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網絡

光年裡有個詞叫相看兩不厭

我卻從未見過她樣子

有個詩人說

“只要想起一生中後悔的事,

梅花便落滿了南山”

心裏的梅花是白色

每每落滿山頭的時候

心突突的,又好像停止了跳動

好像滿山的白梅都因我悄然而逝

而我卻倔強着說從未悔過

風吹着髮絲抽打着我

說別再騙你自己




圖片來自網絡

只看眼前人外表

只聽她言語

無論如何,

你也看不出心的樣子

聽不出她心跳的旋律

唯有那雙眼,清澈與否

都通入心底




圖片來自網絡

最愛蓋茨比笑着的樣子

那笑,那雙看你的藍色眸子

就好像

全世界都傾聽你、包圍你

百年難遇

他卻未能有

相看兩不厭的結局

而我又何求

與她相遇

風,只願街燈泛黃的時候

一個人老死在將離的落去


圖片來自網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