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與傅子琦都被她迷惑?此話怎講?”顧衍辰從書房踱步而出。並非巧合,只是習武之人感官敏銳,自然將兩人的對話都聽了去。

霍心瑤微微一愣,一時心急,卻也是將此處為辰苑這事忘了。隨即一陣心虛,方才她與霍心言的對話,莫不是都被顧衍辰聽見了?可眼下更棘手的,卻是該如何回答他的問題。

顧衍辰慢悠悠的走到兩人身旁,負手而立。全然一副耐心很好的模樣。

霍心言心下好笑,這霍心瑤還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只要動動腦子便是知曉她霍心言向來吃軟不吃硬的。若是霍心瑤好好與她交流,嗯,她自然也是不會回霍府的。

“能否請霍姑娘幫忙解惑,你方才那番話究竟是何意?”顧衍辰冷眸掃過霍心瑤,卻又是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

霍心瑤當然看的牙痒痒,可她對他卻又有些懼怕。顧衍辰平日里便是冷若冰霜,句句毒舌。與傅子琦的溫柔高雅,瀟洒不羈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手心漸漸被汗水浸濕,霍心瑤咬了咬牙立馬換了笑容:“倒是不知辰大人也在了,此番前來只是因着我與姐姐的娘親產子,是以想一同回去探望。”

這話回的漂亮,先是忽略了顧衍辰的問題。又是將來意說明了,最後還將閔亦柔和自己與霍心言捆綁一道。霍心言真想為她鼓掌。

可她卻忘了,眼前的不是傅子琦,而是顧衍辰。

顧衍辰從未被人糊弄過,是以眼下也不會有第一次。他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的看着霍心瑤:“霍小姐莫不是聽不懂人話?”

霍心瑤面容一僵,沒想到顧衍辰會這般不留情面,更重要的是,還是在霍心言的面前。指甲幾乎都要扣入手心,額際也泛起了細密的汗珠:“心瑤一時口誤,還望辰大人不要介意。”

“也不算口誤。”顧衍辰卻是低低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一看便是讓人想到五個字:皮笑肉不笑。

這下震驚的卻不止霍心瑤一人,就連霍心言也是紅唇微張,一副蠢萌的模樣。雖然他未曾明說,可是稍稍聯想便是能得出答案。他這是擺明了將兩人的關係,擺在了明面之上?

霍心瑤的面容轉而變成了豬肝色,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這顧衍辰莫不是挑明了立場?以後若是要與霍心言說什麼還自己是不是得收斂些?

“霍姑娘可還有事?”顧衍辰繼而又換上一副送客的模樣。

霍心言面容微微發燙,心中的甜蜜與滿足在不斷髮酵。可轉而又有些想笑,眼下在龍炎,霍心瑤要走也不過是走個幾十步,去往琦苑而已。這送客的模樣,又是怎麼回事?

霍心瑤覺得自己無法再留在此處一分一秒,跺了跺腳便轉身離去。今日目的沒有達成不說,還顏面盡失。

“等等。”顧衍辰清冷的出聲。待霍心瑤疑惑的轉身,這才又道:“知會一聲,晚間我陪你們回霍府。”

霍心瑤無法形容此刻究竟是什麼感覺。說開心吧,至少能回去看娘親了,肯定是欣喜的。可心裏又有種被玩弄的感覺,方才那一席話像是被當頭打了一棒,她心中自然還是氣的。

“霍小姐可以走了。”顧衍辰再次出聲道。

霍心瑤面色一陣青一陣白,咬緊牙關,連平日里表面功夫也省了去,憤然轉身離開辰苑。

霍心言這才站起身來,將書冊放在一旁:“為何答應她?”其實她一點也不想回去,她想他是知道的。

方才為了她才對霍心瑤那般,若是換成過去,他從來不屑做這種事,或者說浪費這種時間。而此刻,眼前的女人沒有感動反而是在質問自己?顧衍辰雙眸微微眯起:“霍心言,你的點很奇怪。”

霍心言知道他的意思,先前他那番言語行為,確實為她爭了顏面。同時,也為以後省去不少麻煩。可是,回霍家之事也應當先問過她再做決定吧?

若是換成過去,他自然不用問,她也只會忍氣吞聲。可眼下,他們關係不是不同了嗎?還是,他的大男子主義作祟,亦或是忽略她的感覺已經成為了習慣?

看着霍心言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顧衍辰有些被氣樂了:“有時我真想撬開你的腦袋看看裏面究竟是何構造。”隨即斜昵她一眼:“你若是想得到我的回答,首先先坦誠你心中的想法。”

霍心言有種被看穿的難堪,別開視線看向一旁冬日里還綠油油的植物。抿緊了唇瓣,心中糾結着是否要說出心中的想法?若是講了,而對方並非這般,是否又顯得自己過於小心眼?

見她默不吭聲,顧衍辰的耐心也隨之耗盡:“要麼就大膽講出你的想法,不然便是等待結果,不要那麼容易就產生猜疑。”說罷,不再多言,轉身走回書房。

獨留霍心言一人傻站在院落中。陽光傾灑在她的身側,帶起暖黃色的光暈,仿若五官都被柔化了不少。茂盛的植物卻有那麼一片樹恭弘=叶 恭弘孤零零的落下。

前行的馬車之上,顧衍辰雙手環胸假寐,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反觀霍心言,小手糾着袖口。她心中真的很在意,過去顧衍辰從來不在乎自己的感覺。她真的很怕他早已成為習慣。

要開口嗎?可張了張嘴卻是一句也未說,直至馬車緩緩停下,仍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顧衍辰未曾看她一眼,起身利落的跳下馬車。卻也沒有賭氣不理,反倒一如既往的將她抱下馬車。

霍邵峰早已等候在門口,儼然一副紅光滿面的模樣,此時見了三人便是迎了上來。

霍心言知曉他是喜悅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也並非是因為他又多了個孩兒,只是覺得,自己與這個家越來越遠。可能也稱不上是家了吧?

一路上她與顧衍辰未曾有過交流。而此刻,走在霍府的小道上。兩旁的植物不似辰苑的那些,早已應着季節,掉完了上頭的恭弘=叶 恭弘片,顯得孤寂而蕭瑟。

顧衍辰與霍邵峰並肩走在前頭,低聲交流。

霍心言與霍心瑤跟在後頭。

霍心言心中存着事兒,眸光便不自覺的追隨着前頭那抹修長的身影。

“姐姐可是與辰大人鬧矛盾了?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


小劇場

作者:本來是想把矛盾在馬車上就化解的,現在么,就拖一拖再說吧

霍心言:你是想時時刻刻證明自己可能變化無常?

作者翻了個白眼:我是想告訴你,總歸會化解的

霍心言:你那不是廢話么…畢竟男人肚裏能撐船,應當胸襟寬廣的

顧衍辰:其實我更喜歡聽你說我我胸肌和腹肌

作者:艾瑪,真的嗎?我可以看看嗎?

顧衍辰:滾粗…


【目錄】盛世溶言,風蕭辰兮

下一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