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4月30日的時候,我發訊息給恭弘=叶 恭弘先生,我是這麼說的。

“5月14日,我去參加彩虹擁抱咯?”

“那就去吧。”恭弘=叶 恭弘先生很自然地回復了我。

“那是被擁抱還是擁抱者?”我試探性地問他,因為我更希望能夠當一個被擁抱的人,只是不知道恭弘=叶 恭弘先生如何看待這件事。

“被擁抱吧,讓你體驗一下那種被擁抱的感覺”很意外地得到了恭弘=叶 恭弘先生的支持。

由此,我便報名了。

起初猶豫不決是因為身邊不少好友不斷地勸阻:“你還是不要去參加了吧!”

他們沒有很直接地告訴我原因,但我心中卻也清楚,他們是擔心我更加赤裸地暴露在人群中,對我以後的生活造成困擾!

只是後來恭弘=叶 恭弘先生的支持,才讓我猶豫不決的心,終於堅定下來了。

不過,在報名后,卻意外地接任了另外的崗位,雖然崗位不同,但是最後大家所做的事是相同的,那崗位已不再那麼重要!

我跟考拉、小江商量后決定一起去,用小江的一句話:“總想為這個群體,為自己做些什麼!”

5月14日上午10點鐘,我與考拉率先抵達了“同性戀親友會”辦公室。

進門前內心會有些期待,這次與小夥伴們的聚集是難有的一次機會,平日里,大家都只能隱藏在人群中,過着自己低調的生活。

進門后,看到十來個人,不算多,還有不少人正在路上…

看到在場的每一位都飽足精神,大家心裏都明白,今天有場硬戰要打,更貼切點說,今天游擊戰的活動馬上就要展開了。

眾所周知,在中國如果一群人組織這樣一場活動會被視為聚眾鬧事可能被拘留,嚴重會導致有坐牢的風險。

大家在做這件事之前也都清楚可能遭遇到的最嚴重的後果,但卻沒有人選擇退出,或許因為大家這種執着,這個群體才有走出黑暗的一天吧!

最後為了將風險降到最低,我們只能選擇停止當天所有的推廣與直播,而在推廣崗位上的夥伴最終也不得不去找其他能夠幫上忙的崗位了。

她她姐是我們這群人中也是老大姐了,更是我們的領頭羊,在開會過程中,她她姐的一句話觸動到我內心深處最脆弱的地方。

她說:“當初註冊“同性戀親友會”時,遭拒了許多次,那時候有人告訴他們,只要你把“同性戀”三個字拿掉,就給你們註冊”

但拿掉了“同性戀”這三個字,意義還一樣嗎?

當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內心顯然有些控制不住想要落淚,無盡的委屈從內心湧上心頭,我望着身邊一個個身處於少數群體的夥伴,我再看看身邊的好友考拉,想起曾經因這個身份而忍氣吞聲直至悲憤離世的老友。

我不明白,我今天為什麼會來到這裏,我更不明白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為什麼要給這個群體,給自己的愛情去除“污名化”

我不明白,我只不過跟大家一樣,喜歡上了一個人,只是恰巧他跟我是同性別,憑什麼別人可以喜歡得心安理得、理所當然,我們為什麼就得畏畏縮縮,徵得別人的同意?這是我們的愛情,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我們憑什麼要經過全部人的准許?我此時的內心無比悲憤。

坐在一旁的考拉顯然察覺到我情緒的波動,每當我安靜下來的時候,他便知道我情緒低落。

這個時候,他總會習慣性問我:“蛙蛙,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沒事啊,我能有什麼事!”我除了這麼回答,還能說什麼嗎?

一直到中午,我們迎來了小江,只是因為時間關係,只能匆匆忙忙吃了個飯,然後趕回親友會辦公室繼續開會。


由於情況特殊,我們只能喬裝成路人,記錄著這一天的點點滴滴。

我們的首選活動地點是在廣州的維多利亞廣場,在這個地點被擁抱的有兩位小夥伴。

一位是夏木,男同性戀者;一位是文樂,女同性戀者;

