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

序言

“媽的,這小兔崽子,竟讓他跑了!”大鬍子罵罵咧咧舉着火把,對手下人喝道:“再到別處搜,別讓這小兔崽子跑了!”

蕭寒孱弱瘦小的身軀躲在麥垛里,以拳堵嘴,驚憤交加,透過麥梗縫,看到遠處的莊園火光衝天,那火,燒紅了半邊天,似鮮血,潑染了天際,紅得觸目心驚!

他淚流滿面,攤開緊拽的手心,一條碧綠的玉蛇盤桓着,豎著頭,幽幽地盯着蕭寒,嘴唇咬出的鮮血滴嗒落下,掉入玉蛇之眼,染紅了它的眸子!

“祖上曾救一大蛇,蛇吐此玉蛇贈之,乃傳家之寶,你帶着它,快快逃離,家族方保根基!”蕭寒想起父親護他逃走時的叮囑,牙咬得鋼響,待大鬍子一行人走遠,方起身向相反方向奔去。

“快追,小崽子向那邊跑了!”行蹤被發現,蕭寒拚命奔跑,行至河邊,前是大河,後有追兵,已是無路可逃!

“小兔崽子,你倒是格老子逃啊!”大鬍子獰笑着,逼了過來。

蕭寒怒目圓睜,縱身躍入大河!

(一)天賜之子

烈日似火,一樵夫負薪沿河行,忽見河邊似有一物,走進一看,原來是一個男孩,容貌俊朗,雙目緊閉,面色慘白,己然暈迷,右手卻緊緊拽成拳頭,怎麼也辦不開,一探鼻息,隱隱有氣。

樵夫忙扔掉柴木,用村裡流傳的法子,倒背行走,助他吐出腹中積水,方緩緩喘過氣來,卻虛弱無比。

樵夫背上男孩,回到山中小屋,未及屋裡,便大叫道:“老婆子,快出來,天感念見,給我們送兒子來了!”

一婦人奔出,見孩喜極而泣:“天賜兒子啊!”

樵夫姓喬名生,原住蛇庄,蛇庄的人世代以捕蛇為生,喬家獨有捕蛇秘籍,能力居村之首,自然是村中首富。

然香火不旺,幾代單傳。傳至喬生,技藝更高,甚至可任意呼蛇喚蛇而捕之。卻有一日,說曾做一夢,從此不肯再捕蛇,家境也漸漸衰敗下去。

喬生夫婦,年近四旬,仍膝下無子,備受族人冷眼和排擠,被迫搬進山裡,隱姓埋名,以砍柴為生,凄涼度日。

今日得子,自然歡喜,遂取名天賜,夫婦極為寵愛。

天賜性格內斂,不喜與人相處,卻資質聰敏,極喜讀書,又特喜易學醫學類書籍。喬生便以柴及山中所釆野味,換村人的書,供天賜讀,但書終是有限。

(二)小翠引路

蛇村,顧名思義,是蛇類宜居之地,蛇村四面環山,山上樹木繁茂、到處是枮木樹洞,亂石成堆、山下溪流環繞,蔭蔽、潮濕、雜草叢生,常有蛇類出入。

天賜喜歡坐在門前大樹下看書,一天,看到盡興處,便搖頭晃腦的讀起來,忽見一通體翠綠的蛇盤踞在地,頭卻隨着他的誦讀有節律地搖擺,很陶醉的樣子。

“你聽得懂?”天賜忍不住問。

翠蛇頭上下游弋,似乎在點頭。天賜樂了,便道:“我就叫你小翠吧。歡迎你來陪我讀書。”

至此以後,只要天賜大聲誦讀,小翠便會出現,隨他的誦讀而擺動。唯有此時,方能看見天賜嘴角隱隱的笑意。

喬生見此情景,既喜且憂,但並不去驚擾他們。

一日,天賜讀罷,眉頭緊鎖,對蛇曰:“小翠,爹換來的書,我已看過幾遍了!不知哪裡還能找到書?”

