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一)

一連幾天,太陽躲進了雲層,陰冷、潮濕的空氣瀰漫了學校每一個角落,午飯時,桃夭去食堂發現大多數老師已經到了,正圍坐在餐桌前,等待廚師開飯。

“在開飯前,我說件事情,”曾校長用手指頭敲了下桌面,示意老師們安靜下來,“這裡是學校,相信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學校是干什麼的地方?是教書育人的!不是田間地頭,不是自家小院子,所以,有些老師要注意影響,不要把亂七八糟的人帶到學校來,甚至在學校留宿,這成何體統?做人要檢點!”

“他不是亂七八糟的人,我也沒有不檢點!”桃夭知道曾校長是針對自己,如果只是找理由來批評她,她能接受,但她無法容忍對王拓的侮辱,因此立即駁斥。

“孤男寡女在學校呆了一晚上,你告訴我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新時代柳下惠?”曾校長猛地拍了一下桌面。

“桃夭昨天晚上在我宿舍休息的,早晨她都告訴我了。”阿萊老師提高了聲調,看向曾校長。

“桃夭,是不是王連長來了?你一定知道他昨天要來,難怪這麼冷的天而且在元旦這麼重要的節日,你還願意在學校獃著。”喬笑剛才聽曾校長那番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是,他來了,但我事先並不知道他要來,而且我留校是學校安排的。”桃夭一臉平靜。

“學校是菜市場嗎?可以隨便來陌生人?”曾校長避開阿萊老師的眼神,繼續開“批鬥會”。

“王拓不是陌生人,是我的親人!”

“親人?你們是有血緣關係還是拿紅本本了?充其量是情人!你還說沒有發生事情,可能嗎?”曾校長提高嗓門,“我估計最齷蹉的事情都有過!”

“即使真發生了什麼事,那又怎麼樣,他們都是成年人,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反倒是校長你,好像管得太多了,教師在非教學時間的私生活,好像不在校領導負責的範圍吧?”阿萊最見不得曾校長說話夾槍帶棒的。

“這個,阿萊老師啊,你到我們學校的時間不長,很多情況不了解。”曾校長面對阿萊老師滿臉堆笑,聲音溫和了很多。

“誰沒有一點私事呢?學校又不是修道院。”阿萊老師加重了語氣。

“那是,那是。”曾校長忙不失迭地點頭,“其實,我也是為桃夭好。”因為阿萊老師的父親是縣教育局領導的關係,曾校長對她十分敬重。

“桃夭是個稱職的老師,深受學生們的喜歡,愛護她也要講方法。”

“阿萊老師說的對。”曾校長又點頭哈腰。

“阿萊,謝謝你,我先回宿舍了。”桃夭說完,起身離開食堂。

“你不吃飯?”站在食堂門口抽煙的白丁,顯然聽到了屋內剛才那些話,他一臉默然,冷冷地問桃夭。

“不餓。”

“昨天吃撐了?”

“跟你有關係嗎?”

“當然跟我有關係!”白丁把煙頭狠狠地摔在地上,再踩上一腳,“昨天我爸去找你叔叔,談我們倆個人的婚事,你叔叔竟然拒絕了,說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呵呵,難怪你叔叔昨天說話底氣足,原來是因為你攀上了高枝!”

“提親?我什麼時候答應要嫁給你了?請你家以後不要再去麻煩我叔叔!”

“過河拆橋!你現在翅膀硬了,就不認賬了?”

“本來就不欠你賬,我認什麼?”

“好,既然你裝糊塗,那我就一一告訴你!”白丁走到桃夭面前,擋住她的去路,“去年學校招聘代課老師,如果不是我爸投了你一票,現在在這裏代課的就不是你!”

“不可能,我看了公示成績,在參加考試的七個人中,我成績是第一名,我是憑自己的成績被學校錄用的。”

“你是天真還是裝假不懂?這年頭考試第一有什麼用?如果不是你叔叔去求我爸,讓照顧照顧你,單憑你第一的成績,你不可能進學校。當然,我爸也沒有忘記當年和你父親兄弟般的感情,所以,他就來學校和曾校長打了招呼。

“我不知道叔叔找過白書記,可是,即使他真的如你所說,找了你父親,但他也不可能拿我的婚姻來作為交換!”

“你叔叔的確沒有拿你的將來和我爸做交易,”白丁降低了聲音,很誠懇地說:“可是桃夭,我是那麼喜歡你,你為什麼就不考慮接受我呢?我爸是村支書,能夠保證你安穩地代課,直到考上公辦老師,只要他在位,曾校長也不敢拿你怎麼樣。我家在村裡條件也不算差的,那個當兵的有什麼好?說不定就是拿你玩玩,圖個新鮮,不會真心愛上你。你也要有自知之明,麻雀變成為鳳凰只是童話里的故事。”

“說完了嗎?”

“說完了。”

“那我回宿舍了。”桃夭轉身朝宿舍走去。

“聽不進我的話?你等着瞧,吃虧的是你自己,別說我沒有提醒你啊,等有一天你被那個當兵的拋棄了,可別回來哭着求我,沒用!”白丁大聲喊道。




(二)

回到宿舍,桃夭從枕頭邊拿起蕭,撫摸着,又想起了剛才白丁的話,憑直覺,她認為白丁沒有騙他,難怪自己當初進學校那麼順利,還一直以為是考試第一的緣故,幕後居然這麼複雜。

桃夭不怨叔叔這麼做,她理解叔叔,如果不是為了她們姐弟好,叔叔是不會去求村支書的。在農村,村支書是有權利干涉學校聘任代課教師,即使你考試第一,如果沒有村支書的支持,不一定能進得了學校。白丁的爸爸是書記,所以,叔叔去求他幫忙是很自然的事。

當時,如果她不能進小學代課,就得出門打工,那弟弟怎麼辦呢?沒有一技之長的她在外面憑什麼找工作?

只是,如果用代課教師這個身份去換取婚姻,她是寧可捨棄這份工作的。可是現在,如果不同意白家的婚事,那麼,代課就有可能不長久。如果真是那樣,桃夭又萬分不舍這份工作,雖然待遇不高,但她喜歡孩子們,喜歡教師這個職業;另外,弟弟放假時回家,還有個依靠。

對白丁,桃夭並不討厭,但要她確定男女關係,將來結合在一起,這是桃夭根本沒有去想的事,即使沒有遇到王拓,即使沒有愛上他,桃夭也不會選擇白丁。清楚了這一點后,桃夭決定找個時間回家和叔叔談談,表明自己的態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