我尾隨他們到達活動地點的時候,他們已經準備就緒,活動也即將開始了。

夏木跟文樂兩人並排站在廣場中央,原本很瘦弱的兩個人卻撐起了整個活動的序幕。等待着第一位願意給予擁抱的路人出現。

考拉先是淹沒在了人群當中,我跟小江則是選擇了大樹下的板凳坐了下來,開始了今天活動的記錄。

開始有不少人好奇突然張開雙手的兩人,圍觀的人慢慢變多。

直至過去了兩三分鐘,出現了第一位願意給予擁抱的人出現了,對於這個擁抱我們期待了許久,我們每一位參加這個活動的人看到眼前出現的這一幕,雖然曾有預料到,但等到自己真真切切看到的這一刻,整個人都沸騰了起來,內心無比地激動,

或許是因為有了第一個人的示範,接下來陸陸續續有人上來擁抱夏木跟文樂二人。

在我揮筆不斷紀錄著眼前這一幕幕的時候,出現了令我至今都無法忘懷的一幕。

我看到幾位媽媽帶着自己的孩子走到夏木跟文樂兩人的身邊,幾位媽媽一開始並沒有上去擁抱,其中有一位媽媽蹲下,靠近自己孩子的身旁。

她對着身邊的孩子說道:“孩子,你們上去抱一抱,他們很棒。”

孩子們都很乖巧地走上前去,給了我們的小夥伴一個擁抱。我原以為這樣就結束了,當孩子退回到媽媽身邊的時候,她們對自己的媽媽說了同樣的話:

媽媽,媽媽,你也去抱抱他們吧。”

看到這一幕,我的眼角濕潤了。身旁的小江還在滔滔不絕地跟我講着話,我不想讓他看到我出現的這一幕,便別過頭去擦拭掉自己眼角的淚水,然後回過頭繼續聽着他講着某些事。

當我看到幾位媽媽帶着孩子紛紛上前擁抱的那一刻,勾起了我昔日的一些回憶,如果那幾位好友還在人世的話,他們看到這一幕是否會再堅強地活下去,而不是選擇離開呢!

只是,這一切於我,於他們,都來得太遲了…


因為是商業廣場的緣故,我們中途只能不斷地更換不同的地點,其中,令人感動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有一位男生在擁抱完之後,將自己手中的花獻給了我們的小夥伴;也有專門停下車輛,下車給我們小夥伴擁抱的人;更有因害羞而猶豫不決的人,最後原路返回獻上自己擁抱的人;大家在這一刻都毫不吝嗇自己的友善。

因為時間關係,在活動結束前夕,我們決定將活動更換到最後一個地點,廣州東站的一家家居城。

這一次被擁抱者是一名瘦弱的女生,她叫yellow,我看着她獨自一人站在路邊,撐起自己的雙臂,等待着路邊的首個擁抱,我從她堅挺的身軀再到看見她慢慢彎曲下來的雙手,哪怕雙手已經累到不行,她也沒有選擇放下。這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她一直在堅持,無形中我看到一個瘦弱的女孩,身上卻帶着一個無比強大的氣場,用自己的雙手在撐起一個活動,一個群體的未來,哪怕再累,她也保持着微笑面對每一位途徑的路人。

就像最初活動開始前一樣,大家都保持着觀望的態度,直至有一位女生上前擁抱,接下來陸續開始有人上前。

旁邊在發宣傳單的地產小哥,他們幾人成群結隊,一開始我以為他們只是一群因為好奇而觀望的人,卻怎麼也沒想到,在看到一位女生擁抱后,他們也陸續上前擁抱,他們還不斷地鼓勵yellow。

其中有一個男孩子說:“下次你們有這樣的活動可以叫上我們,我們也可以幫忙的。”

毫不相干的幾位好心人,因為看到這一次的活動而希望能夠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或許這就是人性的善良吧!

活動進行中,我看到一個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女孩,她最初是從yellow身邊經過,或許是看到了yellow衣服上的字眼“我是同志,請給我一個擁抱”她沒有上前擁抱,而是在紅綠燈處站了很久,時不時望向yellow所在之處,只是很可惜她最後從我們視線中消失了。

原以為事情就這麼結束了,當我們轉移焦點,觀察着其他路人時,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她突然再一次闖進我們的視線中。

這一次她的目標很明確,徑直地朝着yellow走去,她到達后直接張開自己的雙臂,給了yellow一個大大的擁抱;事情還沒結束,她在擁抱的時候,毫不吝嗇地在yellow的臉頰上留下支持的香吻,在yellow的耳邊輕聲說道:“辛苦了”