說完自己也覺好笑,五里八村,哪裡還找得沒看的書?爹都找不到,小翠哪裡知道?卻見小翠掉身便爬。

爬過一段,見天賜並不跟來,又回身,蛇頭上下游弋,似在對他招手,天賜大奇,忙跟了上去。

爬過陡峭山壁,已是無路,對面還是峭壁,小翠順一枝丫抵達對面峭壁的大樹爬到對面,盪來對面峭壁樹枝藤蔓,蛇身纏過天賜手臂,將藤蔓交於天賜手中,示意天賜順藤蔓盪過去。

(三)秘境探險

天賜向對面望去,只見腳下懸崖峭壁,樹木繁密,山下,深不見底,拋石下去,竟無着地聲。

見天賜遲疑,小翠將蛇身纏於天賜腰間,按蛇頭示意方向,天賜心一橫,手抓藤蔓,縱身起跳,眼一閉,向對面峭壁躍去。

感覺身體墜入一片鬆軟滑膩之地,天賜睜開雙眼,一片漆黑,隱約可見綠瑩瑩的瑩光在四處閃爍。

身下的滑膩之地似在滑動,待眼睛慢慢適應黑暗后,天賜舉目一看,倒吸一口涼氣,只見自己躺在巨大的山洞口,洞內,密密麻麻纏繞的,是各色各樣、大小不一、神態各異、成幹上萬條蛇,有的攀沿在洞壁,有的棲息在枯枝,有的盤踞着,有的不停遊走,無一例外的,都滋滋地吐着紅信子瞪着這位不速之客。

天賜發現自己身下的鬆軟之地,竟然也是無數條蛇堆積而成的蛇毯,它們受了驚嚇,蛇口正吐着信子向他逼來,那些分佈四周的熒光正是它們眼晴的反光。

“我命休矣!”天賜長嘆一聲。卻見小翠從他胸口用嘴叼出一物,竟然是他掛於胸口的玉蛇!

小翠將蛇身仍纏於天賜腰,蛇頭盤桓在其胸,嘴叼玉蛇尾,將玉蛇頭向前面對眾蛇。

那玉蛇,叼在小翠嘴中,竟突然發出幽幽綠光,就連小翠,也通體發出綠色的光,與玉蛇渾然一體。

天賜看呆了去,眾蛇如接聖旨般,馬上縮回身子,頭伏地,生生讓出一條道來。

天賜起身,藉著玉蛇和小翠發出的幽幽綠光,順路看去,裏面似乎深不可測,但無退路,只能按小翠蛇頭指示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行。

山洞一個接一個,很深,每個洞里都有成千上萬條蛇居住其中,所到之處,眾蛇皆自讓其路。

空氣越來越陰冷,腥氣熏得天賜難以呼吸,腳下,突然被一物絆倒,天賜撲身向前滑倒,頭本能一縮,利刃從頭頂劃過,有蛇被刺中,好險!看來洞內機關眾多,只是小翠帶他走的路全繞開了機關。

定晴一看,撲倒在一堆森森白骨中,環顧四周,到處是各種形狀大小不一的屍骨!一時辨不出是動物屍骨還是人骨。

他一個激凌,馬上爬起,緊緊衣衫,竭力屏住呼吸,壓制恐懼,嚴格按小翠蛇頭指示,繼續前行。

(四)山洞奇遇

跌跌撞撞,不知走了多久,終於走到洞底,前面已無路。

小翠叼着玉蛇,在洞壁四處遊走,畫著奇怪的圖形,天賜感覺是卦圖或陣圖,最後它將玉蛇頭伸進一凹陷處,洞壁竟轟隆隆地開了一個大門。

踏入門內,小翠觸動機關,洞門緩緩合上,天賜環顧四周,這洞十分巨大,像極書中所繪皇宮,雖布滿塵埃,但仍掩飾不住昔日的金碧輝煌。

天賜不敢異動,他明白,這裏面定是機關重重,注意地看小翠的指示,但見小翠也有些許遲疑,不敢輕易指點方向。

天賜腦海里出現九宮十八圖,仔細看腳下地塊,竟有些類似,他努力憑着記憶,搜索陣圖生門,但料想斷不會如此簡單,又結合奇門遁甲與此刻時辰、所佔位置,大膽推測出一條路線。

