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七說歷史

公元1211年春,野狐嶺,漫山的小野花被馬蹄踏破凋零,剛剛結束的野狐嶺大戰,以金國的慘敗而告終。同比其他大戰不同,野狐嶺的這場戰鬥,是由一連串的戰鬥組成,好比袁曹的官渡之戰,先後經歷白馬、延津、官渡、烏巢四個決定戰場,才最終促使官渡走向勝利,在絕對劣勢的情況下,曹操一舉將袁紹三振出局。

野狐嶺大戰,是在中都西北地區進行的一系列戰鬥組成,所以它被史官賦予了很多名字,譬如:獾兒嘴大戰,這是以木華黎突擊的具體地段而命名;澮河堡之戰,這是蒙古軍最終追殲金國主力的戰場地點為名。

後來人們更習慣的,稱這場戰鬥為野狐嶺大戰,是因為是野狐嶺的獨特地形,決定了金國北方戰局的全盤崩潰。

公元1210年,成吉思汗正式斷絕和金國的歲貢,公元1211年二月,他在怯綠連河誓師,親率大軍南下,蒙金戰爭開始。

近十萬人的行動必定有大量蛛絲馬跡,但金國對待此事的態度一直很鬆懈,更有甚者頒布法令:禁止百姓談論北方邊事。

在金國這種上下一體的集體不走心中,面對來勢洶洶的蒙古鐵騎,金國從一開始,就沒有死戰到底的決心。

以至於兵臨城下,金主才開始着手準備:一面調集軍隊向北方布防,一面求和延緩時間。

金主所調動的軍隊如下:

衛紹王以平章政事獨吉思忠(獨吉千家奴),還有完顏承裕(完顏胡沙)行省事於西北路,率領金國主力向中都北的桓州、昌州、撫州(內蒙河北交界處)運動,並授予西京留守紇石烈執中(胡沙虎)行樞密院事。

西京的位置,就是今天的山西大同,與主動求戰的蒙古人不同,金主及手下將領的統一意見是:依託界壕邊堡在中都西北和西南跟蒙古人打防禦戰。

同官渡之戰的起點是袁紹自黎陽南下一樣,野狐嶺大戰的起點此刻就已經開始了。

獨吉思忠率領主力抵達北部后,第一件事就是加固界壕修築邊塞,他看300公里界壕雖然有城牆,但沒有女牆副壁,所以組織軍兵調集民夫大修土木工程,打算用這種辦法來阻止蒙古軍南下,號稱“用工七十五萬”。

這種消極防禦法,除了勞民勞兵降低戰鬥力和挫傷士氣外,對於抵禦蒙古騎兵來說,簡直是一無用處。

重新修繕長達300公里的界壕邊塞,看似十分強大,實則和馬其頓防線一樣,雞肋的狠。




老七說歷史

成吉思汗一眼窺破這種防禦的漏洞:300公里的強大防線,只需攻破一點,就可撼動全線。

他果斷的分兵三萬給三個兒子,一路攻打西京牽制紇石烈執中,自己集中七八萬的兵力重點突破烏沙堡后,掉頭髮揮機動作戰的優勢,繼續迅猛推進又奪烏月營,獨吉思忠苦心構築的300公里界壕就這樣泡了湯。

烏沙堡陷落的消息傳到中都,衛紹王解除獨吉思忠指揮權,改由完顏承裕主持軍事。

因為蒙古軍推進的速度迅猛無比,所以完顏承裕被迫倉皇撤退,他被蒙古軍隊的機動靈活震懾,擔心成吉思汗可能繞過進軍主力徑直襲擊空虛的中都,所以主動放棄桓、昌、撫三州的堅固城牆,徑直退往野狐嶺一線,打算憑藉山勢來阻擋蒙古軍。

成吉思汗的倒土跑馬上城,也就是這時候在兵力空虛人心惶惶的桓、昌、撫三州實行的。其實這法子其笨無比,充分說明了當時剛出草原的蒙古軍隊缺乏器械的攻堅能力之弱,但同時也很能凸現出蒙古將士一往無前的銳氣和堅忍不拔的鬥志。




