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說,牧晴雪,你能不能別一直拉着臉,我也沒打算出國,其實A大也很不錯啊……”

或許是因為她沒有能力送牧凡出國留學,所以一路上心情都不好。

你倒是說句話啊,你再這樣我就不讀了,陪你一起出去工作掙錢,正好減輕你的負擔……”

“你敢!好了啦,我是在想事情,沒有不開心!”

“切,臉拉那麼長,還…”

“走啦,到了,先去吃東西,學校這會肯定人滿為患。”

“喲,這不是牧大小姐么,怎麼在這種地方吃東西。”

“哎呀,微微,那是三年前了,現如今不過是落魄公主罷了……”

“牧凡!你坐下!”牧晴雪拉住了弟弟,絲毫不理睬這些來看笑話的人,拿着包包起身。

“晴雪,小心!”

“抱歉,你看看手機摔壞了么,壞了我賠你。”牧晴雪極力忍住了那句:你不帶眼睛出門的嗎?!!

“沒事,一個手機而已,把你賠給我豈不是吃虧了。”男人不緊不慢的說著。

“你!”

“凡,我們走。”

嚴宸嶼露出一絲邪魅的笑。他知道牧晴雪剛剛是忍着不發火,他不喜歡這樣的她,為了生存將真實的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

路上,牧晴雪無奈的笑了笑。因為這些人說的都是事實。僅僅三年,她從一個呼風喚雨的大小姐變成了現在富的只剩下自己的落魄公主。

她不想狡辯也不想和這些人有過多爭執。這些人本來就很嫉妒牧晴雪,三年前的她有多高傲,現在就有多謙卑。而現在,她的確無法和這些人抗衡,她沒有重新站起來之前,只有忍着。

三年來,沒有一家公司敢用她,毋庸置疑,這背後,這背後一定有人操作。

迫於形勢,她賣掉了留有整個童年和充滿回憶的別墅。在離牧凡近的地方重新置辦了一套三居室。媽媽負責照看可能永遠都要坐輪椅的爸爸。最讓她欣慰的是,爸媽很樂觀,弟弟拿全額獎學金,她不至於活得太辛苦。

送牧凡報到完后,兩個人在學校里散步。

“凡,你看,好多女生在看你。哎喲,這下在學校有你受的……”

牧凡順勢摟着晴雪的肩。“好好走路,不要東張西望的…”

“對了,前幾天你不是看了一條裙子沒捨得買么,走,我給你買。”

“幹嘛呀,那條裙子1000多呢,你哪來的錢!”

“哎呀,走啦,走啦,話那麼多。”

“你說清楚….!”

到了商場后,牧凡去買咖啡,晴雪在一邊看着樓下來往的人群。

“晴晴,好巧。”

“是你,你怎麼知道我叫晴晴?!怎麼著,為了讓我給你賠手機,還去查了戶口?”

“怎麼會,這說明我們有緣分。不是嗎?”

“你還沒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叫晴晴?”

“這個,我一直都知道。對了,你既然來了,那隨便選,我買單。”

“呵,怎麼,這個商場是你家開的?”牧晴雪冷哼一聲。

“我們晴晴真聰明。”

“神經病!”牧晴雪翻了個白眼,準備離開。

“我說真的,想要什麼,隨便挑!”嚴宸嶼執着的向她的背影喊着。

“真抱歉,我想要的,你這裏沒有。”牧晴雪轉過身來認真的說,並留下一個友善的笑容。

嚴宸嶼愣在原地,看着眼前清麗卻不失高貴的女生離開了他的視線。

他怎麼會不知道她想要什麼。她想讓陷公司於危難的小人得到懲罰,想把製造車禍的人繩之以法,想買回充滿回憶的別墅,想讓牧凡去夢寐以求的大學….他知道,他都知道。所以,他在努力,努力讓這一切都如她的願。

他放棄自己的夢想,同意繼承公司並出國深造,就是為了回來幫助她。她不知道,他喜歡了她12年。

知道她喜歡的口味,愛穿的牌子,知道她恐高怕黑,喜歡雨天,知道她文筆好,繪畫好,知道她有個愛她的弟弟,知道她忘記了嚴宸嶼是誰……唯獨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能想起來嚴宸嶼!