他跳躍着,終於平安抵達洞底,小翠再次在壁上遊走,又一道石門緩緩開啟。

裏面射出強烈的光線,洞分兩邊,左邊堆積着金銀財寶,閃閃發光的是顆巨大的夜明珠,它璀璨奪目,發出誘人的光彩。右邊則堆着書簡!

天賜低頭看腳下的路,從布局看,若選左邊,則無法抵達右邊,若選右邊,則無法抵達左邊。

一絲遲疑后,天賜選擇了右邊,當他小心地抵達書簡時,欣喜若狂,竟然是一整套《連山》、《歸藏》和《周易》!夢寐以求的書啊!

天賜欣喜若狂:“真乃天助我也!小翠,謝謝你!!”對小翠,心中是萬分感激!

忍不住翻一頁,書中掉落一紙,上書:書贈有緣人,出洞機關圖。下面畫著出洞的機關,仔細看過,與進洞時機關完全不一樣,而且玄妙之極,根本是九宮八卦圖和奇門遁甲完全無法破解的。

天賜冷汗直冒,若開始選擇財寶,則必葬身此山洞中了!

圖背面還有一行小字:捕蛇不孕者,停捕十年,放生蛇千,撕此圖紙一小角焚之,灰和水飲之,必孕。

天賜記好圖紙機關,將其放入懷中,脫下外衣,將書包了,牢牢繫於身後,便尋着機關圖回到洞口。

在小翠幫助下,攀藤蔓過崖回家藏好書,將出洞圖背得爛熟於胸后焚之,灰燼用兩小瓶一多一少分而裝之。

翌日,與喬生道:“孩兒昨夜做夢,一老者告之,母不孕,乃因家族捕蛇太多,欠下孽債,本應斷子絕孫,因救吾結善緣,若能停捕十年,放生一干條蛇,再以此葯和水飲之,則可孕。”

喬生一聽,大驚,此夢與八年前自己所做夢大同小異,心中稱奇,想這些年已盡已之力,放生過數百條蛇,還有兩年時間,到一干條應該沒問題,便覺人生充滿希望和幹勁。

天賜則日日在大樹下苦讀,有疑慮之處,便說給小翠聽,看小翠點頭搖頭來修正自己觀點。

(五)學成下山

三年後,天賜跪於喬生夫婦膝下,道:“爹娘相救培育之恩,孩兒銘記在心,沒齒難忘,如今娘有孕在身,後有子女可承歡膝下,兒稍安心,兒重負在身,今不得不辭別爹娘,望爹娘多多珍重!”

身懷六甲的喬氏淚如雨下:“天賜,我的孩兒,爹娘實在是舍不得你走啊!”

遂從懷中掏出一香囊,香囊樸實無華,卻有隱約異香,交於天賜:“此香囊為母所縫,裏面放着你爹山中砍柴時釆到的奇珍異草熬制而成的膏藥,香囊也在葯汁中浸泡過九九八十一天,可避毒蟲猛獸,強身健體,危急時亦可作葯救命用,我們一家四口一人一個,他日也能憑此香囊相認。”

天賜依依惜別雙親,將寶書歸回山洞,玉蛇和小瓶紙灰放入香囊,香囊貼身而放,拜別小翠,下山而去。

湘合鎮地處繁華地段,鎮上錢莊、綢鍛庄、酒肆、肉鋪生意興隆,街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很是繁華。

