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被教主面壁思過已經過去一個月了,我百般無聊,偷偷帶着婢女小韓下山去附近逛逛,接近中午,有點渴便去了九夫人的茶樓坐了坐。

“哎,你聽說了嗎?中原要舉行一場比美大賽了!”

“什麼?比美大賽,那是女人還是男人比啊?”

“當然是女人啦,據說冠軍會得到一份神秘大禮呢?”

臨近靠窗前下兩個粗暴大漢坐在桌前,喝着烈酒,吃着花生,嘿嘿嘿地笑着。

我聽到后,立馬站起來,轉身就要離開茶樓,被小韓拉住了,“公子,你要去哪?”

我撫摸着烏黑的髮絲,嬌媚地笑了,“咯咯,當然去中原了,比美這件事,怎麼能少了本公子呢!”

“可是公子,你是男的,還有教主說不讓你出去禍害人了,我……”

“什麼話?什麼叫禍害人,本公子還不能出門了?我就去看看不行啊?”我有點生氣。

“對不起,公子,奴婢錯了,那我們現在就去嗎?”小韓低着頭,趕緊討好我。

我點點頭,轉身離開,雇了兩匹上好的馬,馬不停蹄地趕往中原。

此時中原熱鬧非凡,風雪樓門前人來人往,一個身穿淡紫色衣裙,外套一件潔白的輕紗,容顏頗為俊俏的女子站在樓前,大聲說到,“大家靜一靜,小女子是風雪樓前茜羽,今天風雪樓將舉行一場比美大賽,希望大家能踴躍參加,最終勝利者會得到琅琊閣閣主冷世炎親自授權十大美人榮耀!”

哇!人群中傳來驚嘆聲,相互看着,推搡着,站在樓前的茜羽笑着說,“那麼現在有興趣的人就可以進樓參加比賽了!”

“我要參加!”

“我要參加!”

“別推我!”

“ 說你呢!哎!你們別踩我腳!”

風雪樓對面的仙人樓上,我看到一位身着淺藍色紗衣,肩上披着白色輕紗,微風吹過,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一頭青絲散散披在雙肩上,略顯柔美,未施一絲粉黛的女子站在樓前。

隱約聽到她們的聲音,“教主,我們不去嗎?”站在一邊的女弟子好奇的問。

“呵呵,我們當然去,只不過不是參賽,這次比美,一定能吸引來魔教美男子,我要找他!”長生教教主周周笑道。

“啊?魔教美男子?教主你要找他幹嘛?”小竹張大了嘴,不解。

“江湖上到處在傳說他的事,聽說他長的異常妖美,這樣的人應該搶到我們長生教,做教主夫人!”

“哈哈!他會願意嗎?聽說他很高傲的!而且還跟青衣樓門主安寺勁有一段緋聞呢?”小竹子咧着嘴開懷大笑。

“不是有本教主嗎?我還不信,他不喜歡女人?”周周得意的摸着臉,胸有成竹的說。

“嗯,教主的美可是中原很少有人能比的,哈哈!保證讓美男子神魂顛倒!”小竹子得意地笑了。

就在這時人群中傳來尖叫聲,周周急忙探下頭望去,只見人群中一個美的如妖孽一般,一雙溫柔的澄澈眸子鉗在一張完美俊逸的臉上,細碎的長發覆蓋住他光潔的額頭,垂到了濃密而纖長的睫毛上,眼角卻微微上揚,而顯得嫵媚,微藍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種極美的風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一襲紅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細膩肌膚。 魅惑眾生的臉上只顯出了一種病態的蒼白,卻無時不流露出高貴淡雅氣質的男子出現在風雪樓下。

周周驚呆了,而後有點生氣,嘟囔着,“他怎麼可以美成這樣!”

“教……主,教主,他就是美男子嗎?”小竹子也結結巴巴起來。

周寒舟沒有說話,皺了一下眉毛,而後從樓上輕輕躍下,笑吟吟的闖進人群,走到我身邊,“憂羅?”

我聞聲回過頭,卻看到一個長的很像憂憂的女子站在我身後,有那麼一刻,我恍惚了,不經意的伸出手摸上了她的臉,溫柔的喊到,“憂憂,是你嗎?我好想你。”

周周驚愕了,沒有拒絕我,卻被她身邊的弟子打了一下,“你干什麼?敢占我家教主的便宜,不想活了嗎?”

我忽然醒過來,瞪着猩紅的眼睛,抓住她的手,“你是誰?也敢打我?”

小竹子看到我的眼睛,哆嗦着,掙扎着,“快放開我,你是個妖怪!”

我仰天哈哈大笑,妖媚湊到她身前,“哈哈,就你這樣的,我還沒興趣呢!”

“你!”小竹子氣的說不出話來。

周周看不下去了,嫣然的朝我行了一個禮,“公子,我手下弟子縱然不對,但是也是為了保護主子,還希望公子不要介意!”

我瞅了她一眼,點點頭,“好!”

“不知道公子有時間嗎?可以到茶樓一敘。”周周溫柔的笑道。

我挑了一下眉毛,點點頭,正要跟她一起離開,沒想到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車馬聲停了下來,只見藍色馬車周圍站着兩排帶刀青衣女子,其中一個女子挑開帘子,一位身穿紫色長袍,身材偉岸,膚色古銅,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有着一雙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的男子走下來。




人群中再次尖叫起來,不少女子高喊着,“安寺勁!”

安樓主環顧四周滿意的笑了笑,當視線落在周周的身上時,眼眸里突然發出耀眼的光芒,他瀟洒的打開摺扇,走到周寒舟面前,笑眯眯的說,“呦,這不是長生掌教嗎?”

