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說本期的辯題是“在職場要不要當邀功精”,作為一個混跡職場六年有餘,結合自己國內民企、外企和國外工作的經歷,對這個職場話題有一番切身認識。對於反方陳銘提出做事像大山,別人會看見,你不要去講的觀點也就忍了,當反方隊長康永哥提出踏實做事,邀功會傷害他人的主張,我便坐不住了,此番站出來也論論短長。首先聲明,我非常喜歡康永哥,下文的論述對事不對人,不喜勿噴。

本期雙方爭論的關鍵在於,邀功精是不是一個好人。如果是好的,那就是正方的觀點,我們要邀功。如否,即反方的觀點,我們不該當邀功精,但我非常不同意,連邀功都不能做的觀點。康永老師即提出了這樣的論點。

反方的觀點是,在職場不要當邀功精。以下是反方隊長康永哥的主要觀點:

正方在說能做不能說的事情,當邀功精不正派。

這句話的意思是當邀功精大家都心知肚明,但都不說出來。在邀功精這件事上,康永哥並沒有明確定義這個詞,他說得不全面。如果是一個純粹害人的精,那就是不正派的事。如果是純粹的“邀功”,什麼時候能做不能說了?在真實的職場里,大家不會說“邀功精”這個詞,最起碼到現在還沒發現這個詞變成職場流行詞彙。人們更常說的是什麼?要social,要曝光,要分享。這是一種积極、勇敢、主動的精神,企業都在大力推動這種文化。

拿我工作過的某世界500強民企來說,每年都有一個年終彙報工作,大家向在座評委,回顧總結自己一年的工作。評委都是來自相關業務的專家,會對你做出客觀評判。年終彙報既讓員工主動“曬”出自己的工作業績來邀功,結合專業評委的意見,也讓公司評估你是否合格、優異乃至出類拔萃到需要提拔的程度,這有點像邱晨公司的做法。公司不怕你邀功,怕的是你不建功。這一點陳銘同學說到了點子上。

公司不僅不怕你邀功,還鼓勵你合理地邀功。每年公司都會發動業務和職能部門,大張旗鼓地組織半年、年度評優工作。帶團隊的管理者,會非常上心地邀功,Ta們選出團隊里表現優異的員工,一是直接鼓勵員工,而是間接說明自己帶團隊的業績,何樂而不為?像傅首爾說自己有一個領導,只會給大家灌雞湯而不來乾貨。領導不會邀功,你跟着這樣的領導還混什麼?不光管理者邀功,公司還鼓勵員工毛遂自薦,如果你說出自己的業績,讓人心服口服,評優升職加薪都是自然而然的事。公司希望你建功,鼓勵你邀功,公司真正害怕的是員工“實至”了,但沒有“名歸”,造成好員工流失,而“奸臣”當道的局面。

邀功精傷害大家的權益,傷害做事的人

康永哥此時給出定義,精是專精,專是獨斷,邀功精往往不會跟人分享功勞。邀功精“偷”了別人的功,傷害了他人權益。是的,職場里確實存在有些人什麼都沒做卻搶別人的功勞,這樣的人在什麼組織內都不受歡迎,所以我們要“驅逐”邀功精。但當他繼而提出,大家不要邀功,踏實做事,每個人都應該有分配到資源的主張的時候,我就笑了,每個人都希望看到這種理想畫面,但現實真的是這樣嗎?

Never!

資源是永遠有限的,不可能分到每個人頭上,即使分到每個人頭上,也不可能平均分配,就會有多有少。給你分得多,是不是看你有多少功?如果老闆無暇顧及細節,像傅首爾說的,是不是會邀功的,會分得多一點?

至於他所說,“你邀功的時候,傷害了別人,而你傷害那個人,是做事的人”,就有點滑稽了。

哥哥,職場啊,是什麼環境?講究效益,弱肉強食的環境。一個企業“邀功”,會公關會營銷,企業效益好,不會“邀功”的企業在競爭中落敗,這時,我們會同情後者嗎,說前者傷害了後者?除非你是後者的親戚。旁觀者只會說優勝劣汰適者生存。僧多粥少的工作環境,只有那麼幾個升職名額,別人合理地邀功贏得升職名額,還傷害踏實工作的你了?旁觀者只會說你只知做事,不會溝通,死腦筋一個。

同學們,資源有限啊,競爭激烈啊。努力建功也要主動邀功。像馬薇薇說的,兩條腿走路才更有成效。你生活里可以是低調的,願意吃虧的,但在工作中,你一定要积極主動,否則這樣的你不知道被淘汰多少回了。這也就是馬東所說,生活人格和職場人格的不同。

《奇葩說》這期辯題涉及到真實的職場環境,出場的幾個辯手,我看一多半都沒有在公司工作過,康永哥是包括我在內很多人的人生導師,Ta們因節目需要,提出了不合情理的觀點,在親身經歷職場環境的我看來,有必要站出來說幾句話,讓沉迷於綜藝節目的同學們,認清職場的冰山一角。

綜藝打卡徵文鏈接:www.jianshu.com/p/613a85b2864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