02

“爸爸,早,今天氣色好很多哦……”

“是嗎,哈哈,看見你們兩個人那麼努力賺錢,所以爸爸也要加油好起來,不給你增加負擔……”

“爸,你說什麼呢,什麼負擔,你和媽媽現在要做的,就是開開心心,健健康康的,其他事情就交給我們,放心吧。”

“乖女兒,真的苦了你了……”牧天一看着眼前假裝堅強的女兒,心如針扎一般。

“爸爸,我不苦,有你們呢,我一點都不苦,你看媽媽都放下身段去菜場買菜了呢,以前,她可是….”

“就是,你媽媽現在啊,還研究菜譜呢,昨天做了一個什麼黑椒牛排讓我給她試吃,嘖嘖,簡直是黑暗料理阿,改天,讓你和凡都嘗嘗,哈哈哈。”

“哈哈,我才不要呢。”

“我回來啦,你們父女倆笑什麼呢……”

“額,沒什麼沒什麼,我去跑步啦。”

秋天的公園裡,散發著迷人的味道。

微風吹過,平靜的湖面泛起漣漪,一身花香也撲鼻而來。

牧晴雪深深的吸了一口,便在公園小跑。跑累了,停在涼亭邊,擦着額頭上的汗。

一轉眼,看到兩個小孩子在一顆果樹下,使勁兒伸手夠着,便走過去,抬手摘下兩個。

“謝謝姐姐。”小孩子甜美的笑容讓牧晴雪想到了兒時的自己,好像也有人這樣給她摘過果子,但她忘記了是誰,那張模糊的面容若隱若現。

“拿着,晴晴。”

“你!你怎麼在這…”

“這是公園,公共場所,沒人規定我不能來吧……來,拿着,發什麼呆呢……”

“你為什麼認識我?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

“知道名字又如何,你也不會想起我!”嚴宸嶼無奈的走開了。

牧晴雪愣在那,使勁回憶着這個男人到底是誰,依舊沒印象,便緊了緊衣服,起身準備離開。這時電話響了。

“凡,這麼早打電話,怎麼啦?”

“你能來學校一趟么…”

“幹嘛?”

“額,幫個忙。我實在不想讓這些女生一天到晚折磨我了……”

“哈哈哈,讓我幫你擺脫她們,我才不要叻,我可不想有那麼多情敵……”

“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江湖救急……”

“額,那看你的條件能不能打動我了…嘻嘻”

“牧晴雪!你!你先過來,回頭你什麼條件我都答應,這總可以了吧……”

“切,那我好好想想….”

牧晴雪回家找了一件白T,穿了一條牛仔裙,背着鏈條包,出門了。

從來不擠公交的她,坐公交去A大。過馬路時,清新靚麗的她引來眾人頻頻回頭。

A大。

“牧凡同學,你很閑啊,閑到開始談情說愛了!我還有很多稿子沒畫呢!”

“我就是為了以後能有更多的時間努力,所以讓你幫我擺脫這些無聊的女生阿。”

“那我接下來需要做什麼?”

“額,這個,先走吧,帶你去我們食堂,讓你感受下A大的伙食。哈哈。”

“你就這麼招待本小姐!太沒誠意了吧……”

“走啦,你個貪心的傢伙……”

這一天下來,不知道傷了多少女生的心。但也多少給牧凡減輕了“麻煩”。

03

“怎麼樣,還是沒有進展么?”

