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章  多事之秋

      “做事這麼直接,手握神器榜第三名的光明神劍,閣下不會是劍神吧?但是這代劍神叫封,我跟他有些交情,你不是他,劍神視劍如命,從不離手!你把他怎麼了!”

         說道這,夢珂突然一掌拍出,掌心中一股暗勁攢動,沖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被夢珂突然的反應驚到了,但是反應還是很快,同樣伸出一掌,對上夢珂的攻擊。但因為準備太過倉促,攻擊中蘊含的能量自然不如夢珂的龐大,所以兩掌相接后,中年男子應聲後退,房子在餘波中倒塌,石桌石椅粉碎,二人實力之強橫可見一斑。

      夢珂見一掌被擋,立刻騰空而起,一腳踢向剛剛才穩定住身形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見夢珂又是一腳就要過來,趕忙大喊:“停下!先停下!”並從胸口的兜里掏出一個令牌。

      那令牌通體使用了一種藍色的透明礦石做成,礦石叫藍晶石,是一種極其珍貴的礦產,這種石頭與靈力的融合性極高,而且極具觀賞性,所以一般都掌握在大家族手中,並且各家手裡都不超過五十塊,非常珍貴。它通常作為陣法核心的主要材料出現,供不應求。但眼前的這個男人卻將它做成令牌,可見底蘊豐富 。

      令牌一出,藍色光芒頓時從其中迸發出,漸漸的在空中匯成了一柄長劍,一聲劍鳴聲劃破長空,方圓百里都能聽的見。夢珂早在中年男子亮出令牌時就已停止了繼續攻擊,因為他認識這個令牌,這是劍冢獨有的,憑藉著它才能出入劍冢而不被攻擊,令牌中以靈氣形成的劍意是獨一無二的,只有歷代的劍冢守護者才能注入其中,也只有劍冢上的人才能使用。這種令牌劍冢上也就只有兩個,歷代劍冢守護者一個,他唯一的弟子一個。所以當中年男子拿出令牌時,就已經證明了他的身份。

       夢珂一臉的歉意的道:“對不起啊兄弟,我實在是誤會了,畢竟劍冢上的情況你是了解的!”

      “不打緊”中年男子張口道,“小封一直在劍冢上守着,很少出門,但能有你這樣的朋友,我為他感到榮幸。”中年男子掛着欣慰的笑容看向夢珂。

      夢珂聽到中年男子這番話,徑直僵在了原地。“小封”別人可能不知道是誰可是夢珂卻十分清楚,當代劍冢守護者單名一個封字,至尊境強者,與夢珂、陰戰並稱萬域三大至尊。但是現在,被一個人換做小封,夢珂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冒昧的問一句,閣下到底是誰啊?”夢珂顫抖的聲音傳出,他心中應該是已經有了答案。

      中年男子儒雅的一笑,緩緩開口說道:“我就是你面前的這柄劍啊!”這句話讓夢珂如遭雷弒,“撲通”一聲,夢珂就已跪倒在地,連額頭都貼在了地面上,這一幕要是讓萬域上的人看見,估計得把眼睛都經得掉下來,萬域的頂級強者竟渾身顫抖的跪倒在一個人面前!這个中年男子到底是誰!

       只聽夢珂聲音顫抖着傳出:“夢珂小兒無意冒犯創世神兵光明大人,請大人原諒!”

      創!世!神!兵!

    創世神兵也稱洪荒神兵,是指在黃帝和蚩尤大戰時期為人族勝利做出巨大貢獻的武器,傳說中黃帝曾編寫過神兵榜,上面記錄了一百零八個創世神兵,在黃帝成神前往神界時帶走了一半,剩下的在歲月的流逝下消失的,不知所蹤的是大半部分。到現在人們已知的只有八個神兵還存在,這光明神劍就是其中之一。它在黃帝時期是蒼穹大能的武器,蒼穹大人在升入神界時,將光明神劍作為劍冢守護者的一代代的傳承留在了其中。神劍日夜被劍冢中極致的劍意滋養着,在百年以後,竟是在體內生出了混沌之意,繼而生出了劍靈,有了屬於自己的神智,並給自己起名為光明。他已劍冢守護者的武器和精神導師的身份在劍冢中生活了幾萬年之久,直到現在。他不僅是一柄神器這麼簡單,它更是古代祖先的象徵,是在那幾千萬年前為了人類的生存而抗爭的先鋒,對整個萬界來說都是長輩的存在,誰敢對他不敬!夢珂雖然實力已經在萬界的巔峰,但是面對這麼一個老祖宗的存在,也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此時夢珂還在地上顫抖着跪着,前面的光明一陣愕然。“你不必這樣的!我也不喜歡這樣。”光明無奈的說。但是夢珂的頭依舊在地上貼着,只聽見聲音傳出:“我這是犯了大不敬,您就是現在殺了我也不為過!”

     光明一聲輕嘆,雙手一抬,夢珂就被一股柔和的靈力托起,恢復了直立。光明緊接着說道:“我今天來找你,是想求你幫個忙!”