一俊朗少年身背藥箱和葫蘆,一手搖虎撐,一手撐着旗幡,上書:扁鵲再生,華佗轉世,中間一個大大的“醫”字,另一面上書:神機妙算,下面個大大的“相”字。

一老者見狀,忙拉過少年:“孩子,你這招牌,打得太大了罷?別招惹禍事。”

說話間,一隊人馬身着素服從街上走過,只見為首的寬皮大臉,倒三角眼,嘴角似乎總帶着笑,那臉頰兩旁的肉便形成了道道摺子,騎一匹毛色黑得發亮的高頭大馬,從街上緩緩走過。

“善人啊善人!”老者誇讚道。

“善人?”少年反問道。

“是啊,這是我們鎮上的韓大官人,大善人,為人和善,懲強扶弱,很重朋友義氣,今日就是去拜祭昔日好友蕭大官人一家的。年年如此啊”老者說。

“蕭大官人?”

“是啊,孩子你有所不知,湘合鎮原本兩大旺族,蕭家和韓家,且兩家世代交好,但六年前,蕭家不知為何結了仇家,竟招至滅門之禍,一個晚上全家連同僕人128口人竟悉數被害,整個蕭家莊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據說無一人生還!”老者唏噓不已。

“後來呢?查出兇手沒?”少年問道。

“噓,小聲點!”老者拉過少年,見四下無人,說道:“官府曾大力查案,最後鎖定山上強盜,幾次圍剿都未能成功。可憐那128口人哪!倒是那韓大官人,宅心仁厚啊,厚斂了蕭家人,又對整個莊園進行了整理,還每年忌日都去拜祭,大善人啊…”

(六)曠世神醫

“整理莊園?”

少年的眼裡閃過一絲陰霾,但一閃即逝,別過老者,猛搖手中虎撐,引來了大群圍觀群眾,眾人竊竊私語。

“哈哈,這年輕後生,還敢稱華佗再世!太狂妄了吧?”一壯漢斜着眼不屑地道。

“這位壯士,是否華佗再世,試試便知,眾人家中可有病患者?讓小生治,治不好不收錢,你們還可將我送官!”少年朗聲道,竟氣宇軒昂。

圍觀者大抵市井之民,家中並不寬裕,見他如此肯定,且治不好不收錢,抱着試試的心態,有幾人請他去醫治,沒想到皆被他治好,治好后給多少錢也由病家隨意,請他診治的人越來越多,無論何種疑難雜症皆药到病除。

少年還有一大特長,占卜精準,誰家走丟孩子,親人離散,錢財丟失,找他占卜,次次皆準。

湘合鎮便流傳着這少年是華佗轉世,孔明再生的傳言。

(七)蹊蹺怪病

一日,少年正準備收起旗幡,一中年男子站在他面前,道:“我家老爺是韓府韓老爺,聽說你醫術高明,我家老爺有請先生。”

少年望住他:“請問你家老爺請小生何事?”

“去了便知。”

剛進入韓家巨大的朱紅大門,一個俏生生的十三四歲的小姑娘跳出來攔住去路:“哪裡來這麼個帥哥哥?來,陪我玩!”說罷要去拉少年的手。

中年男子忙上前叫道:“妙嫣小姐,你爹爹還等着見哥哥呢,哥哥以後再陪你玩。”說完忙給少年使眼色,示意少年快快走!

在中年男子的帶領下,七拐八彎,進入一大殿,大殿上掛一大牌匾:積善人家。背門而立男子轉過身來,正是那日在街上所見的韓老爺。

“拜見韓老爺。”少年恭身道。

“坐,上茶!”韓老爺吩咐下人,少年所見府內下人,都身手敏捷。

“敢問神醫何方人氏?師出何人?”韓老爺的臉,笑也是笑,不笑也是笑。

“聽師父說,我是孤兒,他在冰天雪地中撿到我時,我尚在襁褓中,師父為我取名天賜,從此我便隨他天南海北,四處行醫看相。”少年答。

“天賜,好名字,貴師呢?能否一見?”韓老爺道。

“師父,他老人家,仙去了,這藥箱葫蘆旗幡皆是他傳於我的…”少年黯然神傷,不禁留下兩行熱淚。

少年整理了情緒,問道:“韓老爺找我何事?”