“嚴總,看來這些人早就計劃好了,沒有留下破綻……”

嚴宸嶼無奈的捏了捏額頭。這幾年,他還沒放棄查牧晴雪爸爸的那場車禍。雖然掌握了一些資料,但還是不夠有說服力。

傍晚,嚴宸嶼走出辦公室,思緒飄零的他索性將車開到海邊的別墅,沿海邊走着。

牧宸雪今天畫稿子也沒有什麼好的創意,總覺得好像哪裡少了什麼。便想着去海邊走走,放鬆一下,說不定還有什麼靈感呢。

“晴晴!你怎麼…”

“又是你!我說,這大海總不是你家開的吧,我怎麼不能來啊……”

“晴晴,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對牧晴雪嚴宸嶼一直都束手無策。

她不知道,自從六年前溺水后,自己就忘記了這個人。無論嚴宸嶼怎麼努力,她都想不起來。有一次,嚴宸嶼氣的在牧家大喊大叫,嚇到了牧雪晴,一連頭痛了好幾天,牧家的人就很少再讓他來了。

還記得牧媽媽對他說:“宸嶼啊,真是抱歉,她實在想不起來就算了,你每次走後,晴雪都會努力的回憶,想到她頭疼的都哭了,還是無濟於事……”

那次后,他就很少去了。就這樣,過去了六年。沒想到,她居然這麼殘忍,讓他一個人帶着回憶過了這麼久。她家出事後,他便放棄了熱愛的橋樑工程,去美國學習工商管理。

三年了,沒有回來過。

“好啦,既然這麼巧,那一起走走吧……”

“季總,嚴總和一個女人在散步,要不要現在下手!”

“記着,不要把事情搞大,但一定要拿到那份資料。”

“季總放心! ”

“上。”

“我說,你來就來,怎麼還帶了仇家……”牧晴雪說的雲淡風輕。因為這幾個人,也奈何不了她。

嚴宸嶼轉身,看到過來的四五個黑衣人。

“真是抱歉,沒想到跟到這來了……”

“怎麼樣,行不行啊……”牧晴雪淡定的看向嚴宸嶼。

“放心吧,對付他們綽綽有餘。”嚴宸嶼陰森的笑着。

“算了,一起吧,真的是,早點解決早點回去。”牧晴雪不耐煩道。

一陣打鬥下來,那幾個黑衣人敗下陣來,便迅速離開了。他們沒想到這個女人比男人還要厲害幾分。

“晴晴,沒想到你越來越厲害了……”

“都是牧凡啦,總是拉着我去練習,說為了讓我防身…..”

“這樣也好,一個人的時候可以保護自己。走吧,我送你回去。”

04

“廢物,居然連個女人都打不過!都給我滾!”

“季總,那個女人真的很厲害。不過我們想了另一個辦法……”

三天後。嚴宸嶼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嚴總,今晚8點,帶着東西一個人來你西郊的度假村,要是敢報警,就見不到你漂亮的牧晴雪了。”

“她少一根頭髮,我要你們所有人陪葬!不信,你試試!”

“放心吧,怎麼會呢,這麼美的人兒我們也舍不得啊……”

嚴宸嶼一路上陰沉着臉,沒想到自己的舉動連累了晴雪。

“小杜,是時候動季家的資金了……”

“明白,嚴總。”

“東西拿來了嗎,嚴總?”

“晴晴,別怕,我來了。”

“先放了她!否則你們什麼也拿不到!”

“嚴總!你覺得現在的形勢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么!愣着干什麼!給我上!”

“嚴總,再不住手,我可保不準這把刀會不會在大美女的臉上留下…..”

“你放了她!我隨你。”嚴宸嶼眼神堅定地看着眼前這個男人。

“看不出來啊,嚴總這麼憐香惜玉,哈哈哈….”說著又沖嚴宸嶼肚子上踢了過去。

牧晴雪使勁地搖着頭,淚水模糊了視線。

“我求你,放了她!我求你!”

