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是我的偉人

歲月帶走了你的容顏,卻帶不走你的溫柔。你驚艷了時光,滄海桑田一如既往的付出,於我生命里成了最耀眼的星。

——題記

命運使然,我沒能生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亦未能像大多數人一樣與家人和睦融洽的同屋共處。因為從我記事起,家裡就一直“紛爭四起”、“戰況不斷”。很多人說,“父愛如山,挺拔偉岸”,對我而言,我體會不到這種內斂厚實的愛。而關於母愛,“深沉如水,溫柔細膩”,讓我知曉溫暖尚存。

在我還是嗷嗷待哺的年齡,父親就已經“不辭而別”,儘管後來跟母親分分合合很多回,可我從來在他身上沒有感受到他作為人父的那種責任。而隨着年復一年的長大,跟他偶爾還會見上一兩面,但是,時至今日,我對他的印象已經模糊不清。心裏,只容得下母親,因為我的母親是個偉人。我為她這麼多年以來一人飾演兩個角色的行為而感動;為她每天起早貪黑外出工作只為掙取微薄的生活費而心酸;為她日漸徒增的皺紋與白髮而愧疚……我愛她,我卻從來沒有告訴她。

走過懵懂無知的童年,走過叛逆任性的少年,直至眼前明曉事理的中青年,我開始慢慢懂得,母親,是我一輩子值得去愛的一個人。

我跟哥哥童年大部分時間是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因為父母的不合,他們都不在身邊,我對他們一直心有懣憤。我不像隔壁家小夥伴那樣,有各種各樣新奇好玩的玩具,也不像他們那樣有父母寵着疼愛着給他們買大把大把的零食,更不像他們那樣受了一丁點的委屈就可以跑到父母懷裡撒嬌大哭一場……我有的,只是一個人偷偷躲到被窩裡抽泣哽咽一番,以及跟哥哥互相的傾訴。爺爺的脾氣不好,說話的語氣也是“不敢恭維”,動不動就會拿鞭子抽我們,积極奉承他棒下出孝子的頑固想法。所以,關於父母,我那時候並沒有什麼“好感”。

後來,某年暑假,母親突然要接我們去城裡,在電話的一頭苦口婆心的向我們解釋。哥哥很是抗拒,哭着說不去。而我也沉默以對,因為懵懂無知,心情說不清道不明。最終,抵不過爺爺奶奶的威嚴與勸說,我跟哥哥還是坐上了去往城裡的大巴上……那時候的母親,年輕、端莊、美麗,因為久別重逢,一見到我們高興得整天合不攏嘴,像是心花怒放的少女般。然後給我們買新衣服、買零食、買玩具……滿足我們所有“無理取鬧”的要求。即使我們任性的大吵大鬧,她也一臉溫柔的關懷備至,似乎是在彌補她不在我們身邊的那幾年。而也正是從那次寒假之後,我對她的怨念在不知不覺中有了崩潰的跡象。然後,每年的寒暑假我跟哥哥都如期而至,到後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從心底接受了她,也從心底的開始正視她,但是,並沒有正式地原諒她。

母親跟爺爺奶奶的關係也不好,關於他們的恩怨情仇,其實在我還沒出生之前就已經發生。而我一直也聽爺爺奶奶說,母親如何如何的不好,而母親也一直說爺爺奶奶怎樣怎樣的壞,對於他們那些恩恩怨怨,我從小耳目渲染,心裏很多時候都不是滋味。如果不是因為我們兄弟倆,估計母親也不會再回去我那個童年的家。所以,在我跟哥哥都升中學之後,母親把遠在城裡的小店鋪關了,然後回到縣裡買了套房子,離我們學校只有十來分鐘的車程。

而那時候的我,正值青春,叛逆任性。對於母親的行為並沒有太多的關心和過問,而且處處與她“爭鋒相對”。我不喜歡她為我跟哥哥置辦的新家,很多時候都不情願回到那個地方,因為沒有我熟悉的玩伴和地方。在她每個周二和周四送飯到學校的時候,我都沒給她好臉色,動不動就脾氣暴躁起來,甚至破口大罵。而每次回到新家,對於她喋喋不休的嘮叨更是不勝其煩,經常一言不合就摔門而出。回去的時候,總是會看到她紅着眼眶從房間出來,問我去了哪裡,餓了沒,要不要熱一下飯菜吃點……讓我內心既是複雜,又是感動。我們總是把最寬容的樣子留給了別人,卻把最惡毒最傷人的話留給了自己最親的人。讓我日後想起時滿滿的愧疚。

放蕩不羈的度過了叛逆期,心性開始定下來,隨着時間的年輪一圈一圈的轉動,我終於明白了作為一個母親,她所肩負的苦與淚。她其實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她把她所有的愛都傾注在了我跟哥哥的身上,她想望子成龍,她想盡她最大的努力給我們營造一個真正的家。