      夢珂聽完,毫不猶豫的道:“大人請說,我必用盡全力完成。”

    “我這次來找你,是因為劍冢上出事了。你很清楚劍冢的存在是為了什麼,這關係到整個萬域生靈的安危。”

     這次夢珂是真的震驚了,劍冢為何存在大部分人不知道,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劍冢的存在,但他很清楚,那裡鎮壓着能讓整個萬界覆滅的力量,修羅族!在幾千萬年前,人類的死敵。

    “劍冢出事了!那裡有着神級的封印大陣,封還在上面守着,我聽說他那名叫玄天的弟子也是實力強橫,再加上大人您,是如何出的事?”夢珂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問道。神器光明凝重的說道:“這還要從三年以前說起… …有一個六七歲歲的小女孩,名叫段靈,她誤打誤撞的穿過了劍冢外的迷霧,進入了劍冢。但沒想到的是,她剛進來,沉寂了幾千萬年的青蓮劍氣竟認她為主了,帶着劍冢接近三分之一的極致劍意自動進入這小丫頭的體內,因為大量劍意的消失,大陣瞬間出現了漏洞。”

     光明頓了頓接着說道:“小封見情況不妙,趕忙以重創自身為代價,凝結了大量的靈力注入到大陣中,這才穩定了局面。”

       夢珂聽完這段話,已經獃滯在了原地,一個又一個震驚的消息讓他無法消化。青蓮劍氣認主了!青蓮劍氣是什麼,那是黃帝神兵榜第一神劍巨闕的四分之一啊,流傳到現在,擁有絕對力量的神器啊,甚至連光明都無法超越,竟然認主了。還有,封印修羅族的大陣竟然出了問題,一個不小心,這片天地就會掀起腥風血雨,還好處理的當。

       “對了!大人,這不是沒事了,那我能幫什麼忙呢?”夢珂疑惑的問道

       “本來是沒事,小封在恢復過來后,便開始處理段靈的事,但這又是一大難事!”

    為什麼呢?因為劍冢上從第一代守護者蒼穹開始,就有了一個規定,每代劍冢守護者一旦接任,就不能出劍冢一步,這輩子唯一的一次外出,就是在尋找接任者的時候,並且只能尋找一個接任者。但是現在封的現狀就窘迫多了,他早在五十年前就已尋找到接任者了,也就是他現在的弟子玄天,按照原本的計劃,封打算在一百年以後,將權利轉交給玄天,但是現在又出現了一個段靈,為了劍冢的未來,他只能捨棄現在的玄天,改為設段靈為下代劍冢守護者。

      “這個事情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餘地!”光明接着說道:“小封也是心軟,一直不知道如何開口,但是這個事情拖不得,於是小封沒再猶豫,告訴了玄天,這整個事情就是出在這裏。剛開始還沒什麼,但是玄天竟趁着小封不注意,神秘失蹤了!小封以為這孩子是受不了打擊,自己走了,所以也就沒多想,過了很長時間,到了幾個月前… …”

       “幾個月前,玄天那孩子又突然出現在了劍冢之中,那時他已經被一把魔劍控制了,那把魔劍品質不在我之下,並且劍體內也生出了劍靈,從他身上我感受到了無盡的陰冷和邪惡,因此我猜測它的身份就是千萬年前,修羅族首領蚩尤那個逃遁了的分神,附在了一把神兵上。玄天憑藉那把魔劍與小封大戰,應該是融合的不完全,被段靈偷襲受傷。但是魔劍上濃郁的邪惡氣息讓封印大陣險些崩潰。小封和我嘗試鞏固封印,卻讓小封受到大陣反彈,受了不輕的傷勢!我們力量不夠,於是小封說他先頂住封印,讓我趕快來找你幫忙,幫我們穩住封印!”

      夢珂明白了過程“我明白了,大人!這件事我義不容辭,不說我和封的交情,就是為了萬域不會生靈塗炭,我也會努力的!”

      光明見夢珂答應了,趕忙道:“那我們趕快走吧,小封一個人又撐了這麼長時間,說不定會有生命危險!”

      “大人,您先走,我這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我處理完馬上去找您!”夢珂趕忙道

     光明深深的看了夢珂一眼,然後點了點頭,手上的劍甩出一道光刃,面前的空間就被撕裂出了一個口子,轉身朝夢珂說道:“這是我做的空間傳送陣,直接通到劍冢外,我在門口等你!”然後進入了那裂縫中。

       夢珂目送神兵光明的離開,看向此時在頭頂的太陽,心中說道:“等不到你們了!”他說的自然是去集市的陰淮陰無悔二人。

       他心中十分苦澀緩緩下落進廢墟中,房子在剛剛的爭鬥中已成廢墟。心念一動,身旁一個半截牆面上就出現了四個字“照顧好自己”!然後從身上掏出一個令牌,令牌上寫着陰淮二字,這赫然是當年神秘老者留下的那個令牌,夢珂像是做出了很大決定似的,深吸了一口氣,將令牌放在腳下,抬頭自言自語道:“我算是完成我的約定了,以後我估計是再也見不到他們了,你那麼深不可測,就保護好他們吧,我先走了!”說完,徑直衝入那空間裂縫中,只在原地留下了幾滴渾濁的眼淚。這就是感情的力量,素來以無拘無束著稱的睡神夢珂,也落入其中。

      劍冢外,夢珂和光明到達,夢珂突然想起,向光明問道:“大人,你說這世界上有神嗎?”光明看向夢珂,一臉的疑惑:“為什麼突然問這個?肯定有啊!神就是實力高強到一定地步的人,我的第一代主人和黃帝都是這樣的。咦!你碰什麼東西了?你身上現在有一種奇怪的氣息,我看不透!這種氣息讓我感到熟悉,但又感覺到一種極致的奧義!”

      夢珂驚覺,他碰過什麼了?他進入空間裂縫之前只拿過那個神秘老者的令牌!但夢珂答應過,絕不跟任何人說出神秘老者的存在。

      “啊!。。。。我。。。。”夢珂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回答。

      “算了,也許是我感覺錯了!”劍冢內的情況讓光明無心思考別的,這也讓夢柯鬆了口氣,他們倆緩緩走進了劍冢中!

    本章完

下一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