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辛的寰版《大俠沈勝衣》續寫

第十四單元  巫魂村

三、痴女心隨沈郎意,憨漢巧施待兔計


圖片是昔日男主

 



骷髏殺手案后,沈勝衣略施計策擺脫了跟隨他的龍成鋼,安頓了步姑娘的遺骨,卻猛然想起有事未了的洛陽城。

換上女裝的龍成鋼,滿心歡喜地等待着給愛慕的沈大哥看,不料,出來時,通仔的一句“沈大哥走了,通大哥在此”, 頓時把小龍心中剛剛燃起的那份期待,澆的煙消雲散了。

穿着女裝,就發起了大小姐的脾氣,龍成鋼氣得又瞪眼又跺腳。可是無論怎樣,她心裏知道,沈勝衣是不會為她而回,她便把所有怨氣都賴在了通仔頭上。

“你怎麼就不攔住他呢?”龍成鋼一臉的嗔怪。

“我能攔得住他嗎?人家可是大俠耶!”通仔指着自己的鼻子,嘬着牙花,擠出了這幾個字。

小龍自覺很無趣很無奈,氣得轉身回去又換衣服,通仔跟了進來。

“你出去,你出去……”小龍使勁地把通仔往門外推,通仔這回看清了是女裝的龍成鋼,知趣地等在了門口,照例還是靠住牆壁,抱着肩膀,若有所思……

待小龍出來之後,通仔突然問了一句,他是發自內心的要幫助她。

“你還是要找沈勝衣?”

“當然啦!”

“我倒是有一條路,能找到沈勝衣,就是保不準是幾天或是幾年。”通仔非常自信地說。

“你倒是說呀,不要賣關子。”換了原來裝束的龍成鋼敲敲手中的摺扇,聽了通仔的話,似乎心中的期望又被燃起。 

通仔摸着鼻子笑着說,“除了你我,還有人在找他。你想啊,每次有離奇的案子出現,有人總能比咱們先找到,我們現在只要去那裡等着就好了。你說我通仔怎麼這麼聰明?”

龍成鋼一副沒聽明白的樣子,歪着頭,一手攥住摺扇,也在拚命地想,似乎呆住。

通仔一把搶過扇子,“小龍,你怎麼這麼笨?我都說的這麼明白了,你還不懂?”說著說著,通仔用扇子敲了敲小龍的頭,沒有太用力。

“我就是不懂,但是我有一顆跟定沈大哥的心呀!”龍成鋼摸着被敲過的頭趾高氣揚地說。

“好了好了,拿上東西,跟通大哥走。”通仔大拇指向後一指。

“去哪裡?不說明白不走。另外,你才是跟班,東西你去拿。”龍成鋼嘴還是很硬。

“你想呢,奇案、怪案、無頭案,哪件沈勝衣都要插手。而查捕頭呢,也習慣了和沈勝衣聯手破案。我們只要到應天府乖乖地等着,查捕頭自有辦法找到沈勝衣。”

“通仔,算你聰明,我怎麼就沒想到呢?看來我不帶大金而帶你通仔這個跟班是對的。走!”

說完,小龍和通仔大搖大擺地趕往應天府城,沒幾天便到了,在離府衙最近的一間客棧先行住下。

幾日里,通仔和小龍都在府衙附近悄悄轉悠,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可是哪裡有沈勝衣的影子,也不知道查天雄在查什麼案子。當聽見店小二說起那巫魂村時,可是夠怕的,店小二一通比劃,兩人便嚇得張大了嘴巴,咬住了手指……

這天早上,通仔依舊在府衙附近轉悠,他想讓小龍多睡一會,就自己前來,依舊一無所獲,每天看見的只有提刀捕快進進出出,少有生人出入。通仔左手托着右肘,右手捏着自己的下巴思忖道,要說有奇怪的人來倒是有,昨天晌午時分,來的兩個人,其中一個很像阿斗啊……沈勝衣把我們從大理國救回來時,說過不要小瞧那個阿斗,他可是什麼名震京都的鐵捕耶,可是他為什麼要騙我,害我輸掉衣服,他為什麼又來了,莫非又有轟動京都的大盜出現?可是應天府衙沒有動靜……

此時的阿斗,也就是楊正宇,已經起來,昨天的事情已了解大半,有些擔心查天雄和恭弘=叶 恭弘紅櫻的手臂,一早就在院中來來回回。

查天雄今日要向知府大人稟明暗查巫魂村一事,也早早地起來,稍微活動,發覺左肩膀還是隱隱作痛,他讓人又熬了湯,換上官服,戴上了官帽。

正在想,要不要先去看看恭弘=叶 恭弘紅櫻,丁少白匆匆趕來稟報。

“頭兒,好消息,飛鴿來報,在通往洛陽的路上,咱們的人找到了沈大俠,說頭兒有急事需要他的協助。沈大俠果然與您是過命的朋友,暫時不回洛陽,今天就能趕回。”

“太好了,等他一來,破解巫魂村之事指日可待。”

“另外,照您的吩咐,一有沈勝衣的消息,陳捕頭已出發,去往滄州府接小姐了,不出幾日,也可回府。”

“少白,辦得不錯,湯熬好了先給恭弘=叶 恭弘姑娘送去。”

“恭弘=叶 恭弘姑娘?頭兒,容我多嘴,您是說,昨日跟着楊捕頭來的青衣少俠是名女子?”