老七說歷史

完顏承裕沒有以大兵力跟蒙古人決戰,也沒有困守城市計較一城一池得失,而是大大方方的讓出通向中都道路,他這麼做,是完全正確的。

蒙古鐵騎以機動見長,與其被人包圍做困獸之斗,不如跳出圈子,以多路兵馬襲擾和散線出擊。

但完顏承裕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金兵的野戰能力原輸於蒙兵。

所以完顏承裕率兵退守野狐嶺的做法,實際上是把三個富裕殷實滿是糧食和人口的城池,白白送到了蒙古人的嘴裏,讓成吉思汗下一步的進攻再無後顧之憂。

如果完顏承裕能夠以優勢兵力來防禦野狐嶺,同時在三州留下數萬兵力與蒙古兵死瞌(堅決不出門的那種),雖然未必能拖住蒙古兵的進攻步伐,但總會給成吉思汗當頭一棒,讓他不敢放手進攻。

宛如當年毛文龍在皇太極後方鬧騰一樣,看上去沒多少實際傷害,但如果清軍全面出關,毛文龍不抄了他老窩才怪。

不過很可惜,完顏承裕就這樣白白放棄了三洲。

三洲之中的桓州,是金國的牧監之地,牧監之意不難理解:金國官方養馬重地。

完顏承裕的不戰而退,恆州的數萬軍馬白白送給了成吉思汗,蒙古軍因此士氣大振,可憐的金兵,一戰失去了自己的騎兵資源。

老七一直沒搞明白,完顏承裕放棄恆州就算了,為什麼不一把火燒了?難道連最基本的堅壁清野都不懂?

老七雖然不明白,但成吉思汗可看的很准,他果斷的抓住時機,掃蕩三州后,向野狐嶺進兵。




老七說歷史

此時,退守野狐嶺的金國騎兵,數量沒有明確記載。有人說是三十萬,也有人說是四十萬

不管是三十萬還是四十萬,完顏承裕下令金國騎兵嚴防死守,而不是伏擊待戰。

這個主意貌似不錯,山地作戰小兵力憑藉地形就能抵擋大軍,同時也讓蒙古騎兵陷入無用的境地,但其實是犯了跟獨吉思忠修300公里界壕同樣愚昧的錯誤。

山勢地形雖然能加強軍隊防禦能力,但同時也是分散自己的兵力,將領指揮傳達的速度,還有軍隊互相救援的速度都大打折扣,敵人只要一路重兵突破下去,其他險要的己方兵力相當於全部閑置,因此絕不是大兵力決戰的好地方。完顏承裕在野狐嶺一線分據險要的做法其實是自己分散了自己的兵力,自掘墳墓。

成吉思汗發現了完顏承裕這樣做的缺陷,仍採取重兵一路突破的做法,使木華黎率八魯營自獾兒嘴通道發起猛烈突擊,因為山勢險要,蒙軍全部下馬步戰,憑藉高昂的鬥志和銳氣殺得金軍大敗,木華黎部一路衝殺,直向完顏承裕的中軍指揮部突過去。

完顏承裕這時可以說已經喪失了大部分的軍事指揮能力,大部分的軍隊分散在野狐嶺各個山口險要,根本來不及聯絡調動,更別提支援了。而前方兵敗如山倒,蒙古人來勢太快太猛,他只得拉起手頭能調動的部隊向宣德方向逃走,主將下落不明,兵力再龐大也沒用,金兵軍心渙散,紛紛逃走,被蒙古人漫山遍野追殺,死者蔽野塞川,30萬主力就是這樣瓦解的。

完顏承裕手頭還有數千人,在逃亡的路上不少潰散的兵馬又跟他匯合,到了澮河堡時總算重新集結了數萬人,但他來不及喘息,成吉思汗親率追兵趕到了。




老七說歷史

最後的決戰的時刻,來了,在澮河堡,圍困和又激戰了三天後,金兵喪失了最後的抵抗能力。

成吉思汗親率3000精騎突入敵陣,打亂了金兵的防禦陣容,隨即數萬蒙古軍從四面八方對金兵發起全面總攻。

春風吹拂大地,獰紅的鮮血染紅了澮河川的每一寸草地,來年這裏的鮮花,盛開的會更加美麗。

戰敗者完顏承裕,他倒是撿了一條命,隻身逃走了。不過經此一戰,金國的精銳騎兵主力,已全部覆滅,金之地也成了蒙古人來去自如的屠宰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