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她和朋友一家人吃飯。

朋友,朋友男友,朋友母親,都很相熟。她也依舊,百無禁忌。席間,談及婚姻,她依然口無遮攔。

“我這種人,最適合找男同結婚。”她眉飛色舞:“然後像室友一樣,生活在一起,彼此照料,互不干涉。有我的保護,他可以隱瞞身份,放心去找男友,不受歧視,甜蜜終生。而我,也可以談一輩子戀愛。”

朋友和朋友母親,被她的混賬話,逗得哈哈大笑。朋友男友,也指定她說:“你果然只適合戀愛。”

沒錯,自己的性子,自己最清楚。太鬧騰,太較真,太不安定,實在是無法結婚。婚姻是那麼慎重的事,神聖寶貴,責任重大,她的肩膀難以負荷。餘生那麼長,實在無法保證,始終只愛一個人。自己不安定,還是不要去禍害別人。

其實,連談戀愛也難。在她的身邊,不乏優秀的男生,或是追求者。他們對她,是真的好,真的疼愛。但是,只要無法保證,自己只愛他一人,她就始終無法答應。畢竟,所有的真心,都不應被辜負。她寧願拒絕,也不想耽誤他人。

或許,是她太貪心。要求太完美,追求太極致,全心全意,百分之百,容不下一點瑕疵,一點委屈。所謂的情感潔癖,始終是一種任性驕縱。那麼多差不多先生,都在稀里糊塗過日子。但是,她卻偏不肯將就,偏不願糊塗。

所以,她深刻明白,真正的幸福,終究是按秒計算。越純粹的東西,越難以維持,越難以長久,所以並不能去苛責。她不要天荒地老,只求一秒天堂。那些美麗的花火,轉瞬即逝,卻真正寶貴,足以用漫長的餘生,去反覆回味。

或許,是對承諾,對責任,看的過重。正因為深刻明白,戀人與夫妻,應該履行的義務,始終對愛情與婚姻,懷有不切實際的理想主義,所以才不敢去隨意褻瀆。美好的東西,若不能擁有,就讓它永遠成為一個夢吧。寧缺,也勿濫。

曾有人問她:“你就不怕,孤獨終老,晚年凄涼?”當然怕。但是,更怕在漫長的夜裡,想起最初的夢,最初的愛,看着陌生的枕邊人,然後悔不當初,狼狽不堪。所以,她聳聳肩,笑道:“自己選擇,自己承擔。這很公平。”

父親曾與她笑言:“如果有人願娶你,我們對他感激涕零。”

她眨眨眼:“婚禮現場,將我交給他時,請說:買定離手,恕不退貨。然後,撒腿就逃。”

年紀漸長,婚姻對她而言,始終是太遙遠的東西。或許,沒有該結婚的年齡,只有該結婚的感情。但是,她卻連戀愛,都不敢允諾。或許,是那個合適的人,始終沒有出現。又或許,自由的單身生活,是一個太迷人的小妖精。

沒錯,她是個太難搞的人,連自己都覺得頭痛。近不得,遠不得,冷不得,熱不得,真真是磨人。所以,還是不要禍害別人,自由自在,無牽無掛,自己陪自己,愉快的玩耍。她的靈魂,如此不羈,卻並不奢求,能有一個人真正懂得,真正包容。

真的不奢求?或許,在內心深處,還有那麼一絲期盼。自由如她,也渴望一次停留,一種羈絆。正如《小王子》中,狐狸說的那樣:“請你馴服我。”或許,或許,終究會遇到一個人,愛上你不羈的靈魂,願意陪你任性,能夠與你羈絆,最終彼此馴服。

或許,真的會遇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