“求我,求我為什麼不跪下來呢……”

嚴宸嶼無力的爬起來,跪在地上。

“嘖嘖嘖,這是我認識的嚴總么?哈哈哈。”

“沒眼色,沒看嚴總都跪下來求你們了,還不放開這位美女…”

牧晴雪衝過去,扶起滿是傷痕的嚴宸嶼。帶着哭腔“你怎麼那麼笨,讓你一個人來你就一個人來,你到底拿了人家什麼東西?!”

“這位帥哥,東西你們都拿到了,我們可以走了吧?!”

“慢着,我怎麼知道他家裡有沒有備份?走,去他海邊別墅。”

“你!”牧晴雪懶得再說,便摻着嚴宸嶼上了車。順手拿出自己都舍不得用的手帕,擦拭着嚴宸嶼的傷口。

晴雪離得很近,近到嚴宸嶼可以感受她均勻的呼吸。

“疼嗎,疼也忍着。誰讓你自己逞強了!活該!還害我被綁來!”牧晴雪假裝生氣的語氣讓嚴宸嶼心中愈來愈溫暖。這才是真實的她。

“你們幾個,去查一下電腦…”

然後將牧晴雪和嚴宸嶼帶到泳池邊。

“老大,都查完了,沒有。”

“嚴總,今天真是得罪了,我們走!”

“怪不得這幫人一直給別人當小弟,這智商真的是硬傷阿。我可不相信你沒有備份。”晴雪邊找醫藥箱邊說。

“對不起,晴晴,都是我不好,連累了你。”嚴宸嶼強忍着內心的憤懣,這些人居然動了晴晴,看來他還是對他們太客氣了。

“喂,你家醫藥箱在哪,找半天都沒有!”

“在樓上,我的卧室。我去拿吧……”

“我去吧,我可不想欺負一個病人…”牧晴雪說著,快速的上樓了。

“晴!…”

牧晴雪推開門,很明顯,這是書房。她剛要走,卻不聽使喚的停下了腳步。

她看到,一面照片牆。而這些照片幾乎都是她20歲之前的樣子,近幾年的很少。而有幾張照片里,居然是嚴宸嶼。

她突然頭痛的厲害,慢慢蹲了下來。努力的回想着嚴宸嶼那些奇怪的話。轉眼,她看到桌子下面有一個筆記本。很特別的圖案,似曾相識。

“2015,聖誕。離回國的日子越來越近,不知道晴晴今天怎麼過的,我很想她,很想很想….”

“2016,元旦。晴晴,不知道你有沒有收到我的禮物。看了A市的天氣,最近幾天,會下雪。多想陪你一起去看雪…..”

“2016年,除夕。晴晴,新年快樂。多想回去看你一眼,哪怕一眼,就足夠…..”

“2016年3月5日。晴晴,生日快樂。希望我送的禮物你會喜歡….我愛你。”

…………….

“2016年9月3日,陰天。今天,我又遇到晴晴了,她還是一如既往,沒有認出我來。我看出牧凡其實想幫我,可是他畢竟12歲時才回國…..晴晴,其實我想跟你說,你早就應該把你賠給我了……”

“這個傻瓜!笨蛋!大傻瓜……”

也許是上帝看到了嚴宸嶼的用心良苦,幫了他一把。讓牧晴雪看到這些日記。

牧晴雪吸了吸鼻子,擦乾眼淚,調整好心情,去卧室拿了醫藥箱。

“等久了吧,你家太大了,好難找。”

嚴宸嶼眼中那絲期待,隨之而來的還是失望。

“忍一下…”

“嗯..”

“好了,還好都是皮外傷。背上應該也有淤青…..”牧晴雪一直不敢看嚴宸嶼。

“沒事,過幾天就好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記得明天去看醫生。”牧晴雪強忍着衝上去抱住他的衝動,轉過頭去,準備離開。

“這麼晚了,你一個人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說著,去拿車鑰匙。

“不用了,真的。我自己可以。”

“好了,聽話,我送你。”

“嚴宸嶼!你別管我了!你為什麼還不放棄!我都已經忘了你了!這麼多年,你為什麼不放棄!…….”牧晴雪終於淚崩,淚眼婆娑的看着眼前這個用情至深的男人。

“你…晴晴,你…想起來了?!對嗎!你想起來了!………”

“想起來又如何!你是嚴氏的繼承人,我呢,我現在什麼都沒有,嚴叔叔一定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的!”