“你號稱華佗再世,來看看此病你可能治好?”隨即喚來家丁,令其解開衣裳,只見其臉以下,全是魚鱗般的厚厚的綠皮履蓋!

“啊!”少年驚道:“此病已有幾年?”

“四年有餘!”

“病由?”少年問道。

韓老爺不語。

“敢問這位壯士,這病是否白日里無甚大礙,但一到夜晚,便奇癢無比,似有萬干蚊蟲叮咬?”少年道。

家丁撲通跪下,連聲道:“先生救我,先生所言極是,還夜夜惡夢…”

“放肆!”韓老爺喝斷家丁的話,“退下!”他怒喝道。

見家丁退下,少年看住韓老爺的眼:“若病家不能以實情相告,恕小生無能,小生告退。”轉身欲走。

“先生請留步!”韓老爺拱手道。

(八)另有隱情

少年停步,望着韓老爺封得密密實實的脖子,想起喚他來的中年人和門前遇到的小姑娘,道:“小生猜得不錯的話,想來貴府上下皆得此病,貴府上下皆食蛇肉,而且此症,貴府定是已訪遍名醫而不治吧。”

韓老爺一震:“先生果然神機妙算,實不相瞞,六年前,因府內人人都喜食蛇肉,兩年後,整個府內夜夜有毒蛇潛入,因此而喪命幾人,於是招天下擒蛇能手作為家丁,仍收效甚微。”

“難怪家丁看起來身手敏捷!”少年暗道。

韓老爺頓了頓,接着說:“一日來一道士,說曾受過韓家祖上恩惠,今日相報,贈葯讓府上所有人塗於身體之上,可保性命。遂讓家人塗之,毒蛇不再攻擊,卻長出如此鱗片,唉,先生可有解法?”

“這個……”少年眉頭緊鎖。

“先生有何為難之處?”韓老爺問道。

“我想借住貴府觀察幾日,再對症下藥,可否?”少年道。

韓老爺沉吟了會,說:“好,還有事請先生相助,小女妙嫣六年前被毒蛇驚嚇后,智力一直停於八歲時期,不知能否醫治?”

“待我觀察下再說吧。”少年道。

韓老爺讓家丁打掃好東廂房,讓少年住進來。

夜裡,少年輕推房門,進入院子,感覺有一黑影閃過,知是韓老爺仍未完全信任於他,便伸個懶腰,嘟囔道:“茅廁在哪個方位?待我算算。”

入廁后便又睡眼惺忪回屋,在黑暗中以耳伏地,調動聽力,便聽見各廂各房皆有痛苦的夢囈聲發出,有的在驚恐地叫:“蛇蛇!…”有的在叫:“救命!”還有的人在說:“不是我要殺你,放過我吧~”…聲音聽起來都痛苦不堪,在暗夜裡無比詭異……

清晨,院子里回歸寧靜,白天,少年便很盡責地為府中人把脈查看,又對伙房仔細查看。

剛進屋坐下,妙嫣跟了過來,俯在他身邊,使勁嗅,然後拉住少年的手,俯在他耳邊,輕聲說:“哥哥,我認出你了,你的氣味我記得。”

少年心中大驚,忙輕聲對她說:“妹妹,這是我倆的秘密,拉勾,誰也不許往外說。”

“好,拉勾,誰說誰是小狗,哥哥,陪我去玩。”便拉着他朝院子里走去。

“哥哥,我天天都在想你,在這個家裡,我好怕!哥哥救我。”妙嫣睜着她純凈的大眼晴,眼中有淚花閃爍,楚楚可憐地望着他。

他心似被皮鞭抽過,不敢看她純凈的雙眸,只柔聲問道:“妙嫣覺得這家裡誰最好?”

