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未去過東三省,頭一回去就去了個遙遠的地兒。

從北京飛到撫遠的航班並不多,拍片時間緊迫,只好抵達佳木斯。我們在佳木斯租好車輛,接下來的幾天的路線是同江-八岔-撫遠。

大約是緯度差不多,佳木斯去往同江的路上,風景與氣候像極了北愛爾蘭,綠油油的一片平原望不到邊際,只是空氣里沒有馬糞的味道。雲層厚實,天空湛藍。恍惚間只覺身在異國他鄉。

驅車四個多小時到達同江住處。中國的城市化成功地將城市們建造成差不多的模樣。對我而言,區分這些城市異同的一是氣候,二是氣味,三是語言。

同江的味道很清新。用東北話說就是「杠杠的」。天氣、空氣都是杠杠的。東北話與台灣話一樣具有煽動力,讓人不自覺地就跟着說。幾天下來,已經掌握他們的抑揚頓挫,以及代表性詞語。比如,杠杠的,俺們那旮旯。

三江口的風景美極了。隱隱綽綽能見到對岸的俄羅斯。「那邊的水更加清澈,有些漁民開着船去那半邊江運水回來喝。」當地人告訴我。


車上.JPG

對岸俄羅斯.JPG

俄羅斯在對岸.JPG

看風景

三江口拍照的人們.JPG

同江

日落一個.JPG

日落一個.JPG

隨意一條路.JPG

邊檢處.JPG

遇到特殊房間

忍不住要留影

八岔確切的說是個鄉,更像個村。赫哲族居民居住於此。

他們世代以捕魚狩獵為生,個個身手矯健,看起來都能吃苦耐勞。

男性身材與內蒙地區相似,有好幾個相撲选手主動跑來跟我聊天。鄉親們生活得甜蜜幸福,不停地向我們宣傳他們的伊瑪堪、魚皮畫,以及誰誰誰在星光大道上獲獎,誰誰誰曾握過領導人的手。

我倒是被一位沉默的大叔吸引,上前一問,原來是位獵手。
話匣子自此打開。
「打過熊嗎?」我很好奇。
「那是肯定的!記得當年,我打了它們一家子!全給拉回來,賊重!」大叔笑眯眯的回憶着。「那熊頭還在我家,烘乾了。」


八岔啊.JPG

八岔.JPG

漁民.JPG

八岔,赫哲族

八岔

赫哲族漁民的孩子

伊瑪堪傳人

漁民生活

漁民生活.JPG

黑白

離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