嚴宸嶼將牧晴雪拉入懷中,緊緊的擁住。好像一鬆手,她就又忘記了自己。

“傻瓜,原來你擔心這個….你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繼承了公司?我的條件就是他們同意讓我娶你。”

“真的嗎?可是別人會…”

“晴晴,在我的印象里,你好像一直是那副囂張跋扈的樣子阿,怎麼開始在乎別人的想法……”

“你!我哪有,你才囂張跋扈呢!…….”

說著,嚴宸嶼將牧晴雪抱的更緊了。

“你再這樣,我真的喘不上來氣了…”

嚴宸嶼微笑着捧着牧晴雪的白凈細膩的臉龐,深深的吻了上去。

心情前所未有的愉快,他的女孩回來了,他終於如願以償。

“喂,很晚了,我要回家了……”

“晴晴,我再也不會放你走了……”說著將她抱起來,上了樓。

“我..我可以自己走啦,你還有傷。”

“我可以理解為你心疼我么……這點傷和你忘記我相比算什麼….”

“我…”

“所以,今天晚上…你要統統還給我…”嚴宸嶼留下一個壞笑讓牧晴雪獨自體會。

嚴宸嶼將牧晴雪放在卧室,溫柔的像是放一件無價之寶般輕盈。

“呃,嚴宸嶼!你流氓!你放開我….”

“晴晴,我們明天就去登記結婚,好不好?”嚴宸嶼轉身抱住要逃跑的牧晴雪。

“結婚!我…我還沒有考慮好呢……”

“好啊,一晚上時間呢,好好考慮….”

“反正你終究是我的…”嚴宸嶼在牧晴雪耳邊輕輕的說。

“唔….”

嚴宸嶼溫柔的吻着牧晴雪的脖頸…..耳垂….香肩….慢慢地褪去她的衣服。這麼多年的痛和思念都在這一刻迸發了。

牧晴雪的打罵逐漸停止,雙手自然的擁住了嚴先生的脖子。

“晴晴,我愛你,你早已成為我靈魂的一部分,我的影子里有你的影子,我的聲音里有你的聲音,我的心裏有你的心,魚不能沒有水,人不能沒有氧氣,我不能沒有你….”

“明天早上,你要回答我….”

“答案很長,我準備用一生的時間來回答,你準備要聽了嗎?”

這一晚,嚴宸嶼睡的很好,牧晴雪想翻身他都霸道的不讓,緊緊的抱住。

05

三個月後。

“季氏集團董事長涉嫌非法集資已被立案偵查。從接近經偵大隊的人士透露,目前集團已有四名高管被羈押,警方暫時凍結了被查賬戶……而季家的大少爺因吸毒被警方抓獲……”

嚴宸嶼真是新仇舊恨一起算。一時間,季家的醜聞上了新聞頭條好多天。

“嚴太太,起床啦……你不是說今天要去爸媽那兒嗎……”

“哦喲,你走開…都怪你,我才這麼嗜睡的…..”說著翻身繼續睡,絲毫不理睬嚴宸嶼。

“好好好,怪我,怪我,你繼續睡,我給爸媽打電話說我們晚點過去。”親了一口愛妻便起身了。

“媽,我跟晴晴晚點過去,你們先吃,別等我們了。”

“宸嶼啊,是不是晴晴還沒起床呢……你太慣着她了,懷孕了也不能天天都這麼睡覺的…”

“沒有,媽,她昨天看書看的太晚了……所以”

“你啊,就知道幫她。我是她媽媽,我知道她什麼樣子。宸嶼啊,謝謝你,為我們家做的這一切….”

“媽,是我要謝謝您,讓我體會到了母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