周寒舟也是同樣打量着安寺勁,聽到他說話,忙回答,“安教主,好久不見!”

“哈哈,是啊,好久不見,周教主越發美麗動人了!”安樓主爽朗一笑。

“安樓主過獎了!”周寒舟臉微微一紅。

我有點看不下去了,擋在周周面前,笑嘻嘻的說,“呦,安樓主是來選美人當姨娘的嗎?”

安寺勁一看到我,臉色發青,帶着一點怒氣,沒好氣道,“滾,哪裡也有你!”

我咯咯的笑了,“普天之下,最屬魔教最大,將來魔教一統江湖,本公子想去哪就去哪!”

“你給我走開,我懶得跟你說話!”安寺勁有點頭疼,擺擺手不理我。

我一聳肩,拉着周周就要離開,被他叫住了,“把周教主留下,我有事找她!”

“你能有什麼事?別把歪主意打在周周身上!”

安勁寺得意的笑了,“這次我們要與長生教聯姻,你說我有什麼事?本來還想去長生,沒想到在這遇見周教主。”

“什麼?聯姻?”我有點吃驚,回頭看到周周一臉微紅,有點火冒三丈,沒有理她,騎上馬,身後傳來周周的呼喊聲,“憂羅,你等一下我,我有事說……”

我沒有回頭,狠狠地拿鞭子抽在馬屁股上,馬兒吃痛飛快跑起來,小韓急忙騎上馬追趕我,天地之間瞬間漫天黃沙。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馬兒都累的跑不動了,路過一條小河,我翻身下馬,對着水發泄情緒,小韓弱弱的說了一句,“公子,為何生氣?”

我呲着牙咧着嘴,恨恨的罵到,“那個臭安寺勁,盡跟我作對,氣死我了!還想娶周周!”

“那公子可以搶回來啊?”

我沉思了一會,點點頭,笑了,“好,這次我要玩個大花樣,氣死安寺勁!”

“公子真喜歡那位周周姑娘?我們魔教可以去搶啊!”

“哼,只是看不慣他而已,至於周周,還是算了吧!”我搖搖頭。

“那公子想怎麼做呢?”小韓好奇的問。

我不懷好意的瞅着遠方,招呼小韓,“走,我們回去!”

“啊?現在?”

“真啰嗦,快走!”我板着臉,不悅。

“是!”

我們騎上馬,來到客棧,換了一匹馬,朝風雪樓飛奔而去。

半個時辰后,我們到達風雪樓,走到對面仙人樓上,此時底下還是人山人海,我清了清嗓子,朝對面喊到,“安寺勁,給我出來!”

底下的人紛紛抬起頭來,看到是我,都有點害怕,都知道魔教美男子喜歡出幺蛾子,不知道他又要玩什麼。

風雪樓里,青衣女子附身趴在安寺勁耳邊悄悄說,“樓主,美男子在外面叫你!”

“什麼?他又來了?哎,愁死人了!”安寺勁嘆了一口氣。

“樓主你看?”

安寺勁站起身來又走出風雪樓,看到我妖嬈的坐在樓頂,沒好氣的喊到,“憂羅,你有病啊?”

我點點頭,“嗯,我有病,中了你的毒!”

“哈哈,那毒死你算了!”安寺勁笑了。

“可是我也要毒死你,從今天開始,我要與你不離不棄,生死與共,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哇!人群中傳來驚嘆聲!

安寺勁一臉鐵青,手哆嗦着,狂叫着,“你給我滾!”

“牽了你的手,不再回頭!安弟弟!那個周周也給我吧!”

“憂羅,你個人妖,你夠了!毀了老子的清白!”安寺勁控制不住自己,開始罵起來!

“你不是我,不懂我對你的愛!”

安:“我不要懂,也不需要!”

“你的心是那麼的平靜如水,我是否能讓它泛起漣漪?”我笑着控制自己,努力不讓自己吐了。

安無奈了,“。。。。。你這樣好嗎?”

“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愛,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沒有你!”

安驚恐的望着我,“哥,你幹嘛?”

我難過的低下頭,

“我是個不善表達自己情感的人,不過,我覺得你能夠了解我的心情,希望我們今後能成為知心愛人!”

安朝我稽首,“大哥,我錯了,你饒了我吧!”

我一往情深的看着他:

“世界上只有一個名字,使我這樣牽腸掛肚~~安寺勁!”

安強忍着怒氣指着我說:“你別毀我清白好不!”

我捂着胸口心痛的喊到:“要怎麼樣才能愛上我?”

安氣急敗壞的跳了起來:你他媽的夠了!受不了你了!你就是個瘋子!

說完頭也不回的跑進轎子里,倉促的逃跑了!

我還在樓上笑着的喊到,“山無陵,天地合,才敢與君絕!”

看到他落荒而逃,我心情大好,“安,看你還敢跟我斗!”

此時人群中不少人笑了起來,“哈哈!哎,沒想到美男子喜歡安樓主啊?天哪,我以為那段時間他們的緋聞是假的呢?哎!恐怕江湖又起風波了!”

“是哈,美男子那麼美,安樓主真是好福氣,娶了九個姨娘,現在還有絕世美男子,簡直不讓人活了啊!”

“哎,誰讓人家是樓主呢?坐享齊人之福,不過可惜了美男子!”

聽聞從那以後,安寺勁只要聽到憂羅的名字,臉就抽搐,腿腳哆嗦,夜裡做夢直喊,“羅大哥,饒了我吧!我再也不跟你搶女人了!”

我是羅哥哥,文心會友小酒館二掌柜,魔教美男子,修行千年,終化身為蝶,安靜依落你指間,為你吸干每一滴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