“楊嬤嬤,張奶奶,李二叔……,他們對我可好啦,還有,他們也怕殺蛇,偷偷教我念阿彌托佛…”

“殺蛇,誰在殺蛇?”少年問。

“噓!”妙嫣將食指放在唇邊,“來,哥哥,我偷偷帶你去看。”

“噓!妺妹,我們來打個賭好不好?今天不去看,看誰堅持住最後提出去看誰就贏了。”

“好啊,哥哥,我一定會贏。”妙嫣拍着小手道。

第四日夜,少年再起入廁,發現已無人盯梢。

第五日,妙嫣過來,少年說:“妹妹,我輸了,想去看殺蛇。”

妙嫣高興地說:“哦,我贏哥哥了!”

帶他穿過條條廊道,來到一個極為隱蔽的後院,院門關閉着,妙嫣帶少年來到一處樹林籠罩的假山,“這是我躲迷藏發現的地方。”妙嫣仰着小臉說。

爬上假山看下去,只見院內家丁們正在給一條條蛇開腸破肚,奇怪的是每根腸子都細細理過。

“他們為什麼理蛇腸子?”少年奇怪地小聲道。

“有一天,和楊嬤嬤玩捉迷藏,我躲在爹爹床下,聽爹爹對娘說,就是將村莊掘地三尺,將所有蛇剖開,也要搜出那條玉蛇來!哥哥,玉蛇是什麼呀?”

少年心中又一驚,忙和妙嫣說:“我們快回去,今天的事也是我們倆的秘密,誰也不許說哦。”

妙嫣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純潔無邪地看着他,用力地點點頭。

(九)血債血還

少年去見韓老爺:“老爺,此病有葯可醫,容小生去釆些草藥回來。”

辭別韓府,少年來到山邊,開始誦讀,小翠隨之而來,少年歡喜不已,道:“小翠,好久不見。我所算無誤,的確是他們,現在好了,如能褪去他們身上綠皮,道士便再也無力保護他們,六月六日夜,你們,則可以行動了。”

少年回到韓府,取喬母所贈香囊藥粉少量,溶於大缸水中,令每人以水塗之,所塗之處,綠皮盡皆掉落,痛苦盡除。

韓老爺大喜,贈少年金銀無數,再次提起妙嫣頑疾一事。

少年面露難色,道:“小姐的病的確有些難度,但也不是沒有辦法。”

他沉吟半響,又掐指算來,道:“如能在六月六日這天,以府中十二人在月明山,做一天一夜道場,則可解去小姐頑疾。但這十二人的生辰八字皆有講究,待當日我算出府中何人符合再點。”

韓老爺深信不疑,忙說:“隨你點。”

六月六日,少年點出楊嬤嬤李奶奶等妙嫣告訴他的好人,帶着妙嫣,浩浩蕩盪向月明山出發了。

翌日,一道士趕到韓府,見韓府大門緊閉,久敲不開,遂命人撬開大門,但見府內陰森恐怖,大匾上“積善人家”四個字分外刺眼,各處遍布死去的人,死狀極為恐怖,身上滿是蛇咬后的印子,似死前受到了極大驚嚇,一點人數,剛好128人!

道士仰天長嘆:“韓老太爺,舉貧道之全力,也只能保他們六年平安,你的恩惠,貧道已還,他們自已欠下的孽債太重,終究要他們自己償還啊!”

《The Moment 01徵文活動》

《首頁和今日看點收錄文章》

丹菡,一個普通而平凡的女子。

用她的筆、她的心記下發生在她身邊的普通人的普通事。

用有溫度的文字,在平凡日子中去發現平凡的美好,從而明白平凡人生的真正意義。

如果你喜歡,請留下你的腳印,你的喜歡。你的每條留言她都會認真閱讀,認真回復。

讀書碼字塗鴉任選一第115天,2017.05.08於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