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們無比羡慕那個我爸是李剛的官二代男生,後來我們又無比眼紅我爸是王健林的王思聰少爺。

其實,我不羡慕也不妒忌他們,我覺得那些人於我只不過是傳說而已,沒什麼好羡慕的。

但是我羡慕我高中的同桌趙磊磊,他爸是包工頭,暴發戶,可有錢了,他要什麼他爸就給他買什麼,除了他要求的“對我媽好點,少在外面花天酒地。”

這不,一次模擬考試,他從我這裏抄了好幾題,終於門門功課不再亮紅燈了,他爸高興得立馬給他買了部愛瘋6S,他的愛瘋6可是才買了沒兩個月的。看得拿着新手機到處顯擺,得意洋洋的樣子,實在讓人羡慕嫉妒恨。

不過,為了感謝我幫他贏得新手機,在我的軟磨硬泡下,他終於決定把舊手機送給我了。據說他原來是打算送給隔壁班那個長得像鄭爽的女同學的。

“算了算了,拿舊貨送給美女也不合適,兄弟,下次讓我爸給我買新手機就靠你了。”

瞧趙磊磊同學,身為土豪的兒子就是財大氣粗,泡妞最捨得花本錢了。最近流行鄭爽型的妹子他就到學校找來,請人家吃大餐,送好禮。改天流行趙麗穎型的,本校沒有去其他學校找。跟着流行走,沒有他追不到的妞。

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在花心方面,我這同桌趙磊磊還真隨了他爸。

我就不明白了,追女生有啥樂趣。還不如踢球看書呢。

女人這動物最善變了,就說我媽吧,據說年輕的時候就看中我爸老實,結果現在他們兩口子每次拌嘴都是因為我媽嫌我爸太老實了,嘮叨沒完。

要說我爸吧,他確實夠老實的,而且迂腐頑固。

其實我爸什麼都好,能文能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從小到大,他都是我的驕傲。而且我爸到現在這年紀還腰板筆挺,走起路來還帶風,多麼招女人喜歡,可是他卻除我媽以外別的女人似乎都不正眼看的,當然我們班主任徐老師除外。

從花心這點看,我爸可比趙磊磊他爸強多了。但是我媽說了,男人有錢就變壞,我爸沒變化是因為沒錢。

瞧瞧我媽多俗氣,她說這話讓我聽着好像她很嫌棄我爸沒錢。還好我爸不和她計較,該幹嘛幹嘛。

要說我爸這脾氣還真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我那天拿了趙磊磊送我的愛瘋6回到家,實在有點得意忘形了,沒顧得上瞞着我爸,居然玩起來手機,被他發現了。

“臭小子,這蘋果手機哪來的?”

“反正不是你買的。”

“到底哪來的?”

“不是偷也不是搶的!”

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學起趙磊磊的講話口氣了,在我爸眼裡最見不到這陰陽怪氣的了。

他那天警告我,蘋果必須還給人家,我們家人是不隨便拿人家的東西的,要麼繼續用他給我買的華為,要麼就自己掙錢去買蘋果,他是鐵定不會給我買蘋果的。




那天他從我房間里氣呼呼的摔門出去了。

哼,他生氣,我比他更氣!憑什麼我不能拿同學送的蘋果手機?都什麼年代了,大家都用洋貨,就他天天談愛國主義,什麼支持國貨,肯定是沒錢買洋貨!

我爸曾經是義務兵,服了十年兵役,聽我媽說在部隊期間每次提干都不主動爭取,結果表現沒他好的都比他優先提幹了。後來年紀大了,沒能上去就只能轉業了。

轉業那會他是小連長,人家忙着跑關係,他卻要堅持站好最後一班崗,一切服從組織安排。

最後組織安排他進了機關單位當個保安隊長,據說人家轉業是當保衛科科長的。我媽一肚子不滿,可我爸卻在保安隊長的崗位上幹得風生水起。套用他的話就是:我是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

要我說,以我爸的能力別說保衛科科長了,給他更高職位他也照樣能做好。可是他卻毫無怨言。這就是我爸,讓人又愛又恨。

就他這工資,除了隔三差五給我從新華書店把書搬回家,就別指望他給我把愛瘋六拿回家了。好不容易到手的愛瘋六,只得還回去了,實在不甘心。

於是我賭氣不願和他說話。他每次問東問西,我都愛搭不理的,實在太氣人了!

我就這樣和他僵持了有個把月吧。有時看到他失落的神情,心裏不免有些替他難過。




記得小時候每次有熱鬧看,他總是把我駝在肩上讓我可以看清楚。元宵節看燈會,中秋節觀潮水,總之,只要是人多的地方我想去看熱鬧,爸一定把我高高駝起,讓我站在人群的最高處好看得見。

他陪我踢足球,打籃球,打兵乓球,下軍棋,下象棋,只要我喜歡玩的,爸一定陪我玩,而且我爸好像什麼都會。

自從我一天天長大,好像我越來越不需要他了,我也越來越不喜歡他了。都說時代在變,就我爸這榆木疙瘩腦袋不變。

直到有天我踢球時把腿踢骨折了,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爸,雖然和他是冷戰期,可是男人的事不方便找老媽來。她一看到我受傷一定會嘮叨責怪個沒完沒了的。

同學幫我打了電話給爸,他火急火燎地趕到了醫院。疼得要命的我想起他小時候教育我的,男子漢要堅強點,我忍不住不吭聲,爸說,疼就哭出來,沒事的。

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眼裡的淚花。

眼看高考在即,醫生說要靜養,我還是打算去學校聽課,爸決定每天上下學來回背我。

趙磊磊說,讓他們家司機每天接送我,爸謝絕了。媽建議我們包倆車子每天接送,爸也否決了,他一定堅持自己背我上下學。

趴在爸的背上,感覺到他走路一高一低的晃動,聽得他一聲一聲的喘氣,隔着我的T恤,我明顯感覺到了他背上的汗珠滲透到了我的皮膚上了。

我想他一定很累,他兒子我可是身高一米七五,體重七十多公斤的男子漢啊。還好我們家離學校差不多十幾分鐘的路程。

“爸……”

“兒子,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爸,你累了吧?”我終於沒忍住,一滴又一滴熱淚滴在了爸的襯衣上。

“兒子,爸不累,你爸腰板好着呢。你長大了,爸爸很難得有機會再背你了。”

爸把我送到教室里,看着他走出教室時背略略有些弓了,當年高大筆挺的背影已不在,我實在忍不住淚流滿面。

“爸爸,對不起。”我在心裏默默的喊着。

當年我如願以償的的考進了理想的大學,送我去學校那天爸把一個全新沒有拆封的蘋果6S給了我,接過手機的那一刻,我又詫異又激動。

其實,我已經不需要這蘋果了,我覺得華為就挺好。“爸,謝謝你,不過把它退了吧。”

爸的倔脾氣又來了,堅持不肯收回去。我們倆僵持得面紅耳赤,最後我收下了手機,兩人都噗嗤一聲笑了。

目送爸遠去的背影,我決定賣掉手機給爸買一台新電腦。媽說爸的電腦的速度比蝸牛爬還慢,是該換新的了。


後記:大概最近受《摔跤吧,爸爸》影響太深,回家的路上看到散文寫作專題爸爸的背影的徵文,腦海里就構思出了這篇小說。

不必羡慕別人有多麼牛的爸爸,只要我們用心去發現,自己的爸爸也是很了不起的,父愛如山,每個爸爸都值得被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