“是,大寧衛副使恭弘=叶 恭弘紅櫻是女的,昨天她救了我。”

解除了心中疑問,丁少白退下。而查天雄也跟着走出來了,先看見了在庭院里的楊正宇。

“楊捕頭。”

“查捕頭,恢復得如何?”

“尚好,你我去看看恭弘=叶 恭弘姑娘……”

此時已有來人輕輕扣門給恭弘=叶 恭弘紅櫻送湯,恭弘=叶 恭弘紅櫻開了門,查天雄和楊正宇也一同進入。

“恭弘=叶 恭弘姑娘,謝你昨日搭救之恩。”

“查捕頭,不必客氣,恭弘=叶 恭弘紅櫻自當如此,似乎昨日你已謝過……我也沒有想到會去巫魂村,更沒料到能遇見什麼。那裡雖然蹊蹺,但不可怕。”恭弘=叶 恭弘紅櫻抬眼看見了查天雄的官服,似乎是在哪裡見過,與她那裡的有太多不同,又是那樣的熟悉。

楊正宇和查天雄坐下,來人給恭弘=叶 恭弘紅櫻盛出一碗湯,看見他們的頭兒也在這兒,就也盛出一碗。

楊正宇也說,“查捕頭,我看紅櫻的傷不打緊,倒是你的傷……”

“我的也不礙事,我一會要去復命。對了,今天沈勝衣就能趕來,我們明日再探巫魂村。”

“沈大俠終於要出現了,真想再見見。”楊正宇忽然想起紅梅盜案時,自己化名阿斗在快活林被沈勝衣救過之事,很是興奮。

“那我們就等沈大俠來。再探巫魂村之時,要做足夠的準備。”似乎是知道沈勝衣遲早會來,恭弘=叶 恭弘紅櫻對沈勝衣的前來反而不覺吃驚。

“恭弘=叶 恭弘姑娘,你的考慮果然與眾不同,雖你的裝束與中原女子無異,但是你昨天用的兵器卻是查某少見的。”

“查捕頭過獎了,你說的可是那把彎刀?”

查天雄喝了一口湯,有些燙,他為恭弘=叶 恭弘紅櫻吹了吹另一碗,然後輕輕推到了恭弘=叶 恭弘紅櫻的面前。

“應天的捕快都是慣用刀和棍,很少有人用這種短兵器,不過你這把彎刀倒是多了些隱蔽和鋒利。”

“查捕頭你錯了,那才不是她的兵器,只是一把新刀。”趁恭弘=叶 恭弘紅櫻準備喝湯的時候,楊正宇哈哈地笑道。

“是的,查捕頭,昨日楊大哥怕我生事,我並沒有帶我的慣用兵器,我的在那。”恭弘=叶 恭弘紅櫻指了指箱子上的鐵笛。 

查天雄看向了那把笛子,銀光閃閃,特別亮……雖靜置在箱子上,卻有着特別的生氣。

“怪我嘍?一切都是天意吧。你說昨天你要是帶上它,你們是不是就不會受傷?”楊正宇只是開了個玩笑,卻笑得更厲害了,恭弘=叶 恭弘紅櫻細細喝着湯,沒有要責怪楊正宇的意思。

“僅是看,看不出笛子的輕重,定不是一把普通的笛子,我回來的時候,聽一聽就能知道是什麼,也許就是傳說中的笛劍吧?”

