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十點半,宿舍的燈準時熄滅。杜羽早早上床,倦意很快襲來,高三的快節奏規律生活讓他來不及把多餘時間花在別處。

不過很快他進入睡夢的計劃又失敗了,宿舍每晚必開的卧談會準點開始。

卧談的內容大都類似,就像寫滿密密麻麻筆跡的教科書,都是範式:小七先從校花郭碧紅談起,八卦最近和哪個男生走得近;劉胖感慨高一的女生太開放,現在就有偷偷談戀愛的;濤子則神秘兮兮說隔壁班的陸瑩瑩又把誰的告白給拒絕了,也難怪,這可是要憋着勁要考上北大的學霸,能看上一般男生嗎……

女生,女生,女生,男生宿舍卧談會永恆不變的主題。

杜羽不太喜歡參与這樣談話,但身為宿舍一員又不能保持沉默,有一言沒一語地應付,偶爾發出幾聲乾巴巴的笑聲,還要竭力表現出猥瑣樣。

每次卧談會不到一個小時就停止,青春期的少年精力再旺盛,面對即將到來的高考,也被傾軋得連長久輕鬆說話都沒精力。

很快宿舍微鼾四起,不時還響起劉胖含糊不清的夢話。然而杜羽卻翻來覆去睡不着了。

他從剛才的談話中才意識到,明天到來的5月20日,原來不僅僅是距離高考倒數17天的普通一天,還是另外一個被賦予特殊意義的時刻。

520,黃曆上說,宜表白,忌退縮。

他在深夜裡撓撓頭,長吐一口氣,想着高中生活即將結束,卻總是有那麼點不圓滿。

到底要不要——杜羽又翻了個身——要不要告訴陸瑩瑩,自己暗戀她三年的事情呢?

2

沒有人知道杜羽這個秘密,宿舍的人不知道,班上同學都不知道,當然陸瑩瑩更不會知道。

甚至,他根本就沒和陸瑩瑩說過一句話。

杜羽和陸瑩瑩所在的班是兄弟班級,除了班主任各自不同,所有的任課老師都是一套。杜羽進入高中第一眼看到陸瑩瑩時,就不可自拔淪陷。

平心而論,陸瑩瑩長相不算驚艷的漂亮,微胖的小臉眼睛特別有神,皮膚很白,笑起來特別甜,比春風甜,比糖果甜,比考試得了高分要甜。

杜羽就在這樣的笑容里融化了。

但他始終開不了口。一是學校有禁止戀愛的高壓線,高中學生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戀人就應該是學習,她吃醋地排斥任何異性的接近;二是喜歡陸瑩瑩的男生不少,比他高、比他帥、比他優秀的那麼多,內向的性格讓他都沒勇氣主動說話;第三個原因,陸瑩瑩學習特別好,長期霸佔年級前三名位置,而自己算不上學渣,卻也只是在本科線徘徊,在以分數論高低的階段,他快要低到試卷塵埃的人面對她身上的光環,不自覺生出種情緒。

自卑。

這種情緒一直圍繞着杜羽,每次面對試卷上的分數都加重一重。不被允許、也沒資格、還沒膽量談戀愛的杜羽,就這樣遠遠望着陸瑩瑩三年。

有時候他也會接近,下課時故意走到她教室門口,裝作不經意眼睛往裡面掃一眼,看到她在和其他女生說笑;有時路上遇到,會不動聲色加快腳步,故意與她平行,儘管他們身邊是不同的人;有時與她對立而行,一邊裝忙別的事,一邊用肩膀輕輕觸碰她的肩,然而擦肩而過的剎那,留給他更多的是失落。

3

說出來吧。

杜羽心裏默默說。

他想起電影《真愛至上》里,男人喜歡好友的妻子,長久隱忍,故意對她冷淡,別人都以為他們之間有矛盾,直至女人後來無意發現他的心跡。聖誕夜,男人假作唱詩班,在門口無聲展示一張張牌子,勇敢表達。當男人轉身離去時,得到她一個吻。

“足夠了。”男人無憾地說

杜羽同樣不期待什麼美滿結果,他也只是想要一個“足夠了”的感覺。

他幻想着,明天清晨的早讀,他走進陸瑩瑩的教室,站在她面前,大聲告訴她,自己喜歡了她很長時間,或者是塞給她一封信,轉身瀟洒就走……

不行,做不到,這麼顯眼會被教導主任請去喝茶,而且也許會成為高中時代永遠抹不去的黑點。

要不就趁做課間操沒人時,在她的書桌里放一張紙條,不寫名字,不用她知道是誰做的。

他覺得這樣很妥當,開始構思寫什麼,就說自己一直默默喜歡她?還是祝福她高考順利?或者是希冀上大學后再續前緣?

杜羽輾轉反側,越想越精神興奮,黑暗中眼睛像是在放光。

但很快,他的光黯淡了。

馬上就要高考,做這樣的事,合適嗎?根本不會改變他的陸瑩瑩關係的舉動,若是反而影響了各自的心情,沒有在考場正常發揮,豈不是罪過?

