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的悲喜劇》

“宋宇,我懷孕了。”

宋宇心裏一顫,手一抖,手機差點滑落。

“小……小雪,你確定?” 宋宇的嘴貼着手機,另一隻手捂着話筒小聲得問着。

“當然確定,醫院的檢查報告就在我手邊呢,你說吧,該怎麼辦?”

宋宇的頭上冒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自己也說不清楚是車廂里的空調打得太熱還是被小雪的話嚇出的冷汗。

他抬眼看了下走廊,只見卧鋪的門還關着,心裏稍稍安定了些。

“小雪……你知道我們不可能在一起的。”宋宇背過身貼着手機說。

“宋部長,你明知道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為什麼當初還要來追求我?現在我懷孕了,你知道怕了?”

宋宇被嗆得噎住了,當初那是精蟲上腦,色慾熏心,有幾個男人會在出軌前還考慮以後的?

“宋部長?你不會想不負責任吧?你可別當我是純情小姑娘被你耍着玩,你既然玩得起就得付得起責任,不然鬧開了對你的影響可不怎麼好,宋部長,你說是吧?”

宋宇的後背濕透了,他色心是有,卻沒膽負責,因為他老婆是個厲害角色。嚴格來說,應該是他老婆的老爸是個厲害角色,只要他臉一板,宋宇的腿肚子就打哆嗦。

不怪宋宇窩囊,要怪宋宇太窩囊,他現在這個部長的職位都是他那位當董事長的老丈人給他的,不然靠他的本事哪輪得到他?他除了臉長得好看,其他一無是處。

“那……那你說怎麼辦?”宋宇邊問着話邊提起了心。

“孩子我可以去打掉,不過你得給我一筆青春損失費。”

“多……多少?”宋宇全身的血液似乎剎那停住,太陽穴處突突得跳,等着對方給出数字。

“不多,一百萬。”

“一百萬?這麼多?”宋宇的心覺得生疼,平時老婆看得緊,自己手裡的這點錢都是冒着風險存下來的,不多不少,還真的差不多一百萬。

“能不能少點?”宋宇隔着手機柔聲的說,“怎麼說這兩年我們也是有感情的,我發誓,至少我對你是真心的,這麼做是不是太傷我們之間的感情了?”

“感情?宋宇,假如你對我有真感情那現在就把婚給離了和我結婚,要是做不到那就別提什麼感情。你自己好好考慮吧。”

對方掛上了電話,宋宇卻開始了煎熬,五臟六腑如同一鍋煮熟的粥,噗嚕嚕的亂翻着。

離,他沒勇氣,一旦離了,現在的權利和地位都將離他而去。

儘管宋宇現在的職位不高,權利也不大,但好歹是皇親國戚,這公司內公司外看見他的人都得腆着笑臉聽他說話,這種凌駕他人之上的感覺實在太好,好的讓他飄飄然,甚至產生了錯覺,忘了別人巴結的其實是他背後的老丈人。

另外由於別人的刻意逢迎,他這崗位油水雖說不多,但這才兩年的光景,也攢下了一百多萬。如果離,這一切就成了泡影,他,就得被打回原形,想起這個後果,宋宇的心裏是有些後悔的,後悔怎麼就沒看清小雪她就不是個簡單的女人,要找就得找個單純的。

要說不離吧,那就得把這好不容易攢下的一百萬給再掏出來,那就像生生的從他身上挖下幾塊肉來疼得鑽心啊!

怎麼想都覺得怎麼不舒坦,火車一路疾馳,宋宇倒希望這火車就這麼一路開下去不要到站,因為一到站就得處理這樁煩心事。

宋宇嘆了口氣,迴轉身想回卧鋪車廂,卻見身後站了一個人,無聲無息的杵着,嚇了他一大跳,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妻子,霎時腦袋一空,頭一暈,三魂丟了七魄,再一想剛才通電話時自己是看了下的,應該剛出來,沒有聽見什麼。再看她的樣子,正一臉惺忪,用手揉着眼睛,這下心着了底,臉上閃過的驚嚇立刻轉為了笑臉。

“你怎麼一聲不響得站我身後,嚇了我一跳。”宋宇故作平靜,略還帶着些嗔怪。

“我上洗手間,看你站在這裏所以過來看看,你不睡覺在這裏幹嗎?”宋宇的妻子一臉不高興。

“車廂里太熱了,我覺得有點悶,出來透透氣。走,回車廂睡覺去吧。”宋宇一步上前,微微弓着背想扶自己的妻子回卧鋪去。

這時,電話又震動了起來,宋宇拿起來一看,是自己的老丈人,心裏又是一慌,他做賊心虛,也不知道這大晚上的老丈人打電話來是為了什麼,但面上還得強作鎮定,對他妻子說:“瞧,咱爸的電話,我先接,你先回去睡吧,我接完電話就回去。”

妻子嗯了聲自己回去了,宋宇不自覺的站直了身體,點了接聽鍵,心裏邊打鼓邊畢恭畢敬的問道:“爸,這麼晚了怎麼還沒休息那?”

“沒什麼,我問下你們什麼時候回來?”

原來是這事,宋宇的心裏長長得呼出了一口氣,“哦,明天一早就到家了,瞧我,竟然都沒有和您說一聲,讓您為我們操心了,我這個晚輩實在是太不應該了。”宋宇帶着討好的口氣回到。

“好,明天回來了就先來公司一趟吧,今天董事會開會通過了,打算把你升做副總經理,你以後就跟着王總好好學學業務。”

宋宇一聽,心裏的煩惱頓時煙消雲散,這叫什麼來着?上天給你關上一扇窗戶就會再幫你打開一扇門,宋宇開心得差點要蹦起來,他重重的哎了一聲,“謝謝爸的器重,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時間不早了,爸您早點休息。”

掛上電話,宋宇想明白了,錢沒了可以再賺,只要有老丈人這棵大樹,以後多少個一百萬他不能擁有啊?但小雪這事要捅到他老丈人那,那才是雞飛蛋打一場空,他打定了主意,發了一條短信過去:“一百萬我給,你去把孩子打了吧”。

發完消息,宋宇把短信和通話記錄給刪了,輕鬆得推開卧鋪的門躺到了鋪位上。

宋宇睡不着,不光是因為這一晚又驚又喜,劇情跌拓起伏,最主要的還是這兩年他高床暖枕的習慣了。如果不是妻子心血來潮得說要回憶大學里戀愛的時光,坐火車來一次遠行,他才不願意睡卧鋪,床又小,翻個身都覺得憋屈,但轉念一想,算了,只要把老婆哄開心了以後好日子在後頭呢,這不,副總的位置已經在向他招手了!

宋宇最後還是帶着笑甜甜的睡着了,只是他忘了這世界上還有個詞叫“得意忘形”,在欣喜間,他匆忙的把那條本應發給小雪的短信發給了自己的老丈人。

一元小說訓練營 曉月輕霜 ID:129


分享