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是否為某一件事情而焦急等待,但是我知道你一定經歷過等人的各種樂趣,心愛的人,暗自喜歡的人,這種體驗有沒有伴隨着緊張和不安?或許沒有,但是如果經歷過面試的人,或多或少會和緊張君有過一面之緣,而我就經常被緊張君眷顧,每一次都不例外。

我想和你好好的聊一聊面試時的緊張,它就像螞蟻慢慢爬上你的身體,你知道它的存在,但是卻捉不住它,它肆無忌憚的挑撥着我的神經,我的手指是抖動的,我看着腿也顫抖起來,在面試室里等待的時候,我不自在。

昨天,對,就是昨天,我剛剛經歷一場面試的洗禮,我在空蕩蕩的房間里坐了兩個多小時,這幾個小時里,我的手心裏一直緊緊攥着抽到的簽號,不知道下一刻我將面臨什麼樣的問題。

外面雨水沖刷着玻璃,一片霧蒙蒙,我想起若干年前,我坐在自行車後座上,去參加一家單位的面試,那個時候,我的緊張不比現在少,但是隨着年歲的增長,我的緊張並沒有減少,難道是這麼多年我沒有一點進步嗎?

我惶恐,我忐忑不安,我知道緊張是一種未知環境下心裏的不安,可是我經歷了這麼多,還有什麼可不安的呢?我不知道,我開始翻倒記憶,像竹筒倒豆子一樣,嘩啦啦的一地記憶,我眼前像放起了電影,往日一幕幕,我心思沉重。

我記得每一次汗水的背後,不是成功,我記得每一次努力前面不是春天,而是寒冬,我過了無數個煎熬的日夜,我走進社會的那一刻,一波接着一波的熱浪幾乎將我吞沒,我害怕了,我緊張的不能呼吸,面試,面試像鬼魅的影子籠罩着我,可是我還是不得不參加一個又一個面試。

在日復一日的机械重複中,我想調整自己的工作狀態,多少年了,這種念頭一直都在,我開始重蹈覆轍,製作簡歷,篩選單位,投遞簡歷,做各種測試,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跳蚤症,可是我雖然對面試有莫名的緊張,但是我還是期待着面試通知,我不想錯過任何一個電話,一封郵件,一個信息,我像着了魔,就是為了參加這個讓我愛又恨的面試。

終於我得到了這個被虐的機會,我出發了,站在寬敞的走廊,我的步履匆匆,簡單的職位,無數的競爭對手,素昧平生的一些人,因為一個職位而躍躍欲試,我從他們的臉上看到的是興奮,是期待,而我卻惴惴不安。

走進面試室的時候,我被面前的考官團嚇到了,九加一的面試陣容恐怕超過國考,可是我分明記得崗位是一個很普通的崗位,我被吩咐坐下的時候,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我叫不住我的心,我想緊張可以離我遠去,讓我發揮正常一點,我不想再面試了。

問題隨之而來,我熟悉的領域,我的口齒清晰,可是語速卻出奇的快,我不知道考官有沒有聽清楚,我其實還想補充,但是那是大忌,我知趣的閉了嘴,我出了面試室,並沒有長長舒一口氣,我的腦海里都是剛才我面試回答的畫面,我是一個很喜歡回頭看的人,對不對?

外面天黑壓壓的,我站在壓抑的空間里,出了門,我知道下一站也許還是面試,但是親愛的緊張君,你能讓我先過了面試嗎?可是緊張無言,我默默坐上了車子,我閉上了眼睛,廣播里重複播放着明天天降大雪,氣溫驟降,請各位做好防寒防凍準備,我的心涼了,這個天氣真是應景。

我想念新的環境,新的工作內容,我期待可以做一個科研人才,可是我卻成了打雜專業戶,我想的太多,做的也太多,可是兩者無論如何也吻合不了,我不知道前方是否仍然無奈,但是我知道我的經歷是一個 大寫的囧。寒雪將至,我不由覺得冷從中來,我裹緊衣衫,該過冬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