狗糧

注:圖片來源於網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