“媽,為什麼要把店鋪關了,在城裡不是挺好的嗎?”有一天我忍不住問母親。

母親溫和的微微一笑,“因為啊,我不放心你們,搬回來好照顧一下,偶爾還可以給你們做點飯菜送到學校去,而且,我想給你們一個像樣點的家,周末放假有個可以休息的地方,我不想你們受人白眼和冷嘲熱諷,我要讓你們過得不比別的孩子差。”

我不善言辭,特別對母親,但是在那一刻,心裏的五味瓶一下子就被打翻,五味陳雜,眼淚噼里啪啦,說來就來,像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才鼓起勇氣跟她說,“媽,謝謝您。”

那一天開始,我選擇了原諒,從此把她珍惜,這個平凡的女人受了太多的苦。我想是我跟哥哥成了她這麼多年以來堅持下去的唯一信念,為人“父”,為人母,為我們共同的家,不辭勞苦、盡心儘力、一個人撐起了一片天。

上大學那天,母親早上五點多就起床去市場買菜,等我一覺醒來,正好看到她端着一碗湯從廚房進到廳里,桌上已經擺滿了一桌我平日里最愛吃的菜。

“起床了趕緊去刷牙洗臉,然後把這些都吃完,吃飽了坐車才不會暈,行李都收拾好了嗎?缺什麼跟我說,我現在立刻給你準備。”母親看到我睡眼惺忪的從房間出來就催促道。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去到另一座城市學習生活,所以她比我還要緊張和擔心,就像哥哥離開的那一天,除了習以為常的嘮叨,眼裡還有許許多多的不舍。

“好好好,我知道了,一切都準備妥當,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一臉的無奈。其實心裏也有不舍,以及對她的心疼。因為我一走,家裡就剩她一人,“家徒四壁”、冷冷清清。每天天剛亮就出去工作,生病或者諸事不順,沒人在身邊及時的照顧和傾聽,想到這些,心頭沉重異常。

而臨走前,她硬是給我塞了幾百塊,以及一個紅包,語重心長地說,“省點用,別大手大腳的,但是要把身體吃好,不夠了再跟我說,我給你打過去。紅包就是圖個吉利,放了66塊,嗯,一路平安的意思。”

“媽,你也照顧好自己。我會經常給你打電話的,拜拜。”輕飄飄的說完,轉身上車,從此以後開始了離家千百裡外的生活……

而我基本每個星期至少都會給母親一個電話,向她說一說大學里的一些“奇聞趣事”,每次打給她都掛掉,然後再打回來給我,連一毛錢電話費都舍不得讓我花。而在電話的一頭,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嘮叨和喋喋不休,總是叮囑我要照顧好身體,吃飽飯,不要到處亂跑,不要學壞……當每次寒暑假回家,都能讓她喜出望外,忙裡忙外的給我改善伙食。其實我知道,她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每天都吃得很清淡、很節儉,把省下來的錢都用在了我跟哥哥身上。

直到後來,畢業後步入了社會,一邊迷茫彷徨着,一邊日以繼夜的投簡歷找工作,大半年的時間四處漂泊,母親差不多每天都在微信問我的狀況,時不時的給我發紅包,怕我吃不好睡不好。還不斷的鼓勵我,讓我不要急,先明確目標,慢慢來,最重要還是照顧好身體,按時吃飯,按時睡覺。

最終找了份還勉強過得去的工作,生活也開始逐步的升溫,母親也終於放下了心頭大石,雖然嘴上說得輕鬆,但是明明比我還要擔憂我的前途。然後當一切都穩定下來之後,母親開始了“逼婚”,每次通電話都叫我跟哥哥早點成家,早點生兒育女,她希望我們能夠早日幫她實現兒孫滿堂、其樂融融的夢。

這就是我的母親,一個平凡到塵埃里的普通女人,但在我眼裡,更是一個耀眼到光芒萬丈的偉大女人。我愛她,我卻從來沒有告訴她。謝謝她在我生命里溫柔了歲月,驚艷了時光,成了我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顆星。

你的名字,是我的偉人。我想把歌對你輕輕唱:

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帶出溫暖永遠在背後/總是羅嗦始終關注/不懂珍惜太內疚/沉醉於音階她不讚賞/母親的愛卻永遠未退讓/決心沖開心中掙扎/親恩終可報答/春風化雨暖透我的心/一生眷顧無言地送贈/是你多麼溫馨的目光/教我堅毅望着前路/叮囑我跌倒不應放棄/沒法解釋怎可報盡親恩/愛意寬大是無限/請准我說聲真的愛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