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少女的頭從那扇有點低且模糊不清的玻璃窗邊縫探進去。她微弱地呼喊“店家,有人么?”

她站在一家僅有十幾平方米的小賣鋪前來回踱着步。這是間極小極破的店,說得好聽些充其量就是“歷史悠久,童年回憶。”按常理而言,現在還能維持這麼一間門面不廣排場不大還能招攬顧客上門來買東西的,一種純粹是圖個路途近些,另一種純屬像是緬懷兒時情趣,誰還沒事跑去這種三無許可證的小店鋪買零食。

女孩的微弱聲音再次響起“店家,有人么?”

她此次來是方圓幾里只剩下這家店有賣那種老式的冰棍,就是泛白的殼子,上面畫著幾個黃色笑臉,裏面裝的是外表裹了一層類似甜筒脆皮更深層裏面是層雪糕。

小時候老是跑到小店的門檻上,踮起腳尖遠遠地就指着冰棍向阿婆喊“我要”。而阿婆攥着手裡的錢死活將她拉離店鋪。這冰棍現在就像是她尋找兒時回憶的突破口。

她看見窗戶內隱隱約約有個人影走出來,慌忙說“我要……”

店家一聽見這有絲熟悉的語調剎那放緩腳步,躡手躡腳地從門旁探出半張臉。與店外那張笑語盈盈無比歡暢的純真笑臉認真對視幾秒后,老闆猛然有種關門放狗可行?或者說休業中?

他撇過頭去,佯裝沒看到女孩,企圖往後移動身子,就跟壁虎漫步一樣。

但是,女孩以鬼步般的走法,迅速從窗口移至店門,還一下一下地朝店家招手。

老闆怎麼看她都像是張牙舞爪的妖魔鬼怪在深山老林里呼喚誘惑他,而他就是那任人宰割的嬌滴滴小姑娘。

自從他承包下這個店鋪,想來沒事做權當在這裏陪陪住在近校區的兒子。不料啊,天有不測風雲,近段時間她都來,而且每次來都喋喋不休,話忒多且拖沓冗長。逼得他那古板腦袋瓜都憋出一段文縐縐的詞來“人有多言者,猶百舌之聲。”

對對對,她就是那長了百舌的惡毒小烏鴉。

唉!這下子,他躲也躲不了。當他眼疾?看不見她,也許,這不失為一種良策。

“店家,我要。”女孩不耐煩地拍拍木門。

老闆咽了一大口唾沫,脖子一伸,視死如歸的悲壯感。不就是筆買賣嘛,速戰速決,堅決不跟她廢話,五分鐘,五分鐘保准讓她買了離開。

2、“小姑娘,這次你要什麼?”

“冰棍,那種帶有笑臉殼子那種。”

“要什麼顏色?”

“顏色?”女孩托腮,陷入一片沉思。

老闆剛打開冰櫃俯下身子,作勢要拿出來,等到的卻是一股沉寂。

他尷尬地關上冰櫃,重新問了一句“你想好買什麼味道了嗎?”

女孩一臉無奈而又茫然的面孔無比清晰地浮現在老闆跟前。他最怕的不外乎她這種買個小東西都得糾結大半天的表情,什麼玩意嘛!

她頓了頓“若擱以前只有一種味道我便隨意地買個原味,這下子,我要買什麼口味好呢?”

老闆沒好氣地說“藍莓,草莓,芒果,荔枝,香草,巧克力……”

不對,打住。自己找抽啊,老闆急忙住了嘴。他又緩和地向她說道“只剩個藍莓和草莓了,你選一個吧。”太他媽機智了,連他都不自覺想要鼓吹自己。這樣子幫她減少了選擇範圍,看樣子會比較快結束這樁買賣。

“那藍莓和草莓哪個味好吃一點?”

“都差不多啦,看你口味。”

“我平常愛吃草莓,但又沒吃過藍莓。你說我選哪種好呢?”女孩一副苦惱的悲涼樣,教人看了不覺潸然淚下,頓感悲戚無比。

老闆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心裏頻頻閃過:壓制住,壓制住,不動怒,我是好叔叔。世間還有哪等麻煩事比遇上一個糾結症患者還是個天真爛漫小姑娘更讓人揪心的事呢?

“你看這樣吧,今天吃藍莓明天吃草莓,兩全其美啊。明天你一來也犯不上思索要吃哪種味道,如何?”老闆謹慎而又打着小九九和藹可親地說道。

“你還是告訴我,別人買的哪種口味多一點?草莓賣得好呢還是藍莓賣得好呢?”

“藍莓。”老闆斬釘截鐵回答。

“可我確實喜歡吃草莓喜歡得不得了,再說少數人的口味也不能一致說明大眾的口味呀。”

店家暈了,他已經打算搬張小凳子坐在窗戶裡邊陪着她嘮嗑了。老淚縱橫啊。

5分鐘已過去。

3、“藍莓是種什麼味道,你幫我回味回味下。”

“……”

“我呢,既想嘗試新味道又怕不喜歡,還吃不上草莓味。”

“……”

“你好,麻煩讓讓。老闆,給我來兩條芒果味的老式冰棍。”一位女性湊過身來,與女孩站在同一平線上,把錢從窗口遞進去。

老闆隨即轉身一氣呵成從窗口遞出兩條冰棍,行雲流水地收錢,送人。

一抬頭,望着女孩不解的大眼,彷彿是在譴責他“你怎麼能撒謊呢?”他有點兒慌亂地心虛撇過頭看她身後的風景。“我……我沒想到還……還有剩的。”

“那還有嗎?”

老闆狠狠心堅決搖了頭“沒有。”

“怎麼會呢,我突然又有點想吃芒果味。”

“小姑娘要不我現在立即幫你找找看,說不定就有了呢。你不準再變卦了,等我,我馬上找……”

“哎哎哎叔叔,讓……我再想想吧。”

“……”

4、隔天,女孩又跑來了,她高亢的聲音在店門響起“店家,有人么?”

老闆“啪”地推開窗門,二話不說,火急火燎地將頭探出窗口,咋呼呼地喊“藍莓濃郁回味無窮,草莓粉紅誘人意猶未盡,芒果濃香滿口生香,荔枝可口香甜細膩,香草清甜堪稱一絕,巧克力絲滑妙不可言,原味純真欲罷不能,抹茶香味四溢,榴蓮眼未見其物而聞其香。”

老闆深喘了幾口氣,累死了。他有些得意而又期待地望着那張依舊茫然糾結的表情。

“那個,店家,我不買冰棍。”

“那個就想買包紙巾,有什麼牌子?”

“就清風和純點。”

“清風面質絲柔帶有清香,純點厚實四層經濟實惠。哎,老闆你說我買哪種?”

“店家,你快回來啊,你不做生意了么?”

5、“哎呦喂,小米同學你來這買東西啊。”店家的兒子疑惑地看着他老爹氣鼓鼓地往裡走,好奇地走出來。奇迹啊,一向號稱好脾氣的老爹竟被虐了。

“啊對對付,是是是。”女孩不好意思撓撓頭。

“要買什麼?我替你拿。”男孩悉心問道。

“那個……嗯……就那個冰棍。”女孩靦腆道。

“冰棍!不是紙巾嗎?”

“啊!不不是,兩種,兩種都買。”

“好,那冰棍要什麼味道,紙巾要什麼牌子?”

“同學,你能給我說說有哪些味道有哪些牌子?”

女孩天真可愛地抬起頭看他狡黠地問。

糾結,不過就想着能多接近你一點點。

首先,得從未來公公騷擾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