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是一次校招,校招,校招,宣講會的橫幅在校園中隨處可見,都是地產的行業。作為一家以土木聞名全國的學校,向來是各大地產商招人的首選。

各大地產集團傾注人力、物力,更有企業在招聘會上,直接將iwatch作為禮物分發,又有發紅包的,發4D眼鏡的,鑰匙扣等等的小物件更是不在話下,我是這周才投的簡歷,也有7、8家了,卻一份面試的資格都還沒有申請到。

今天更是偶然間,看見一家面試企業,本是過了投遞簡歷的時機,但還是給了我一次機會,那人力資源的專員,臉上塗了一層厚厚地脂粉,穿着標準的OL套裝,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硬生生的告訴我投遞簡歷的時間已過,不再另行招聘。“那也沒什麼,”我說著,便轉身走了出去,幾步之後,後面有聲音叫住我,是她身旁的男士,問我“簡歷帶了嗎?”

“五分鐘之內可以給到您,”

他點點頭,之後,我便是小跑着回到圖書館,重新打印簡歷,加上來回的路程,五分鐘應該是不可能的了,全部也就十分鐘左右吧,當我氣喘吁吁,汗流浹背的回到會場的時候,只看見了那個木偶娃娃。

她站在高一級的台階上,冰冷地看着我,“我們自己的都面試不過來,你的簡歷先給我吧,要是有需要,明天再給你電話。”

說著,就踩着高跟鞋頭也不回的走了,害得我想再說幾句話的機會都沒有,看來是沒有什麼希望了。

應聘了那麼多簡歷,都石沉大海,多少有些沮喪的。

甚至懷疑自己,連晚飯都吃不下。我坐在校園冰涼的石階上,給老公打電話,他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個可以發發牢騷,抱怨的人了。他還是建議我繼續投遞簡歷,而應該珍惜這麼多企業到場的機會,不要給自己設限,而是要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樣子。

“我要是找到工作發現不愛幹了,怎麼辦?“

“不愛干就不幹唄,咱家還缺你掙那點錢。“

我在電話線的那頭,突然間,心理的石頭就落下了,頓時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不少。

“你不是還要養我呢嗎?“電話那頭說,

“養啊“我隨手拿起地上的落枝在土上塗著。

“你看得那麼多書,沒有實踐,得不出太大的效果,現在還是要先找一份工作再說。“

“嗯,好,聽你的,“我說。

有的時候,在一份困佑中,那種迷茫無措,有掙脫不開的狀態,讓人覺得窒息,甚至是懷疑,有了想要放棄的打算,但是當這些掙扎的情感過去之後,又會豁然開朗,想到自己的簡歷寫得不夠正確,那就努力改正好了。

之前,也有過在家專職寫小說的經歷,可是並不是很成功,甚至一度又有了找工作的打算,所以,現在既然還有這麼好的機會,就應該先試試再說,一點小小的挫折,應該不在話下的。

做好了這樣的準備,

就打算開始修改簡歷,制定證件照,整合自己學習的知識和技能,將精力用在正確的地方。而不是把它消耗在毫無意義的抱怨和否定之上。

想到今天除了這一件可記錄之外,還有一件就是在地鐵上和瑜伽老師的談話,因為練完瑜伽剛好順路,便攀談起來,我問她之後還需要進修嗎,她說是需要的,而且價錢很貴,“那豈不是將掙來的錢又都還回去了。”

“是這樣的,”她瞪着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滔滔不絕的說,“瑜伽這個行業並沒有什麼權威的認可,就只能教練自己進修,很多去印度的團,兩周要近3萬元,說是瑜伽節,教練去感受一下,實際上,也沒多大的用處。有些教練是自己做不到,但她知道怎麼樣更好的輔導學員,”她看着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樣子,又繼續誠懇的舉出例子,“就像是游泳教練,本身不見得比學員的成績更好,但還是可以當教練的,這些道理是一樣的。”

“哦,“我雖半信半疑,卻仍不忍打斷她,“反正瑜伽,這個就是沒有止境的,永遠需要學習的,而且是循序漸進的過程,”他總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