算了,還是算了。

杜羽自己也說不出,是真的怕耽誤前程,還是潛意識里的退縮心理作祟。

他心煩意亂,拿毛毯蓋住頭。初夏晚上已經有些悶熱,他卻固執地不願伸出來。

4

第二天,杜羽頂着紅眼圈起床,默默洗漱。劉胖見他萎靡不振樣子,開玩笑問是不是思春了,他哪裡知道,這話有七八成說對了。

小七把宿舍台曆前一天的撕掉,露出今天日期:5月20日。

濤子則咬牙切齒地喊:“明年這個時候,我一定要過節……”

一群單身漢就這麼走到教學樓,開始高三學生苦逼的日常。

上樓梯時,杜羽看到迎面的陸瑩瑩,心一下子跳得厲害。

他一把抓住正在陸瑩瑩胳膊,對驚慌失措的她說:“陸瑩瑩,我有話要對你說……”

杜羽搖晃下腦袋,把幻境甩出腦袋。

他偏頭故意大聲對小七說:“昨天那道題,你會做了嗎?”

陸瑩瑩目不斜視,無聲息地從他身旁經過。

小七奇怪地問:“什麼題?”

杜羽無精打采地說:“沒什麼,到教室再說。”

小七望着陸瑩瑩下樓的背影,反而神秘兮兮:“哎,你說今天,她會不會收到表白?”

“什麼?”杜羽像是被揭穿般聲音發虛。

“學傻了吧,今天是表白日,我看不少男生都想這一天有行動呢。”

“關我什麼事,”杜羽強作鎮定,“快高考了,還想這些沒用的。”

“是是,等上了大學,我第一件事就要談戀愛,嘿嘿。”

杜羽懶得再理他,噔噔噔上樓。

5

中午在食堂吃飯時,杜羽打飯排隊,故意稍微慢些,終於成功站在陸瑩瑩身後。他已決定不去在今天做徒勞表白的無用功,但總是有那麼點不甘心。

陸瑩瑩的閨蜜正和她聊天:“老實交待,今天有沒有收到情書?”

杜羽支起耳朵,跟做賊一樣認真聽。

陸瑩瑩:“哪有什麼情書,別聽他們亂傳。”

閨蜜有些不信:“我今天還幫你收了兩封呢,還不是聽你指示給攔住了。”

陸瑩瑩:“現在這個時候哪能談戀愛,誰給我,我都不看。”

聽到這話,杜羽心裏放鬆下來,慶幸自己沒有倉促行事。

“你呀,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生?”

杜羽耳朵再一次豎得老長,如果努力傾聽的程度也能被看到,那這對耳朵可以頂到天了。

“我沒想過這問題……”陸瑩瑩還有些不好意思,“看緣分吧。”

“什麼緣分?”閨蜜瞪大眼睛不解。

“比如說,一會兒我們吃完飯走出食堂,看到第一個男生,說不定就是我喜歡的類型。書里都是這麼寫的,我很嚮往這樣的相遇。”

杜羽聽得心砰砰跳,像是發現一個寶藏。他隊伍直接不排了,轉身就走。

他一直在食堂周圍晃,不時望向大門,等待陸瑩瑩出現,心裏充滿期待。

太陽很高,他的汗一直流。大概過了十分鐘,已經有學生陸陸續續出來,他才罵自己蠢,為什麼不進去瞧着她倆什麼時候吃完,就這麼乾等着,如果沒留神錯過怎麼辦?

又過了十分鐘樣子,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漸稀少,仍舊沒見到陸瑩瑩身影,杜羽苦笑聲,自己的小聰明終究沒有用到。

6

他的肚子開始咕咕叫,這才意識到還沒吃飯。垂頭喪氣走向食堂,無奈笑笑:今天,本來也沒指望發生什麼,這樣不是剛好。

可是……他低着頭想,如果一抬頭就能看到她,該有多好。

踏上台階,杜羽抬起頭。陽光正烈,讓他眼睛微微眯起。

迎面,是陸瑩瑩從明媚陽光中向他走來。

那一刻杜羽的心跳彷彿停滯。

他站着不動,獃獃望着陸瑩瑩。陸瑩瑩看到他也是一愣,低下頭匆匆走下台階。

閨蜜抓着陸瑩瑩的胳膊“嘻嘻”笑。她以為杜羽不知道她笑聲的含義。

“這個男生怎麼樣,像不像你的白馬王子?”身後傳來閨蜜玩笑聲。

“別亂說,我就是打個書里的比方。”陸瑩瑩連忙解釋。

“我覺得也挺好,對了他怎麼看着有些眼熟。”

“好像是隔壁班叫……杜羽的吧。”

她知道我名字,她知道我名字!杜羽差點激動地跑過去,然而他腳下像生了根一樣無法動彈。

兩個女孩的說笑聲漸漸消失,杜羽仍然覺得如在夢中。

沒有勇氣說出來,也做不出驚人的舉動,只有這個不被察覺的舉動,算作我的小小表白吧。

即使這個表白,你自己不知道。

“足夠了。”杜羽喃喃地說,臉上浮現笑容。


活動鏈接:2017,我們一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