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百日無酒,不可一日無茶

第一次聽“九曲紅梅”的名字,是一位老者。

他說,杭州的茶,他喝不慣龍井綠茶,太澀,獨愛“九曲”的醇厚。

我才知道,原來,杭州本地是產紅茶的。

“九曲紅梅”,多麼詩意的名字。茶型彎索如鈎,色澤烏潤如梅。

討了一泡來喝,真的竟被折腰。

向來也喜愛紅茶的我,以前喝金駿眉,後來喝滇紅,如今到了杭城,竟喜歡上了本地紅茶——九曲紅梅。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竟無意間認識了一位做九曲的姑娘,她邀我四月中旬去雙浦靈山九曲基地觀茶園、喝新茶,一探究竟。

如約而至,十分歡喜。


委凋

初入院,四五個茶匠,好幾筐新鮮的恭弘=叶 恭弘子正在被翻弄着,晾上茶架進行萎凋,迫不及待的我開始問東問西,她卻說,不急,先喝茶,再觀賞,先體驗,再開課。

整幢屋子被九曲茶香環繞着,剛落座,面前杯子齊刷刷一字排開。

“這是今年的新茶,金毫多,恭弘=叶 恭弘形細,第一批炒制出來的,嘗嘗看。”

“這是去年的特級茶,嘗嘗看。”

“這是去年的一級茶,嘗嘗看。”

“這是3年的老茶,九曲現在也開始做老茶了,隨着時間的變化,茶恭弘=叶 恭弘會散發出烏梅香和栗子香等不同的香味,以後就和龍井一對一了,但是龍井是沒有辦法做老茶的。嘗嘗看。”

向來“寧可百日無酒,不可一日無茶”的我,竟被九曲險些灌醉。


通往茶園的路上

通往茶園基地的路上,像是穿過一條綠色長廊,兩邊樹木相接,流水潺潺相伴,茶樹就種在高高的山上,這座山原來就叫“靈”。

她說,九曲紅梅和龍井是不大一樣的,龍井用的茶樹是獨株的43號茶樹,而九曲用的是群體種的茶樹,這種茶樹每年是在老茶的根基上發的新恭弘=叶 恭弘,所以每年都會帶着老茶樹的基因,是一簇一簇的。

她說,採茶的時候,要採茶樹頂端直立向上的,最頂端的那片恭弘=叶 恭弘子,而且這片恭弘=叶 恭弘子的高度一定要高過它兩邊的互生恭弘=叶 恭弘,茶樹側面的嫩恭弘=叶 恭弘子是不能要的,香氣不足。

她說,九曲的採摘時間要比龍井稍微晚一點,採茶季也稍微長一點,不必去爭搶清明前的時間,要等恭弘=叶 恭弘子稍微熟一點,這樣發酵出來的茶恭弘=叶 恭弘香氣足,色澤好。


九曲新茶

九曲新茶

再回到工廠,師傅們各忙各的,卻井然有序,配合默契。機器不停轉動,恭弘=叶 恭弘子也都散發著靈性,不同的溫度,濕度都會影響着這批茶恭弘=叶 恭弘的質量,老道的師傅不用現代化的計量單位,看一眼天色,多年的經驗會指導他調節發酵機器上的按鈕。

萎凋、揉捻、發酵、乾燥,環環相扣,成就一杯好茶,觀其形,品其湯,學會鑒賞。我始終覺得,即使一草一木,你用心相待,它會報之瓊瑤。

我想起那位喜歡九曲老者說,草木,是最具有感恩之心的,好比街邊的梧桐,夏天的時候為你遮陰納涼,冬天,你喜歡陽光,它便捨棄自己的手腳,讓你享受溫暖。

一片恭弘=叶 恭弘子,你赤誠相待,它也會安慰你一晌時光。


茶型彎索如鈎

色澤烏潤如梅

有山曰靈兮,水自轉九曲。

滋茶於崇高兮,四巒相與環抱。

朝飲嘉木之墜露兮,夕餐疏影之暗香。

彎索若龍鈎兮,非世俗之所伏。


有一座名叫“靈”的山啊,水繞着它轉了九個彎。

有種茶種在了高高的山上啊,四周有山巒將它環抱。

白天它喝着樹木萬物滴下的露水啊,夜晚吮吸它們影子留下的暗香。

這種茶彎彎索索就像龍鈎一樣啊,並非世俗能夠使之屈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