“查捕頭,復命回來的時候還要換藥……”恭弘=叶 恭弘紅櫻對查天雄也笑了笑,未直接回複查天雄的這句話。

此時查天雄和恭弘=叶 恭弘紅櫻已經把碗中的湯全喝完了。

“是要換藥了,很快,等我回來。”

時候不早,查天雄起身,他要去知府大人那裡了。他沖楊正宇和恭弘=叶 恭弘紅櫻照例一抱拳,但最後說的這句話卻意味深長,分外地溫柔。

恭弘=叶 恭弘紅櫻起身點頭,楊正宇臉上卻露出一絲微笑,誰也沒有察覺。他要把昨天的巫魂村經歷細問。

“你怎麼會去巫魂村?還碰巧救了查捕頭。”楊正宇即使不問,恭弘=叶 恭弘紅櫻也會把昨天偶遇程郁以及到花圃敷藥前前後后的事情仔仔細細地給他講上一遍。

楊正宇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路上沒有問,現在要問恭弘=叶 恭弘紅櫻。

“我隱約記得上次古書案見你時,有一位追隨你的琴師,自稱是你的軍師,他為什麼沒隨你來?他說過,他不會武功也要保護你。”

這句話倒是使恭弘=叶 恭弘紅櫻想起了大漠的事,她雖表面上很冷靜,但一提到大漠,她還是急着要回去的。

“楊大哥,我的性格太過古怪?還是很呆,他對我很好,我竟然不知道。”

“此話怎講?”

“他問我可願解甲歸田,與他共開一間琴館。我說給我一點時間,他說既非我所願,他便不強求……然後就走了,再也沒有回來。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晚了,可是我不後悔。”

“我一向很佩服你的做法,你並不古怪。剛才我發現,查捕頭倒是和你有說不完的話……”



眾人期待的沈勝衣,究竟在哪裡?

離開了赤家莊,沈勝衣覺得好多事情要仔細地想一想了。以前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考慮,總是一波未平一波已起。洛陽還有事未了,可是了結了一些事後,自己又該去向哪裡?

步煙飛的死,對沈勝衣來說又是意外又是打擊,只恨自己總是匆匆來遲。但是步煙飛的死,又讓自己深刻地意識到,有很多事情要好好珍惜。途中遭遇的女子,她們對自己的情意……是秋娥在心中的分量太重?還是自己的心思不在那裡?

沈勝衣抬手看看手中的劍,嘆了口氣又放下,依舊別在腰間。心裏有事,走的就慢,沈勝衣想起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還沒走到鳳陽地界,就遇見了查天雄派出尋他的捕頭衙役。

“沈大俠,我們頭兒需要您的協助,要您即刻回應天府。這次有兩個案子……。”

沈勝衣已經不覺得驚奇了,自打結識查天雄以來,能與他聯手破案,不失為人生中的一大幸事。此前經歷的種種,只要案件的結局不要太過凄慘,他很願意剝開層層絲繭,破解種種謎團。查兄那邊有需要,他欣然願意前往。

沈勝衣告訴來人,會儘快趕回應天。洛陽城的事擱置了已久,不妨再遲些回去。大俠沈勝衣,奔應天府而來,他不知道,除了查天雄,還有很多人在等他……

通仔為了小龍可是費盡了心思,倚在牆角差點睡着了,醒了就掐掐自己,生怕漏掉了看見沈勝衣到來的那一瞬間。

辰時未過,知府大人已聽完了查天雄的稟報,巫魂村的事更加撲朔迷離,雖然得知查天雄受了傷,他還是將此事全全交給查天雄辦理,任他調兵遣將。查天雄這次信心十足,也許是得知沈勝衣馬上要到的消息,也許是這次身邊又多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人。

查天雄復命歸來,立刻換了葯,並換了一身衣服,命人找來楊正宇和恭弘=叶 恭弘紅櫻,邊等待沈勝衣邊商量巫魂村的破解之道。

查天雄看了一眼恭弘=叶 恭弘紅櫻手中的鐵笛,“恭弘=叶 恭弘姑娘,若是兵器,它能否吹響?”

恭弘=叶 恭弘紅櫻只輕輕地、短短地吹了一聲鐵笛,這裡是府衙,又是白天,她覺得不能出太大動靜。

“當然可以。我先賣個關子,查捕頭,我可否不告訴你我的兵器是什麼,等沈大俠一來,我再出手。江湖人即便無仇無怨,也想領教他快如閃電的劍法,遠道而來的我也不例外。”

“好啊,巫魂村事了,我們隨你回大漠,在此期間有的是時間看他的劍。” 

寒鐵神笛的聲音,只此一聲,就輕飄飄地響徹天外,傳出很遠。離府衙已經很近了的沈勝衣,也聽到了這一聲清脆,正覺得奇怪。府衙里怎會有如此聲音?定不是一把普通的笛子,令他不由得想起了過去的鬼簫……加快了腳步。

靠在牆角又差點睡着的通仔,被這一聲也叫醒了,大白天怎麼會有這樣的聲音,迷糊中的通仔以為自己在做夢,正揉着眼睛,卻看見一個身影,已經輕輕地走進府衙,體態頎長,長發披肩,多麼熟悉的身影,不是在做夢,要趕緊去告訴小龍……

這麼多天,她終於等到了你,通仔飛奔回客棧。

上一節                                       下一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