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殘血戟沉沙,馬踏金州何時還?”



西決,意料之中,馬刺大戰勇士,仿若西門吹雪邀恭弘=叶 恭弘孤城大戰紫禁之巔一般,劍未見,卻早已風起雲涌。勇士,降將杜蘭特來投,氣勢洶洶,厲兵秣馬只為一雪前恥,他們帶着爭議,帶着風暴前行,四面楚歌中劍指總冠軍,只能贏不能輸,是的,他們自己也明白,這是一隻不可以輸的球隊。馬刺,早已跨越了時間與青春,跨過了紫金王朝,跨過了熱火三巨頭,97年後,石佛帶領的馬刺從未缺席過季后賽,時光在馬刺身上打磨,淡看英雄來來往往,越發的沉穩,如一塊山岩一般斂起了所有的鋒芒,只剩塵埃。

我期待這樣的高手對決,我愛這樣的絕世之戰。一顆冉冉的新星,一棵古樸的蒼松,星空之下的碰撞,令人窒息。最後,我失望了,當我看到僅僅半場,勇士潰不成軍,當我看到帕楚里亞的犯規,壓抑的送走一個黑袍少將,所有的期待轉瞬為空。當卡哇伊退場,整個馬刺迷失,我才知道,馬刺丟了主心骨,丟了戰魂。這個冷麵黑袍的少年將軍,不會再上場投球,然後頭也不回的退防了。

無意再去討論那個扎扎是不是真的渣渣,倒下的總之是這個2號少年,馬刺少帥。他一如既往禮貌平靜的回答說,這是一個正常犯規。我知道他在想的不會是帕楚里亞的好壞,而是怎麼儘快恢復早日重返戰場,就是如此簡單而已。所以,不論當時有多麼氣憤,我看了看他挺直的背脊和如墨一般的沉默,決定跟隨他,跟隨他的意志,話毋需太多,戰則足矣,簡單,純粹。

關注倫拉德是在去年,恩,自保羅之後又一個喜愛的球員,如果說老炮是在用腦子打球,那我覺得倫納德是在用本能,一種錘鍊上千次達到的極致。16年以前的印象里沒有過倫納德,可能有過,因為他的防守。就算他拿了fmvp,也只好像春風拂過湖水,吹起了皺,又慢慢氤氳開來。直到鄧肯低調,又不低調的來了一句,我要退役了,我們才發現這個冷麵少年繼承了好像傳統一般的面癱,在一群中年逗比里閃閃發光,然後一言不發,自然而然的扛起了馬刺,繼續前進,然後,馬刺依舊是一隻王者之師。




對倫納德有說不出的憧憬,因為他不符合年齡的成熟與沉穩,這不是一種故作姿態,而是一種骨血中流露的氣質,隻身匹馬,一言不發便能獨擋長坂橋,勇士四巨頭於他又有何懼,他只會一如既往的投球然後回防,你無法從他眼裡看出任何情緒,興奮抑或是恐懼,只剩古井無波。他身後的馬刺軍團看着他堅毅沉默的背影,沒有一句鼓勵,只是看見一襲黑袍在三分線的頂端飛揚,腳下就生了根,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怡然不動。

G2已過,勇士2:0在手,仿若勝劵在握,馬刺且戰且退被逼至懸崖,軍心已失。這是一隻百戰之師,他們曾無數次臨至懸崖,這次只不過又碰上了,一切還未結束,只要不到最後一場,勝負依舊難料,而我相信倫納德,即使峰迴路轉處,你依舊黑袍冷麵如故,gospursgo!

(不想彈吉他只想玩泥巴,這裡是一名95后在校大學生-wuli大學牲,喜歡我文字的朋友,給我點贊吧,手指點下小愛心,會變紅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