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買大房,怎麼裝包包

今天就是520了,“單身”這個字眼讓內心的皮膚變得脆弱又單薄,節日的氣氛隨隨便便就可以刮破,寂寞的血液汩汩溢出。失落又失望的情緒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蒼蠅,洶湧地襲來。然後,那些蒼蠅聚集形成一個大寫的字

喪~

我問朋友,如何脫單。

朋友告訴我,包治百病,男孩子捨得給女孩子買包,女孩子捨得給自己買包,距離脫單就不遠了。

我明白她想說的是男孩要對女孩大方,女孩要對自己打扮。可包治百病,包真的能治愛情嗎?




1。

我高中同校有一位朋友叫阿清(化名)。

他高一的時候便對他們班級的班花一見鍾情,苦追兩年。

我的高中學校是當地最好的學校,進入這個學校的人大多數都是渴望背上刻着“精忠報國”,長大后成為安迪、馬雲、侯亮平、李達康那樣的人物。沒兩年,我們就發現現實殘酷。

而阿清只渴望和班花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理。終於在無人競爭的情況下,在高三的小樹林里可以和班花牽牽手,說說心裏的話。同樣沒兩年,他的現實也很殘酷。

畢業后,阿清為了和班花牽牽手,放棄了更好的學校選擇,去往A大。

A大的學生不像我們高中那群懵懂無知不敢早戀的小屁孩。那裡門口就是賓館,小賣部就有避孕套。打開“附近的人”一群嗷嗷待哺,發一張艷麗的美照匯聚來一堆私聊的“美女,你好”。有許多花言巧語的男孩們,也有不少擅長打扮的女孩們。班花依舊是班花,只是阿清不再是唯一的追求者、愛慕者。

半年後,班花告訴阿清,半個月內班花她收到一個富二代以友情名義送的索拉維連衣裙和一盒ysl的口紅,後來發現居然都價值一千多。班花說這話時的語氣受寵若驚,又驚又喜。

阿清說,我也可以送你啊!那時候,阿清一個月生活費2000元,他買了一個1500的coach包包和班花牽手走在校園。然後,一個月後班花拿着富二代送的5000多愛馬仕包包,興高采烈地走向校門口的賓館,成為一個婦女。

包治百病,包能治愛情嗎?

2。

敏敏是我一個很要好的女性朋友。她自強獨立,美麗大方,關於能力還很強。畢業三年,年薪30萬。身材高挑,臉蛋頗有點像倪妮。

在她交往她的前男友之前,她根據心情好壞買幾百到幾千塊錢的衣服或是包包。168的個兒,搭配1680的包包或是飾品。她是那種在人群中耀眼的女孩。追她的男孩即便排不到法國,也至少能夠排到校門口排到對面的賓館。

兩年前,她遇到了她的前男友。一個屌絲文藝青年,身高171,月薪3千,拿着一把吉他,唱着一曲《愛我別走》,就俘獲敏敏的心。愛情這種事情,真的是沒辦法用條件去說的。誰能解釋為什麼敏敏會捨棄眾多動不動要送她香奈兒包包的高富帥,卻看上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經濟上的殘疾人呢!

屌絲男也問過敏敏,你是什麼時候瞎的?

敏敏說,既然你被我看上了,就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人。你為什麼喜歡我呢?

屌絲男回答,現在問這個問題太晚了,我已經喜歡上你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喜歡你不是因為你的打扮,不是因為你的衣服包包。這些都是我給不起,也愛不起的。

這段戀情持續了兩年,幾個月前,屌絲男成為她的前男友了,他們結婚了。屌絲男月薪6千,還是無法買給敏敏幾千塊包包,連房子都是租來的。

我嫉恨這個屌絲男,他憑什麼抱得美人歸,還是這種不求同富貴卻甘願共患難的美人。

敏敏說,別人只能給我物質,打扮我,而他卻只想養我。

你說包治百病,包能治愛情嗎?

這兩個是真真切切發生在我身邊的故事。每個故事說起來都很輕巧,有些人因為物質戀愛,有些人因為感覺戀愛,好像都很容易理解。可是事實是前者大比例,後者少之又少。大家都曲解了物質與愛情的關係。

新周刊某期有這樣一句話“讓我透過你的錢看到你的心,這是大部分女人心中的情人節的鐵律”

這是一個不需要吃太多苦就能生存的年代,這也是一個貧富差距尤其劇烈、滿世界都在奢靡的年代。

於是,有些人會覺得一部手機不夠、一輛車子不夠、一棟房子不夠……包治百病,可我們的奢侈病也是源源不斷,相繼湧來,百病治好,還有101病,102病……千病萬病的。愛情,一個包包自怎麼治?

現在的愛情總是被狡猾的商人營銷地太美好了,“愛她就請她吃哈根達斯”、“讓你男友送你一支YSL星辰”、“好男友是用支付寶清空你的購物車”……

物質將所謂的愛情包裝地尤其精緻。越是昂貴的禮物,愛意越濃;越是奢侈的餐廳,情話越綿;越是高級的賓館,好像連啪啪啪都超凡脫俗。

因為一句廣告詞,因為明碼的標價,物質成為定情的信物,節日變成虛榮粉飾的情深。

於是,我們有錢也好,沒錢也好,都在以愛為名的炫富潮流中奔走。包治百病,包真的不治愛情!

520與愛情看似相關,但與愛情又十分無關。只希望它不成為愛情的形式化,消費主義的另類營銷節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