簡單的一句“辛苦了”足以感動在場的所有工作人員。

在每一位參与的人員中,心中哪怕有千言萬語,也難以匯成一句話來表達此時此刻的心情。

活動中,還有許多的路人令我們很是感動。

只是,活動總有結束的時候,雖然反響很好,但是大家也都已經快累趴下了,我們收拾好東西,往地鐵口的方向走去與大家集合。

我們到達的時候發現幾乎參与這次活動的人都已經到了,我看見站在不遠處的考拉跟小江,我們再一次彙集在了一起。

活動正式結束后,大家都按照順序排好隊,將這個意義非凡的一刻記錄了下來。

前方放着大大的彩虹旗,後方的小夥伴拿起已經準備好的宣傳板,將這一刻拍了下來。

“感恩母親,讓我生而不凡,我是同志,我驕傲。”在所有人喊出這句話的同時,我們的彩虹擁抱活動也就此圓滿結束了。

大家收拾好東西都結伴去吃飯了。


考拉、月亮先生、夏木、小輝機、小江

等到晚上的時候,我們又再一次聚集在了海心沙廣場。

考拉藉著上洗手間的名義,將兩位新認識的小夥伴偷偷帶了過來。

一位是月亮先生,男同性戀;一位是小輝機,女同性戀;

月亮先生、小輝機他們是同事,也是好朋友,聽到他們認識的過程也頗為有趣。

我看着他們幾人在一旁暢談,看着身邊這群與自己有着相同性取向的人,心中不自覺流淌着一絲絲暖意,雖然在當下,我的情緒因為了解到“同性戀親友會”註冊時的艱辛而感到低落,但卻也靜靜聽着他們暢聊,今晚的話題讓人倍感溫暖。

此時的夜,幾個相見甚歡的人,相聚於此,這或許就是冥冥中上天的安排。

只是很可惜,月亮先生跟小輝機第二天要上班,只能邊聊天邊留意時間,這一刻,我內心還是有諸多的不舍,畢竟難得相識了一群有共同話題的人,卻又要道別了,因自己情緒低落沒能說上幾句話而感到惋惜。

月亮先生跟小輝機是晚上22點的車回深圳,大家的話題也隨即截止至21點。

月亮先生他們倆準備乘車去車站,一向熱情的考拉自然是搶着送他們的,而我情緒低落,小江則陪我到周邊去散散心。

就此,與新夥伴的相處結束了。

等到考拉回來的時候,我們一起到親友會在海心沙的聚集地,看着大家都是席地而坐在玩真心話大冒險,我們也參与了進去。

其實,說是真心話大冒險,不如說這就是一個純粹只有大冒險的遊戲,而且,遊戲尺度之大,令我有些唏噓。但卻又覺得只要不是自己遭殃就很好玩。

或許我比較感性吧,我看着這群今天下午還在心驚膽戰地參加彩虹擁抱活動的人,晚上坐在這裏暢聊玩遊戲,內心也是感慨萬分。

從我們身邊經過的路人很多,也有不少停下腳步觀望着我們玩遊戲的,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平時隱藏在自己生活中的少數群體,這一刻就坐在他們的面前玩着遊戲呢!

突然莫名感到心酸,明明本該正常的事情,卻還要去徵得別人的同意,這在我看來,或許就是最可悲的地方了吧!

望着身邊的大家,雖然能夠感同身受,卻還是會有無法理解的,大家從認識到自己性取向到現在的這些年,都經歷了些什麼。

想到這點,眼眶又開始濕潤了。

因為時間關係,大家也都住的比較遠,這個遊戲也就截止在了22點。

而伴隨着遊戲的結束,今天的一切也都圓滿落幕了。

我、考拉、小江,在走去地鐵站的路上,也在討論着一整天所經歷的,我們又何曾想過自己有那麼一天,敢來參加這樣的一個活動,或許是因為這樣的活動,才讓自己在生活中越來越能夠釋放自己吧。

直至我們搭上了回家的地鐵。

這一天,結束了……


蛙米往期內容

《當我的基督教男朋友是同性戀》

《作為同志並不是丟人的事情,我為什麼要被你所污衊》

《願你暢敘“深”情》讀者系列

願你暢敘“深”情【目錄及說明】

《不“同”的愛人 | 人性所偽裝的上帝,你可知道它是個地獄?》

《願你暢敘“深”情:懷左同學戀愛了!》

轉載請發送簡信註明文章標題及轉載平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